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这样捏,你会疼吗?
    在面对面目狰狞的‘封立昕’时,雪落已经不再害怕。虽说外形恐怖了点儿,但她知道在这副烧伤的皮囊之下,曾经是个卓越优秀的英俊男人。

    女人的温顺,让封行朗很受用。他可以自在的触抚她的长发,轻拥着她并嗅着她的香气。

    “立昕,你感觉好些了没有?这些天,我真的好担心你。”雪浇泪光萌动,她紧紧握着封行朗的手,向他倾述着这些天来对他的牵挂和担心。

    皮具下的封行朗,俊脸应该是寒沉的,可雪落却看不出来。

    “叫我老公。”似乎他很不喜欢听到雪落这么柔若无骨的喊他‘立昕’,他苍老着声音厉斥。

    临行出发之际,雪落不停的朝楼上张望着,并询问着‘封立昕’,“老公,我们不等等封行朗吗?”

    不难听出,她言语中满是对封行朗的依赖。她担心自己跟‘封立昕’hold不住封氏集团那大场面的股东大会。

    “不用等他!我们走!”

    封行朗握住了雪落的手。虽说隔着人造皮肤很不舒服,可女人的顺从稍稍弥补了这一缺憾。

    ‘封立昕’能够亲自出现在股东大会上,众股东皆哗然。原来封立昕的病情并不像封一明所说的那样命悬一线。虽说封立昕被大火得面目狰狞,可他的气场却比从前更为强势。就连封一明也是惊讶不已。

    那次私闯的闹剧没能让他如愿的给封立昕做医学鉴定,所以他便广为散布谣言:说封立昕快死了!他这个第二继承人马上就能顺理成章的接管封氏集团了。

    可封一明万万想到:‘封立昕’竟然能生龙活虎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虽然我封立昕容貌残了,可脑子却好使得很!各位股东们年末的分红,只会比我当初承诺给大家的多!”封行朗沙哑着沧桑的声音。虽说已经不能分辨是否是曾经封立昕的音色,但这个消息,却是振奋人心的。博得众股东欢快的阵阵鼓掌声。

    “大家请放心。我弟弟封行朗是不会觊觎封氏集团的。他也不屑如此。我们封氏集团只会因为我弟弟在申城的权势而更良多的获利。我今天来的目的,一是安抚人心,二是确定一下封氏集团各中层以上职务的任免。”

    封行朗只用了三言两语,便控制了整个场面。霸道的锐利,又才华横溢。

    雪落对‘封立昕’更加的刮目相看。好吧,其实这个让她刮目相看的人,却是封行朗!她林雪落法律上的丈夫。

    为了安抚封一明,封行朗将市场部的拓展重任交给了他。并在不大动干戈的情况下,又安排了一个华尔街女白骨精进了封氏集团的财务部。

    等雪落宣读出封氏集团的任免书后,众股东则是窃窃私语,并没有表达出过激的不满情绪。或多或少,他们会看在封家老爷子的面子上,去维护第一继承人封立昕,而不是他封一明。

    在众股东面前,利益最大化,才是他们更为看中的。

    还有就是:封行朗在申城的权势,俨然已经到了不容小觑的地步。他跟封立昕兄弟感情颇深,只会让封氏集团更多的获利。

    在封立昕能够重整旗鼓之前,封行朗首先要做的,就是维稳。

    直到坐上那辆加长的林肯,雪落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她真的没想到一切会如此之顺利。还有就是,她对假扮成封立昕的封行朗,更加的刮目相看。她的丈夫,果然卓越非凡。

    殊不知,雪落所钦慕的男人,正是她自己法律上的丈夫封行朗!

    “立昕,累着了吧。”雪落依在轮椅边上,细致的给‘封立昕’捏着肩膀,动作柔之又柔,“我这样捏,会弄疼你吗?”

    封行朗微眯着眼眸享受着女人带给他的亲夫动作,但在雪落叫出那声‘立昕’时,还是微怒的拧紧着眉宇,轻斥一声,“叫老公。”

    “……老公,”雪落才跟‘封立昕’见过几次面,这突然改口叫他老公,还是稍稍有些难为情的。想想自己和他连结婚证都领了,雪落也就大大方方了一些,“你今天好棒!真让我刮目相看!”

    雪落毫不掩饰着她对他的崇拜。容颜被毁,却依旧阻挡不住他的烁烁才华。

    一句‘今天好棒’,听得封行朗是喉咙一紧。女人在这么表扬一个男人时,难免会让人浮想联翩到其它的方面。似乎封行朗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个法律上的丈夫,还没有履行他做丈夫的权力呢!

    侧眸睨着女人那兴致勃勃的小脸,封行朗身体里流动起异样的情愫:一个男人最原始的情愫!

    是时候向女人索要属于他的东西。清白的身体,属于他封行朗的专利!

    觉察到男人在盯看着自己,雪落娇好的面容上染起一抹俏丽的红霞。

    因为烧伤的皮肤是见不得风和太阳直照的,所以在下车之前,雪落便将毯子裹好在封行朗的双臂和劲腿上。现在事情办完上车了,那些遮挡阳光和风的毯子就没必要包裹了。

    担心男人包裹在毯子里面会闷得慌,雪落便将那些毯子一点一点儿挪开。当雪落蹲下去给‘封立昕’清理裹在脚踝处的毯子时,无意间扯动了他的裤管,露出了一截劲实的小腿……那腿上,长着男人健康的毛发,皮肤饱满而劲实,满满的力量感。

    雪落似乎愣了一下:这男人的小腿怎么会一丁点儿疤痕都没有?难道说,大烧只烧毁了封立昕的上半身,所以他的下面半身是完好的?联想到那天晚上,她感觉到男人那里的挺起,无疑预示着‘封立昕’那方面的功能很正常很健康……

    “对我的身体这么好奇?”封行朗悠然一声,并没有因为雪落扯开了他的裤脚,露出健康的小腿而故意去遮遮掩掩。“如果你想看,我可以脱光自己来满足你的好奇心!”

    “不……不,不用。”雪落被‘封立昕’的这番话差了个大红脸。没想到封立昕都伤成这样了,竟然还能如此言行轻浮?怎么跟他宝贝弟弟封行朗一个德行啊?

    尴尬不已的雪落连忙放下了封行朗的裤脚,然后默声坐到了一边平息自己波澜起伏的心绪。

    “行朗最近对你还好吧?欺负你了没有?”封行朗试探的问道。

    “没有!他……对我挺好的。”

    言不由衷了不是?雪落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袒护那个男人。

    “听说你给他挡了烧烫的瓦罐?”封行朗又问,随后提出了一个更为过分的要求,“让我看看你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