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想爱不能爱
    雪落下楼时,正遇上莫管家急急火火的往封家客厅里小跑着走进,行色匆匆。

    “太太,二少爷呢?”莫管家先看到了雪落,便急声问。

    “行朗应该在楼下客房里吃饭。莫管家,发生什么事儿了?”

    雪落能感觉到莫管家脸上的严肃,应该是有什么比较棘手的事情发生了。因为莫管家向来处事不惊。能让他如此急切的事儿,绝对不是什么小事儿。

    莫管家没有作答雪落的问话,而是健步如飞的朝楼下客房走去。

    “二少爷,大事不好了。”走廊的过道里,莫管家遇上了封行朗。

    “去书房说。”封行朗清楚,莫管家不会因为一点儿小风小浪而处事惊变。

    “好。”莫管家跟着封行朗的步伐进来了书房。

    将书房的门关严实之后,莫管家才压低声音说道:“二少爷,您看,这是大少爷草拟的遗嘱。我是从律师那里复印过来的。

    “遗嘱?我哥他好好的,立什么遗嘱?”封行朗凌厉一声。可他当接过那个档案袋查看完里面的封立昕让律师草拟的遗嘱之后,整个人都暴怒了。

    “我哥竟然要把封氏集团拱手相送给封一明?他疯了么?”这是封行朗万万不能理解的。封一明可是加害封家俩兄弟的嫌疑人之一。他不但有作案的动机,还有早有作案的预谋。

    “二少爷,我想大少爷这么做,无疑是想保全你这个弟弟啊!只有将封氏集团给了封一明,他才会放你一条生路!大少爷这是想破财替你消灾,用心良苦啊!”莫管家老泪纵横。

    或许封立昕直到自己临死的这一刻,依旧念念不忘他同父异母的弟弟。为了封行朗,他什么都可以舍去,包括他自己的生命!可越是这样,封行朗就越无法放手!他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封一明夺走原本属于大哥封立昕的一切!

    “有我封行朗在,他封一明永远别想得到封氏集团!”封行朗的眼眸中,再次迸裂出仇恨的火种。

    “可大少爷才是封氏集团的继承人,他有立遗嘱并决定封氏集团法人代表归属的权力!”莫管家提醒道。

    封行朗敛起英挺的眉宇,微作沉思,冷然:“如果我哥知道蓝悠悠那女人没死……你说他还会不会如此消沉?”

    “什么?蓝小姐没死?”莫管家也是眸间一亮,“这消息可靠吗?”

    “应该可靠!只是那女人好像故意在躲避什么,把自己藏得很深!”封行朗微眯起眼眸,劲指在那份草拟的遗嘱上节奏的轻叩着。

    “这的确是个好消息……”可随之,莫管家又轻叹一声,“可说不定也是个坏消息!”

    “有可能会是坏消息?这怎么说?”封行朗沉声问。

    “二少爷你也知道,大少爷在追求蓝小姐时,可谓是用情至深。在得知蓝小姐没死的消息时,大少爷固然会高兴,但之后呢?以大少爷的秉性和脾气,他会自卑于他现在的状况。想爱又不能爱,只会让大少爷更加痛苦!”在封家伺候了三十年,莫管家果然很懂大少爷封立昕的心境。

    “为什么想爱不能爱?只要是我哥喜欢的,即便是强取豪夺,我也会把蓝悠悠捆好丢上我哥的床!”封行朗冷嗤一声。只要封立昕想要的,他一定会成全。

    可莫管家却只是摇头叹息:或许封大少正缺少的,就是二少爷这般力挽狂澜的霸气。

    夜已深,雪落坐在书桌前构思着毕业论文的大体框架。她学的是视觉传达设计系,还没在实践中历练的她,只能纸上谈兵。

    封行朗走了进来,将一叠厚厚的文件丢放在了书桌上。

    “这是封氏集团的资料,你今晚必须看完。其中有一份职务任免书,最好能背熟。明天由你跟我哥一起去封氏集团召开股东大会!”

    雪落拿起资料翻看了几下,有些不自信的问,“封行朗,你不陪你哥一起去吗?”

    封氏集团在申城还是小有名气的。雪落没怎么见过大世面,这冷不丁的要跟封立昕一起去召开什么股东大会,她还真有些忐忑。

    看到女人眼中流露出的想依靠他的情愫,封行朗微微撩唇,淡淡一笑,“你不是一直嚷着要跟我哥单独相处吗?我给你这个机会。”

    “可……可是,股东大会那么大的场面,你哥肯定需要你的。”雪落急声喃语。

    “是我哥需要我?还是你需要我?”封行朗压低声音邪肆的问。

    雪落娇好的脸庞微微染红,“当然是你哥需要你了!你是他弟弟,你必须得帮助他共同打理好封氏集团!”

    然,封行朗却微微叹息一声,“可惜了,我这个私生子并不受封家的待见!从我被领进封家的那天起,就被剥夺了继承封家任何财产的权力!”

    封行朗说这番话时,并无伤感的成分。似乎还带上了不削的意味儿。区区的封氏集团,他封行朗从来就没有在乎过!

    但是,他不在乎不等于他会放任大哥封立昕将它拱手于封一明。

    “封行朗,你明天也去好不好?就算帮帮你哥。”雪落再次的恳求。

    他封行朗当然会去!只不过去的方式会有些另类。

    突然,封行朗菲薄的唇角轻扬,一句浮魅的话便脱口而出:“要我明天跟着一起去也可以……不过今晚你得从了我,让我留在你房间里!”

    雪落恨得牙直痒痒,咬着字眼一字一顿道:“封行朗,你现在就给我出去!立刻!马上!”

    “……”要不是今晚还有事儿,似乎留下逗逗这个浑身带刺的小女人,也挺有趣。

    ***

    因为文件看到太晚的缘故,雪落醒来时已经快九点了。

    那该死的手机闹铃怎么没响啊?雪落连滚带爬的冲进了洗手间,快速的将自己洗漱完毕。只简单的扎了个马尾辫,化了个淡之又淡的妆便小跑而出。

    青春靓丽的雪落,满身都洋溢着蓬勃的朝气活力。让人看着格外的舒心,如暖阳一般的温暖心房。

    客厅里,‘封立昕’似乎已经吃过早餐了,正静静的坐在轮椅上等着晚起的雪落。当翩然如轻盈蝶儿的雪落映入他眼帘时,那眸子里情不自禁的闪过一线明亮之光。

    能坐、能吃、能动,甚至于还能逗耍雪落的‘封立昕’,绝对不会是封立昕本尊。而是戴着半身人造皮肤的封行朗。

    “立昕,对不起……我起晚了。让你等久了吧?”雪落立刻蹲身过来,真诚的握住了封行朗被皮具包裹下的手。一只疤痕满布到诡异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