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开灯好不好?
    “立昕,电怎么突然停了?”从沧桑沙哑的声音上,雪落辨别出来人是封立昕。

    无尽的黑暗,却让她更加的心生恐惧。不过‘封立昕’的及时出现,让雪落平静了不少。只是在这种环境下面对‘封立昕’,雪落还是紧张得很。

    “怕你看到我的容貌紧张,便让莫管家把房间里的电源给关了。”封行朗贴得很近,近到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女人在他怀里微微颤抖着。瑟瑟发抖的纤弱身体偎依在他的怀中,很温顺。

    “立昕,我不害怕……”雪落喃了一声。似乎这样的黑暗,到是让她更为紧张,“你让莫管家开灯好不好?我已经不害怕你的容貌了。”

    “还是黑点儿好……这样才更有朦胧美!”封行朗低低的嘶言,口中的热气如游动的龙,轻轻喷洒在雪落那白净细弹的脸颊上,滋生起更多的浓情蜜意。

    封行朗当然希望黑点儿好,因为这样可以方便他自己为所欲为。他早已经脱去了那身沉闷又憋气的皮具,只在自己的声带和手上留下可便于他进一步作案的道具。因为他的手会去触摸她,而他的声音可供她识别。所以这两处的掩饰不能少!

    至于为什么封行朗不以自己的真面目示于雪落,那就不得而知了。或许这样,更能激发起他男人身体之中最原始的情怀。他更享受这戏耍的过程。

    可没想到,雪落竟然会主动伸手来摸他的脸。“立昕,我真的不害怕你了,如果你不信,我可以抱着你的脸。”

    黑暗中,感觉到雪落伸手来摸自己的脸,封行朗一把握住了雪落摸索着朝上摸来的一双小手。

    “别动!”封行朗厉斥一声,“我这个人有些小嗜好。记住,跟我做的时候,不许看着我,不许抱着我,更不许吻我!把脸转过去,只要安静的乖乖躺好!”

    一片漆黑里,雪落被封行朗的厉斥声怔住了。她缓缓的缩回了自己想伸过去摸抚他脸庞的手。

    “只要安静的乖乖躺好?封立昕,你当我是什么?充气的老婆吗?”雪落的心狠狠的揪疼。

    “这是我的个人嗜好!既嫁从夫!既然你嫁给了我,就必须迎合我的这些嗜好!”封行朗不太喜欢女人的桀骜。

    “可我不想迎合你的这些嗜好!”雪落执意的想挣扎开封行朗的束缚,再次柔声着想跟封行朗协商:“我真的不害怕你了,开灯好不好?”

    “不好!”封行朗冷冽一声,带动着雪落的身体一起往她身后的大床上逼近。“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别再浪费时间了!”

    封行朗让雪落背对着他,这样压在她身上的时候,就能避免到她会触碰到自己。而雪落的一双手,则被他的单手压制在枕边,根本就无法动弹。

    雪落穿着睡衣,只要轻轻的一撩,她的妙曼身姿便横呈在了封行朗之下。于是,他用健硕的体魄开始挤压她跟他身体之间的空气。封行朗并没有退去自己的衣服,所以这样的挤压并不会让雪落感觉到贴近她的健壮体魄上的皮肤是不是完好。

    “立昕……你别这样……我难受!”这样的姿态,着实让雪落难受极了。

    她冷不丁的想起了夏以书的话:因为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所以封立昕的心境便变扭曲了,然后他就想折蘑女人?

    自己被他这样的对待,难道不正是在被折蘑么?

    “一会儿就会舒服了!”男人的声音邪魅之极。雪落听着又是一阵脸红心跳。

    雪落知道,做为一个妻子,她不能太过反抗丈夫的需要。可她真的不想在这种被迫的情况下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他!女人的一生,这最后一道的防线,不仅仅是让她从一个女孩到一个女人的转变,而且还是此生清白之躯的象征。便更加的弥足珍贵!

    “立昕……别这样对我好不好?给我点儿时间慢慢接受你。”雪落的眼眶红润了,她真的不想就这么浑浑噩噩的将自己交给这个男人。

    “闭嘴!说过多少次:不许叫我立昕!要叫我老公!”封行朗厉斥一声。做为惩罚,他一口咬在了雪落那嫩洁的光滑后背上。

    “啊!”雪落发现一声凄惨的尖叫声。只是一声,她便咬紧自己的牙关,不再发出任何的声响。

    她清晰的感觉到,有个温润的画笔,正沿着她的颈脖,一路细细的描绘着她身体上的曲线,经过她的后背;一寸一寸的,落下了细细密密的小火苗。雪落感觉到了,那是男人的亲吻。

    突然间,雪落感觉自己的身体中有股热热的东西从某个羞于启齿的地方涌了出来。凭雪落七八年经验来判断,那是一种叫‘大姨妈’的东西!

    “快停下……快停下!”雪落连忙再次开口惊声叫道。

    “无论你怎么闹腾,今晚都必须履行你做妻子的义务!”封行朗凶狠着声音。而他的身体也已经涨大到不能自控的地步。就像那在在弦之箭,不得不发。

    “立昕……老公,我来……我来例假了。”雪落有些难为情的泣喃一声。

    “……”黑暗中,封行朗的俊脸冷得能刮下一层寒冰。他不相信自己会这么倒霉!他更愿意去相信:女人是为了逃避妻子的义务而撒的如此幼稚的低级谎言。

    “我真的来例假了……不骗你!”双从难受压迫着雪落,她几乎要哭出声来。

    事实胜于雄辩。封行朗验证的大掌抚了过去……于是,他真的摸到了那种有别于水液的东西。

    黑暗中的封行朗,除了玄寒着一张千年寒冰似的脸,着实发作不得。

    一个带怒的翻身而下,封行朗健步离开了婚房。他还没有饥可到对一个来了例假的女人下手!

    水晶灯再次亮起,炫白了整个喜庆的婚房。

    雪落不适应的用手挡了挡刺目的灯光,发现‘封立昕’已经离开了。

    其实当时的雪落除了羞愧难当,心底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小疑惑的:难道封立昕的病情已经好转到可以对她这个妻子施加暴力了?因为刚刚‘封立昕’的力气,远不是她能够抗衡的。

    可当时,雪落根本就没时间去仔细的琢磨这件事,她被床单上自己的印花给羞得无地自容。

    她连忙起身开始在房间里寻找卫生巾。可找遍了整个房间,最终只在自己的手包里找到了一张薄薄的护垫先将就着贴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