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封行朗将手上的便利袋递送到雪落的面前。黑亮的短发上还蓄着雨水珠子,蜿蜒过他如刀刻般的俊颜上,使得他的帅气更为冷峻。

    雪落深深的凝视着男人那张还滴淌着雨水的俊颜,抱着怀里的便利袋,心间涌上了无限的温情。

    “行朗,谢谢你。”这是雪落发自灵魂深处的感谢。

    封行朗菲薄的唇角微微上扬,冷声冷意的哼了一声,“放心,我会连本带利从你身上讨回来的!”

    “……”雪落又被封行朗这又冷又硬的话给呛到了。但这一次她却没有去顶撞封行朗。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似乎在这一瞬间,雪落嗅到了那句话的真谛所在。

    拿着那个便利袋,雪落匆匆忙忙的进去了楼下的洗手间。那张薄薄的护垫已经承受不起大姨妈的热情了。再不换了它,指不定又要在自己的身上,或是客厅的沙发上印出什么花儿来呢!

    方便袋里装着的女生用品,竟然都是雪落在便签上所写的。雪落微微失笑:这男人该不会真的在一大堆的女生用品里逐一寻找的吧?想想那画面,雪落就觉得滑稽好笑。

    可在她拿出其中一包夜用的护舒宝时,却发现里面竟然还有一些零钱。零钱中还夹着自己刚刚写给封行朗的便签。

    拿起那张便签,雪落的心间再次涌动起对那个男人的感激之意。封行朗那么矜贵,那么倨傲之人,竟然屈尊降贵的去给自己买女生用品,这得多为难他啊。

    不经意间翻动着那张便签,雪落看到便签的反面竟然还有一行字。那字迹显示不是她的。

    【你爱人对你真好!——替你选卫生巾的营业员。】

    雪落先是怔了一下,随后又失声而笑:原来封行朗没有亲自给她选女生用品啊!从这一张百元大钞和零钱来看,应该是他想用金钱使唤人家营业员去替他选拿的。没想到这男人的智商还真够高的。这样一来,不但他自己避免了尴尬,而且还能更为利落快捷的做完这件事儿。

    只是前面的那句‘你爱人对你真好’,还是让雪落微微羞红了脸:营业员同志,他不是我的爱人,而是我的小叔子。要是营业员真的知道给自己买女生用品的竟然是自己的小叔子时,她会是何等惊讶的表情?

    雪落微微轻叹一声,将那张便签折叠好,细心的收在了自己的口袋里。拿它当做一次纪念也不错。

    ‘你爱人对你真好’,营业员这句不知实情的话,让雪落这一晚久久的不能平静。

    翌日清晨。

    封行朗静坐在餐桌前,瞳孔如夜色般深邃,眼神坚毅有力,染着抹不去的仇恨忧郁,深度诱人。男人内双的眼眸,时而犀利,时而柔情,无尽男性魅力在他的俊彦上彰显。

    一份儿精心制作的早点送至封行朗的面前。跟平日里吃的大不相同。

    因为准备着给大哥封立昕做植皮手术,封行朗平日里吃的几乎都是对皮肤保养有利的食物。

    而今天的早餐却别具一格。滋补的小米粥,形状卡通的小薯饼,香气四溢的培根卷;外加一个笑脸图案的水果拼盘。看着就胃口大增。

    “小薯饼是咸的。知道你不爱吃甜食。”雪落一身及膝的长裙,清清爽爽,亭亭玉立。娇好的面容上,染着稍稍带羞的俏丽红霞。

    能博得女人一早给自己做出如此精致的早餐,封行朗忧郁的剑眉微微舒展了一些。可说出的话,却着实不惹人喜欢听。

    “你对我如此的殷勤,是要谄媚我么?怎么,春心又开始荡漾了?”封行朗说着痞气不羁的话。

    “……”雪落被呛得无语凝噎。听着男人这番讥讽又挖苦的话,她恨不得牙痒痒的上前来咬他一口来发泄自己怒气。

    怎么稍稍一对他好,这个男人就会觉得自己是在沟引他?竟然又说她春心开始荡漾了!自己哪里荡漾了!

    “这是我做的,不给你吃了!”雪落不是忍者神龟,她愤怒的想将夺回封行朗跟前的餐盘,却被封行朗一下子扣住了手腕。

    “既然做都已经做了,就别玩什么欲擒故纵了!你这么讨好我,不就是想我吃的么?”

    封行朗浮魅的笑意勾在唇尾。他重重的咬着那个‘吃’字。好像他要吃的,不是眼前的这盘美食,而是她林雪落这个大活人。

    雪落从封行朗的手中拽回了自己的手,气得直哼哼,“封行朗,尊重是相互的!我尊重你这个小叔子,也恳请你能尊重我这个嫂子!”

    “你不是我嫂子!我也从来没把你当成过嫂子!少在我面前以什么嫂子自居!”

    雪落一提‘嫂子’这个话题,封行朗便会恼怒。他着实不喜欢听到女人在他面前左一个嫂子右一个嫂子的称呼她自己。

    “不管你承不承认,我是你嫂子都是铁的事实!”雪落义正词严。

    “事实?还是铁的?我现在就明确的告诉你林雪落:你并不是我封行朗的嫂子!”封行朗凌厉一声。染着山雨欲来的暴戾之气。

    “行了封行朗,我不想跟你胡搅蛮缠!你爱吃不吃,不吃就倒掉吧!至少大哈不会嫌弃我一早起来全心全意做出的早餐!”

    雪落实在不想跟这个无礼的男人讲什么大道理。说不伤心那是假的,雪落心里真的堵得慌。为什么每次自己对这个男人主动示好,他都会认为自己是在沟引他呢?她林雪落有这么作贱自己吗?‘大哈’,是封家养的一条哈士奇。从不挑嘴,有时候连水果蔬菜都吃。

    这白痴女人竟然把自己跟一条狗相提并论?目送着雪落倔强离去的身影,封行朗眼眸暗沉。

    可餐桌上的爱心早餐,却又让他紧蹙的眉宇微微舒展。不得不说,林雪落真是个心灵手巧的女人,那精美的图案让人有种舍不得吃掉它的念想。

    楼梯口,雪落看到餐桌前的男人好胃口的吃着自己给他精心准备的早餐,刚刚被虐疼的心似乎这才回暖了一些。

    可随之,雪落却是一声长长的叹息:自己明知道对这个男人示好会增加他的误会和奚落,为什么还要一而再的以身试法的自取其辱呢?自己明明可以让安婶将这些早餐端出来给封行朗吃的。

    自己这个‘嫂子’,是不是真的不太安分了?

    雪落为自己的这番自我反省吓了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