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这只是个美好的误会
    这话,怎么幽幽的泛着酸意呢!

    酸就酸呗,还带上了显而易见的怒意!可话说回来,在雪落心目中,她所嫁之人应该是封立昕,她不想封立昕这个丈夫,难不成想你封行朗这个小叔子啊?

    安婶并不是太理解封家二少爷为什么一直不肯以真正的身份与太太林雪落相处。还是在担心雪落嫁进封家另有所图吗?看雪落处处被排挤,处处不受待见的楚楚凄凉模样,着实让人心疼。

    封行朗健步下楼,似乎踩着一堆堆的愤怒火焰。然后在他俊脸上积聚,横生成一张阴霾的冷脸。

    “你就这么想见我哥?”餐桌前,封行朗的问话怎么听怎么像在逼问,冷生生的。

    雪落抬起头,看着面前染着怒意的男人,郑重的点了点头,“对!我很想见你哥!”

    “可你也知道,我哥的身体不好,行不了男人欢给不了女人乐!”封行朗眯眸看着女人,一脸的轻浮和邪肆。

    “……”雪落着实无语凝噎。这个男人满脑子都在想什么啊?难不成他觉得自己想见封立昕,是想……是想跟他行乐做欢?这封行朗的思想也太不纯洁了吧!

    他自己一天到晚轻薄她这个嫂子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用这种污浊的思想强加给她?

    这一刻的雪落在封行朗这个‘小叔子’面前是羞愧难当的。她原本是想沉默是金,默默承受了这个男人的无礼言行,可鉴于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过卑劣,雪落不想委曲求全。

    “你怎么知道你哥不行?又怎么知道你哥行不了男人欢给不了我快乐呢?”

    这番露骨的话着实让雪落难堪,但如果自己只是一味的被这个男人奚落轻薄而毫不反抗,那今后的日子只会更让她林雪落难过。

    “跟你哥同床共枕之人是我!我才最有发言权吧!”雪落决定用犀利的言语来反驳这个男人,“其实我跟你哥之间……挺和谐的。”

    毕竟还只是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儿,雪落说完这句相当含蓄的话后,便羞了个大红脸。

    之间挺和谐?封行朗的唇角勾起一抹匪气的弧度:即便她认为的和谐,也是跟他封行朗好吧!

    只是……这个女人竟然学坏了!敢用这种露骨的言语来反驳他?

    “你认为那是一种和谐?还是说,你很期待那样的和谐?”封行朗问得浮魅。

    似乎一两天不逗耍这个女人,他的生活便会无趣之极。看着女人一会儿露出利齿,一会儿又羞得俏丽,难道不是生活中的另外一种调剂吗?

    雪落愤恨的瞪了封行朗一眼,收敛起自己的难为情。因为在这个男人面前脸皮薄的话,只会被羞得无地自容。所以,自己只能将自己的脸皮在他面前加厚在加厚。

    “封行朗,我好歹也是你名义上的嫂子,你用这么低俗的言语来奚落我这个嫂子,这同时也是对你大哥封立昕的不敬!兄弟妻不可欺,这个道理你封行朗应该懂的。”雪落义正词严道。

    “我从未把你当过什么嫂子,你也不是我封行朗的嫂子!所以又何来兄弟妻不可欺这一说?即便我真欺了你,又关我大哥什么事儿?”

    封行朗从雪落面前的小盘子里拿起一块紫薯饼送至唇边细嚼慢咽。男人的吃相竟会如此的优雅绅士,还带上了那么点儿不羁的情调,着实迷人。

    跟这个男人实在无法正常沟通!雪落便放弃了教训他,只是自己闷头吃饭。似乎在这个男人言行举止的刺激下,雪落的胃口也变好起来。一碗红枣羹,三块紫薯饼,雪落全部吃掉了,连半块也没肯留给封行朗。

    “看来跟我聊天能很好的刺激你的好胃口。今晚的聊天免费,以后你胃口不好再有求于我时,可没这么便宜的事儿了。”

    封行朗的心情读不出好坏。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并不讨厌跟雪落说话。即便是雪落的冷言厉语,他都会照单全收。

    有求于他?自己还真有事儿有求于他呢!可就今晚的情形来看,似乎并不适合跟这个邪肆的男人谈舅舅夏正阳要约见他周末晚去夏家赴宴的事宜!雪落微微轻叹一声,再次的心事重重。

    “你皱着一张冷脸给谁看呢?”看女人紧紧的蹙眉,封行朗似乎有些不痛快起来。

    “嫌我皱着一张脸难看,那你就别看啊!又没人逼你看!求你看!”雪落呼哧一声站起身来,朝着封行朗轻哮一声,便匆匆忙忙的朝楼下客房走去。

    她不敢肯定:激怒了这个男人,自己会有什么恶果子吃!所以,惹不起,咱就逃呗。

    封行朗英挺的眉宇敛得沉沉:这女人的胆子可越来越见涨了!这都谁把她惯成这样的?

    想去追去去将她给正法了,可女人的身体又不方便供自己发落!莫名的燥意袭来,封行朗扯了扯自己的领带。

    客房的书桌前,那一堆的毕业论文资料看得雪落头大不已。寻思起什么来,雪落拉开抽屉,从一本视觉传媒的书里翻出了一张便签。

    目光落在便签的反面:你爱人对你真好!——替你选卫生巾的营业员。

    爱人……爱人……多么美好的字眼。可雪落知道,这只是个美好的误会!

    听到门外有响动,雪落慌张的收起那张便签,将抽屉给关上。回头一看,雪落更慌了:进来她卧室的人,竟然是封行朗。这男人该不是想追进来奚落她吧?

    “楼上的婚房那么大,为什么偏住客房里?”封行朗走近过来,踩着稳健又闲适的步伐。

    随着男人健硕体魄的靠近,雪落的心一点点的被揪起,紧张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

    “楼上婚房里有你喜欢的超大浴缸。你工作累了可以泡泡。”雪落又补上了一句:“这也是立昕的意思。”

    其实雪落想说的实话是:还不是你一个小叔子没羞没臊的随便乱脱乱露吗!你一天到晚往婚房里跑,她还怎么睡啊!

    雪落言毕,却没有得到封行朗的任何反馈。听到身上的床上有重物躺下的声音,雪落回头一看,天呢,这个男人竟然又躺在了她的床上!为什么要用‘又’呢?

    “喂,封行朗,你别躺这儿啊!”雪落担心封行朗躺着躺着就不肯走了,便慌忙的过来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