第42章:这封家人,怎么没一个正常的啊!
    安婶不由得在心底默叹了一声。她知道:自从封家大少爷被陷害烧残之后,封家二少爷封行朗便开始敌视所有的人。其中自然包括大少爷封立昕给他匆匆忙忙物色的弟媳妇林雪落。所以封行朗才会以大哥封立昕的名义征婚。

    一个女人愿意嫁给一个被大火烧得连生活都不能自理,而且面目狰狞的残疾人,她又图什么呢?一般之人都会去想:林雪落嫁进封家是另有所图。

    其中最让安婶他们担心的就是:雪落跟加害封家两兄弟的恶人们是一伙儿的。目的就是为了打探封立昕的受伤情况。换句更难听的话说:就是封立昕什么时候死!

    可前些天,在面对封一明咄咄逼人的强迫式医学鉴定时,雪落所表现出来的坚韧和勇敢,又让安婶觉得:他们并非一伙儿。她愿意相信雪落是纯洁的。

    安婶相信自己的直觉!可有些人未必能信!至于二太太林雪落所嫁之人并不是大少爷封立昕,而是二少爷封行朗的秘密,还是由着二少爷封行朗自己主动去跟他的妻子说明白吧!

    在封家两兄弟尚未脱险之前,安婶觉得一切还是小心为上!太太所受的委屈,就只能当是好事多磨了!

    顿了顿,安婶又试探的问道:“太太啊,你觉得二少爷封行朗这个人怎么样?”她想从雪落口中亲口说出一些对封家二少爷的看法。

    又提及封行朗?雪落真心没什么好感,便不咸不淡的哼声一句:“他这个人真不怎么样!”

    安婶先是一怔,随后又恍然的一笑,“要真不怎么样,太太您还给他挡下那么烫人的瓦罐啊?”

    雪落小脸染上个抹俏丽的红,“安婶,你……你怎么知道的啊?”

    “二少爷刚刚都告诉我了!我听二少爷的口气,好像挺感动的。”只要涉及封行朗的话,安婶就不遗余力的往好处说。

    雪落柳眉微蹙:这男人怎么什么都说啊!舍身救他?搞得她这个嫂子好像真对他有意思似的!

    “安婶,你误会了!我只是倒霉撞到那个瓦罐而已。根本就不是有意去他挡的。”

    雪落欲盖弥彰的解释道。而安婶则是一副笑而不语的模样。雪落立刻机智的将话题转移,“安婶,您都亲眼看到封行朗对我这个嫂子无礼了,您怎么还护着他啊?他这么做,得不起他大哥封立昕吗?”

    雪落知道三言两语是纠正不了安婶对封行朗的袒护和偏爱的。她只求安婶能够站在封立昕的立场去感悟这件事儿。

    “太太啊,你跟二少爷好好的,才是对大少爷最好的安慰啊!”却没想安婶又是一声护短。

    雪落也想跟小叔子封行朗好好相处。可关键问题是:他压根儿不想尊重她这个嫂子!哪有小叔子亲自给嫂子涂烫伤膏的!还美其名曰:不想让别的男人看到她的身体!

    那他一个小叔子就能看了!真够无礼又霸道的!

    “安婶,您怎么就不明白呢:封行朗轻薄我,就等于不尊重他大哥!您怎么还护着他,帮他说话啊?为了表面上维持和睦,难道您就要纵容封行朗这样的行为?”

    雪落是委屈的,但她又是隐忍的。她也想顾全大局,可这样的顾全大局,无疑是在践踏封立昕做为男人的尊严。

    “安婶,您要是不肯旁敲侧击的劝说封行朗,那我就去找莫管家!要是莫管家也护短,那我就直接找立昕!我就不相信立昕也会为了表面上的和睦,去纵容他宝贝弟弟对我这个嫂子无礼!”

    雪落并不想去打扰封立昕的休养。要是封立昕因为这点儿家庭琐事加重病情,雪落会愧疚自责的。可要仅凭她自己的薄弱力量去对付封行朗这种暴戾又霸道的男人,雪落还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跟他讲道理吧,简直就是对牛弹琴;靠智取吧,好像那个男人的智商也不低……

    “哈哈……”可没想到,雪落义愤填膺的话,却把安婶给逗乐了,“好的太太,我一定多说说二少爷!但安婶更相信:有情之人终成眷属!”

    这下雪落更怔愕了:有情之人终成眷属?这什么意思啊?这安婶该不会是想撮合自己跟封行朗吧?

    冷不丁的这么一想,雪落自己也吓了一大跳!

    这封家人,怎么没一个正常的啊!

    ***

    夜莊,本市最大的娱乐王国。

    镶嵌彩色玻璃的窗子,舞动的嫣然轻纱,曲线毕露的高背软椅浸润在珊瑚般的枝形吊灯下,绵绵的音乐一波一波地涌来。咄咄逼人的爱昧气息,萦萦绕绕着荷尔蒙异常的男男女女。

    女孩儿咯咯的娇笑,青春而明媚欢悦声。小手像蛇一样的钻进男人做工精良的西服里……

    男人叫白默,人称‘太子默’。整个娱乐王国的唯一储君。

    白默,严邦,封行朗,被贴上了申城新贵财阀的标签。表面上,他们三人以水火不相容的姿态示众,可没人知道他们暗地里却好到能穿同一条裤子。

    封行朗健步走进这间超奢华的钻石级vip包间时,白默跟两个女孩儿玩得正嗨。

    白默长得相当的丰神隽秀,一身白色休闲装,像极了从水墨画里走出来古典美男子。

    看到封行朗之后,白默在其中一个女孩臀上重打一巴掌,慵懒着声音,“你去伺候封二爷!”

    封行朗剑眉微蹙,“不玩!”

    “干嘛摆出一张冷脸?嫌我玩过的?咱俩又不是没一起玩过!”白默红唇白齿,笑得妖孽。

    “你们出去吧!我跟你家太子爷有事要谈!”封行朗赶走了那两个衣冠不着的女孩儿。

    “真要谈正经事儿?天呢……”白默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你逼一个不正经的人谈正经事儿,这不是要我的命么?”

    “默,帮我查一个人。这人对我来说,很重要!”封行朗将一张照片递送过去。

    白默最讨厌封行朗一本正经时的样子。很有压力!搞得他也只能跟封行朗一起假装正经。

    他接过照片,并坐直起慵懒的上身,“这个女人……在我这儿弹了一个多月的钢琴。卖艺不卖身!她不是你哥看中的女人么?那一个多月,你哥可是天天来捧她的场!怎么,你想换口味去跟你哥玩同一个女人了?”

    封行朗早已经习惯了白默的不正经。他要是能说出正经的话,那他就不叫白默了。

    “她没死!我要找到活口!”封行朗简明扼要。

    “封行朗,这就是你求我办事儿的态度吗?也太没诚意了吧!”白默再次慵进沙发里,“你把刚刚我玩过的那个女人给玩了,我就帮你这个忙!”

    三分钟后,从这间超奢华的包间里传来了白默鬼哭狼嚎的声音,“封行朗,我x你祖宗十八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