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沉默的情怀
    雪落刚走到床边,一只劲臂就探了过来,拽过雪落的手腕往前一拉,雪落便一个重心不稳扑倒在了男人的身上。

    雪落吃疼的抽吸一声:这个男人的胸膛也太坚了吧!要不是还有衣服和领结隔着,雪落真觉得会把自己的牙给磕了。

    另一只劲臂随之环上了她的腰,将她的身体禁锢在了他的胸怀之中。

    “封行朗,你干什么?”雪落惊慌的想从他身怀中爬起来,却被他勒得更紧。

    “乖点儿!让我抱抱。”封行朗声音拉得长长的,带着浅浅的叹息,像是压抑的心境在这一刻得以释放,整个人慵懒之极。

    男人的话,像是一种蛊惑。雪落便真的变得温顺乖伶,被男人拥在怀里,匍匐在他的胸膛上。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定格下来。让人不可思议的美妙!甜蜜得让人心醉!

    或许,这便是传说中爱情的味道吧。

    可随着男人的那只环在她腰际的手缓缓向上,在雪落的绵盈之上轻轻的推压嘻玩,雪落这才从这唯美的画面中惊醒过来。

    自己这是要疯了么?竟然跟这个男人一起躺在了床上,而且还这般亲昵的拥抱在一起!自己竟然还如此的享受男人的怀抱?真是疯了!封行朗可是自己的小叔子啊,自己怎么能够跟他这么卿卿我我的呢!

    可她又怎么会知道,这个‘小叔子’,才是她法律意义上的丈夫!

    “封行朗,你放开我!”雪落挣扎了起来,在封行朗的身上肆意的蠕动着自己的身体。

    “乖点儿,别乱动!”拥她入怀固然是舒服惬意的,但女人在他身上的扭动,滋生起的则是男人最原始的情韵,封行朗是个正常的男人,在雪落无意识的扭动之下,几乎快把不住自己的悸动。

    雪落又怎么可能不乱动呢!她并不知道封行朗是她法律上的丈夫。因为封行朗现在在她的眼里,显然还是个小叔子啊。她怎么能跟封行朗如此之亲密无间呢!

    “封行朗,你放开我……快放开我。你别这样……我是你……你……”雪落的话声未落,便被封行朗以唇缄封。

    强而有力的劲舌,如同他嚣张跋扈的主人一样的娟狂,肆意的闯进,搅起阵阵的情意,将雪落沦陷在他制造的漩涡中。不愿清醒过来!

    沉沦!迷失在他情韵的国度中!

    吻毕,唇分。晶莹剔透的丝线被拉长,连接着彼此的唇片。

    “行朗,求求你……别这样。我们不能这样。”雪落的声音染上了轻泣,她煎熬在理智和自己的情感之中,纠结得她痛苦不已。

    “别怎么样?”封行朗欣赏着女人的挣扎。在这一刻,他的俊颜上有着匪气的傲娇。因为他清楚的看到了女人刚刚陶醉在了他激烈的吻中,迷失的不仅仅是她理智,还有她的心。

    “封行朗,你不能这样……我是你的……”

    ‘嫂’字还没出口,她的唇再次被他给缄封了。这一回柔情了很多,心灵鸡汤式的抚慰。

    “封行朗,别这样……启开啊你!”雪落惊慌失措了,心几乎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因为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手心里覆盖住的是什么东西。也知道那东西如此的壮大对她来说将是多么的危险和恐慌。很想忽略自己手心中的感觉,可却让她的感觉更加的强烈和敏感。她几乎想剁了自己的那只手。实在是太让她难堪了。

    “放心吧,你身有不便,我作不了案!”封行朗轻吁出一口隐忍的气息,明知道女人不方便,可还是被女人撩得如此逍魂,而最终的结果只能生生的忍下去。

    “你要是再敢乱动,我介意来次血染之欢!”封行朗厉斥一次,叫停了女人的挣扎。

    雪落默了,乖乖的被他按压在了他的胸膛上,静静的聆听着他的心跳声,一声一声的,声声有力。

    彼此不在说话,沉默的情怀。

    直到封行朗被作响的手机铃声叫醒,并叫走。雪落这才从恍惚中回过神儿来。

    想想刚才自己竟然在男人的怀里睡着了,雪落便羞愧得想打上自己一巴掌。自己这是要疯了么,竟然跟小叔子同睡一张床,而且还彼此相拥在一起?

    雪落用双手紧紧的护住了自己的脸庞,羞得无地自容。随之涌上心头的,便是对‘丈夫’封立昕的深深愧疚。自己再也不能这样了,必须跟封行朗这个恶魔般的男人划清界限。

    其实雪落并不知道,如果封立昕真的看到他们如此相亲相爱的拥睡在一起,指不定会多高兴呢。这才是封立昕匆匆忙忙给弟弟封行朗硬塞一个女人的目的所在!

    封立昕想在自己死后,弟弟封行朗能有一个贤良淑德的女人好好照顾他!

    可雪落的贤良淑德,并没有在封行朗的身上表现出来;在他面前的时候,她更多的是显现自己的利齿和极不顺从。斗智斗勇。

    就比如说有关夏以琪的这件事儿。

    今天已经是周六了,雪落还没能把握到机会跟封行朗提及去夏家赴宴的事。

    其实雪落心想:自己就是个传话的,将舅舅夏正阳的话带到就行。至于那十个亿的投资,封行朗他又不傻,他当然会自己定夺,跟她林雪落自然也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还是一刀,雪落决定快刀斩乱麻。当好自己的传话筒就行了。

    听到封行朗跑车的引擎声后,雪落放下手中毕业论文资料,一鼓作气的跑出客房迎接他。目的就是将舅舅夏正阳周末要宴请他的事宜传话给他。

    当雪落迎出客厅时,却又生生的顿住了脚步。因为走进客厅的,不是只有封行朗一个人,还有一个美艳的女人。高高绾起的长发,干净利落。职业的微笑更为知性美。

    这个女人,雪落看过一面。她是封立昕钦点的封氏集团新财务总监。一个在华尔街混过好多年的白骨精女人。是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混血美女!

    这一刻,她怀抱着一个厚实的档案袋,偎依在封行朗的身侧。跟封行朗说不出的郎才女貌。

    雪落本能的侧过身,给他们让出了一条道儿。

    可女人并没有进屋,跟封行朗飙着一口流利的雪落听不懂的西班牙语。然后跟封行朗又是拥抱,又是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