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别的女人的深情
    雪落的每一个小动作都落在封行朗的眼底:刚开始还兴致勃勃,小脸俏中带红的追出来迎接他;可在看到nina拥抱贴脸时,却又像个受气了的小媳妇一样安静的侧让到了一旁。

    这女人该不会是在吃醋吧?只是礼节的拥抱贴脸而已。雪落这小模样着实惹人怜爱。

    接过nina拿来的档案袋,并跟她告别之后,封行朗才健步走向静立在一旁等着自己的雪落。

    “还知道出门迎接我,今天这么乖?”男人的声音泛着一天高密度工作后的乏力和丝丝的慵懒。可在看到女人之后,兴致不减的开始逗玩她。

    雪落瞪了封行朗一眼,澄澈的眼眸中,轻怒与盼望并存。他竟然说她这么乖?想纠正男人的用词不当,可看到他那邪肆的表情,雪落也懒得教育他了。这种状态下的封行朗,危险系数无疑剧增的。雪落不想再让自己身陷情乱之中。

    于是,便转身朝客厅走去,给了封行朗一个冷情的后影。可刚走两步,雪落这才意识到:自己迎出客厅来,不是为了跟这个男人说舅舅夏正阳要约封行朗周末去夏家赴宴的事宜吗?竟然被这个男人给气忘了!

    下一秒,雪落又转过身来,才知道跟男人贴得过近,以至于她的额头都撞上了他有形的下巴上。

    “投怀送抱呢。”封行朗抚着自己被撞疼的下巴,玩味的凝视着雪落的小倔强。

    雪落的小倔强,多一些则让他心生怒意;少一些似乎又变得无趣,而她现在的状态,刚刚好。

    “封二少如此的英俊又多金,想必想投你怀,送你抱的女人实在多了去了吧?我是插不上队了!这点儿我有自知之明!”

    雪落奉承似的拍马屁着,随后言归正传的提出:“夏正阳约你周末去夏家赴宴!让我传个话给你。可能是看中你这个乘龙快婿了吧!”

    “乘龙快婿?你舍得?”封行朗坐进了沙发,将笔直的劲腿搁放在跟前的皮墩上,矜贵的慵懒。

    “笑话,我怎么可能不舍得!要是你娶了夏家三千金之一,我还能跟她做妯娌呢!”

    雪落嗤之:这男人竟然说她会舍不得,怎么可能!她巴不得封行朗早点儿娶亲,那样他就不会像只多情的非人类物种一样纠缠着她了。

    “妯娌恐怕是不可能了!大妻小妾,还有这个可能。”封行朗接过安婶端来的养生茶水优雅的喝了一口。

    大妻小妾?这什么意思啊?难不成这男人还想娶两个老婆?想想夏家三千金一下子嫁进封家两个人,估计封家想不热闹都不行了。

    “反正我这个传话筒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周末晚上,也就是明天晚上,我舅舅夏正阳让你去夏家赴晚宴!”雪落丢下这句话便转身进去了楼下客房,不想继续留在客厅里跟封行朗过于亲近。

    雪落觉得她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跟封行朗这个‘小叔子’保持该有的距离。自己不能一而再的对不起封立昕了。

    ***

    一个小时前的夏家。

    温美娟请回了糕点大师,特地做了一盒子美轮美奂的芒果酥饼。目的显而易见,就是用来让大女儿夏以琴去讨好封行朗。

    封行朗爱吃芒果类的食物,是温美娟从雪落的嘴里问出来的。

    “以琴,妈都已经给你做好了,你赶紧趁热送去封家给封行朗吧。你送过去的时候,时间点正好是晚餐之前,封行朗应该在家。一会儿我在给雪落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温美娟一边絮叨着,一边将那盒精美的芒果酥饼塞到女儿夏以琴的手中。

    “妈,你幼稚不幼稚啊,封行朗是什么人呢,你竟然还做这种过家家似的游戏?他会觉得我幼稚之极的!”夏以琴对上回封行朗的拒绝还是耿耿于怀的。

    那是一种想爱又爱不得的揪心情愫。夏以琴知道封行朗非池中之物,一般的女人又怎么能驾驭得了他呢!明明心里对他讨好,可夏以琴又清高的害怕封行朗再一次的拒绝。

    “只有幼稚一点儿,才能更好的表达一个小女人的心意。既然你看中了封行朗,那就鼓足勇气,先下手为强!封行朗未娶,你未嫁,表白一下对他的好感又怎么了?”温美娟好言相劝。

    夏以琴抿紧着红唇,微微的轻浊出一口紧张气息,“可万一他拒绝了呢?或是给我难堪呢?”

    “封家不是还有雪落在吗!一会儿我就给雪落打电话,让她配合着你一点儿,不会让你冷场难堪的。”温美娟只见过封行朗一面,便对封行朗这个准女婿喜欢到不行。

    夏以琴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接过了那盒包装精美的芒果酥饼。寻思着:看情况不对,大不了自己就说是送来给雪落吃的。那尴尬不就迎刃而解了?

    夏家门外,夏以琴好巧不巧的遇上了妹妹夏以琪。

    “姐,你手上拿的是什么?”夏以琪上前就想来抢夺。因为那个包装盒实在是美轮美奂。

    夏以琴本能的缩回了手,想将芒果酥饼藏身到自己身后,却被是被夏以琪给抢到了。那一瞬间,夏以琴便计上心来。

    “这是一盒芒果酥饼。雪落说是封行朗最爱吃的。妈正让我送去封家给封行朗吃呢。”

    “妈是想让你去讨好封行朗吧?妈就是偏心眼!”夏以琪不满的哼气着。

    “这芒果酥饼让你送去封家讨好封行朗总可以了吧!省得你老说妈偏心我!”

    夏以琴的这一招儿可真够机智的。换句话说,也挺心机表的。她想让夏以琪这个没城府的女人先去试探一下封行朗的态度:究竟是他无心于所有的女人,还只是针对她夏以琴。

    “我去就我去。”夏以琪绾了一下自己妖娆的卷发,“总比让你去再被封行朗拒绝好!”

    “记得问一下雪落:有关周末宴请封行朗的事儿,她跟封行朗说了没有。”交待一声后,夏以琴转身便进去了客厅,不再继续跟妹妹夏以琪磨叽什么。

    ***

    雪落刚回到楼下的客房,便接到舅妈温美娟打来的电话,说是夏家大千金夏以琴正赶来给封行朗送什么芒果酥饼,让她一定要热情的接待一下。

    夏以琴竟然能低姿态的来给封行朗送芒果酥饼?看来她对封行朗真够深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