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好男人?
    雪落将那张写好的便签递送到封行朗的面前,以为他会弃之如敝屣的将它丢了或撕了,却没想他扫了一眼后,便放进了自己的西裤口袋里。

    “等着。”丢下这两个字,封行朗便取了车钥匙,从别墅通道里朝车库方向走去。这样可以不淋到雨。

    留下雪落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莫名的心生悸动。她真的没想到封行朗真的会去帮自己买女生用品。一想到他如此矜贵又倨傲的男人,竟然要去给一个女人买这用东西,那得多丢他的人啊!

    雪落不敢想像封行朗在一堆女人用品中慢慢挑选的狼狈不堪的画面!

    雪落的脸便开始发烫。刚刚赌气的列出清单,只是想让男人看到后知难而退。却没想他真的拿着那张清单给离开了。林雪落啊林雪落,你怎么能这样报复别人呢?好歹他也是你的小叔子,你这么刁难他,他哥知道了怎么办?还有安婶莫管家,肯会又要责备自己不懂事了!

    安婶端着冲好的红糖水从厨房里走出来,环看了一下四周,问:“太太,二少爷呢?刚刚听他说让你写什么来着?”

    雪落难为情的抿了抿唇,不知道如何作答。实话实说吧,肯定让安婶心疼不已。被她捧得高高在上的封家二少爷,怎么能屈尊降贵的去为一个女人买女生用品呢?跟安婶撒谎吧,雪落又说不出来。所以,她决定沉默是金。

    “太太啊,你别怪二少爷,大少爷现在这副模样,他心里憋着难受!所以对你就凶了些,太太你可要多多包涵二少爷啊。”

    又是老生常谈的话题。只要安婶稍稍清闲下来,就会在雪落的耳边一遍又一遍的倾述着封行朗的好。说得雪落如果不肯原谅封行朗的那些恶劣行径都不行。

    雪落喝了几口红糖水,肚子里也好受了很多。寻思起什么,雪落疑惑不解的追问着安婶,“安婶,立昕的病……怎么样了?”

    “唉……”安婶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大少爷这病,怕是……”随后安婶便噎住了,情难自控的开始抹泪。

    雪落心间一疼,可随之又更加的疑惑起:要知道刚刚在婚房里,封立昕俨然不是安婶口中快不行的人。虽说声音沧桑沙哑了些,可他在气力上,还有呼吸心跳上,几乎都跟常人无异啊,怎么就快不行了呢?难道是封立昕想对安婶故意隐瞒自己的病情?

    完全没那个必要啊!要知道安婶为了这个家可是相当尽心尽力的。她几乎快把封家两兄弟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了,又怎么会对他们有任何的不利行为呢?

    “安婶,你每天都见着立昕,他……他现在的胃口如何?”雪落旁敲侧击的问道。

    “唉,”提及封家大少爷封立昕,安婶总是叹息不已,“大少爷每天都盯着蓝小姐的照片看,喂他什么,他都只是吃那么一丁点儿就说不想吃了。人是铁饭是钢,这不吃,身体哪里才能好啊!”

    雪落心里塞塞的:自己法律上的丈夫每天盯着别的女人的照片看,这让她这个妻子情何以堪呢。雪落并没有要吃那个蓝小姐的醋意,只是封立昕因为她而不吃不喝,这分明就是自暴自弃的节奏啊!

    可转瞬之间,雪落百思不得其解:自己见过封立昕三四回了,甚至于昨天还相处了小半天,也没见封立昕虚弱到快不行的程度啊?除了声音和被毁的容貌,他的身体素质并不算差!至少体力是在她林雪落之上的。

    难道封立昕在自己面前和在安婶面前展示的并不是他的同一面?难怪封家人不允许她进去医疗室!

    装病容易,装健康却难;可封立昕为什么要在安婶面前装得病情如此严重呢?

    这豪门之家的事情,也真够复杂的!

    ***

    没能如愿的玩到女人,却反被女人给耍了一通。而现在他封行朗竟然还要沦落到冒雨前来给那个女人买卫生用品的地步,着实狠狠的虐了他一回!

    便利店里,封行朗冷漠着一张脸。以他现在的心情,要是他的脸不冷漠就奇怪了。

    封行朗当然不会像雪落想像的那样:一个大男人傻傻的在一堆女人用品里寻找雪落写出的牌子和型号,他如此高智商的男人,又怎么可能做出那样‘丢人现眼’的事呢!

    关键还完全没那个必要!

    在一个正理货的营业员跟前停下脚步,封行朗将手上的便签和两张的百元的人民币一同递送了过去,“请您帮个忙。剩下的钱算是酬劳。”

    当营业员接过那张便签看上一眼时,立刻会意一笑,“冒这么大雨来给自己的爱人问这些东西,您一定是个好男人!”

    好男人么?封行朗微微蹙眉:似乎自己跟‘好男人’这个词完全沾不上边儿吧!只是封行朗自己也不太理解,自己怎么就犯二的来给那个女人半夜三更的买女生用品了?

    白痴女人!竟然真的敢耍他封行朗?等她方便了,他一定会从她身上狠狠的讨回来!

    而封家客厅里的雪落莫名的打了个喷嚏。是有谁在说她的坏话么?其实人家雪落才是无辜的。大姨妈突然造访,她也不想的好嘛!

    营业员将雪落所列出的女生用品找好,并打包在了一个便利袋中。一并打包在便利袋中的,还有多余的零钱和营业员的留言。

    封行朗接过便利袋,向营业员道谢之后,再次钻进了雨幕中的法拉利中,然后一个优美华丽的倒车,跑车甩过一个半漂移的弧度,再次朝封家的别墅驶去。

    封家客厅里,雪落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红糖水。肚子已经舒服多了,只是无法平静的心绪,让雪落想得更多:那个男人真会帮自己买回那些女生用品吗?他那么倨傲娟狂,给一个女人买那些东西,那得多尴尬多掉价啊!

    雪落真的无法想像,将封行朗置身于一堆的女生用品中,将是何等惊世骇俗的画面。

    可这一回,雪落真的想多了。封行朗不但给她买回了女生用品,而且还完成的相当漂亮和洒脱。

    因为外面暴雨依旧,所以封行朗的衬衣微湿,更为服帖的包裹着他那健硕和体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