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男人温情的一面
    跟大多数的女人一样,雪落同样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她惊,免她苦,免她四下流离,免她无枝可依。等一名前来结发牵手的人,结结实实伴着走上一程……

    这一晚,雪落的梦境里出现了一个面容模糊的骑士,她看不清他的脸,只看到他是个体魄健硕的男人。她想看清那个呵护过她的骑士究竟是谁,只终究还是消失在了飘渺的虚幻之中。

    雪落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拥在一个劲实的胸怀中,一条遒劲满是力量的手臂横过她的腰际,覆盖在她的肚子上;或许是感受到了男人掌心的温情,因大姨妈而时不时作疼的小肚,这一晚竟然不似那般的疼了。难道是心理作用么?

    那是一条劲壮男人的健康手臂,有着极好弹性密实的肌肉纹理;雪落心头莫名一慌:因为这条健康的手臂,绝对不会是来自被大火烧残的封立昕!

    那会是谁?封家除了大少爷封立昕,那就只剩下二少爷封行朗了!

    封行朗?雪落整个人被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立刻从那美好的梦境中清醒过来。

    回头一看,果然是这个男人!天呢,他是什么时候睡上她的床的?自己不是已经把楼上的主卧婚房留给他了吗?他怎么还阴魂不散的纠缠着她啊?雪落真够无语凝噎的!

    男人熟睡着。长长的睫毛低垂,那菲薄的唇,色淡如水;矜贵的面容,俊逸英挺;一改白日的冷酷和倨傲,更多了一丝男人温情的一面。

    雪落不敢在轻举妄动,生怕扰了男人的好觉。她小心翼翼的握住男人环在她腰际的臂膀,将它一点一点的从自己腰际挪开……

    可刚刚将男人的劲臂挪开了自己的小复,睡梦中的男人喉间不满的咽动一声;雪落立刻停下了动作,想等男人睡眠实了再挪,却没想男人的手却往上而去;瞬间,女人的柔美,在男人的劲指之间挤压出了形状优美的花朵。

    雪落恼羞得咬牙切齿:这男人的动作如此的流畅和娴熟,想必被他轻薄过的女人没有一卡车,也有一轿车吧!真是个劣根的男人!

    这一刻,雪落恨不得拿把刀把封行朗的那只手给剁了!

    雪落气得连呼吸都不畅通了,但她还是隐忍着没有闹醒男人。反正这个男人的脸皮厚得可以跑火车,尴尬的只会是她林雪落。即便自己想跟他争辩理论,在封家这个上上下下无一不偏袒着封行朗的环境里,雪落知道根本就没人能替她作主!

    雪落忍不住的去想,如果这一回再挪不开这个男人的手臂,那就别怪她牙齿不长眼。上回咬了他一口胸,只留了两排牙印;这回保准咬下他一块肉,让他下回才记得不能随便轻薄她林雪落。

    让雪落倍感意外的是,这一回,男人的手臂尽然被她轻而易举的去挪开了。

    于是下一秒,雪落便连滚带爬的从床上翻身而下,冲进了洗手间去平息刚刚起伏不定的心绪。

    深呼吸了好几口放松之后,雪落才感觉到刚刚被男人重揉的身体,隐隐约约的泛着细细密密的小疼。真是个粗鲁又野蛮的男人!

    怎么又被他给轻薄了?雪落觉得自己在封家的日子真没法儿过了!

    雪落再次路过房间时,床上的男人依旧酣睡着,只是姿势更加的豪迈粗旷。薄薄的绒毯只盖到男人的腰际,露着一大片健美的栗状胸肌。雪落只敢瞄了一眼,便匆匆忙忙的逃离了客房。

    “太太,先喝杯蜂蜜水吧。一会儿你的小薯饼就好了。”安婶是亲眼看到封行朗昨晚走进太太雪落的房间,而且一个晚上都没出来的。所以,今早她脸上的笑容,就更加的和蔼可亲。

    “安婶,您能不能请个锁匠,帮我把客房的锁换下啊?”雪落知道封行朗在封家属于大爷,像告状这种弱智级别的,根本就行不通;所以雪落觉得自己单方面自强不息。

    “换锁?为什么要换锁啊?”安婶疑惑不解的问。或者用‘明知故问’才更准确一些。

    雪落是羞于启齿的。这封行朗自己行为不检点,她也是被逼无奈。又不能去跟他大哥封立昕告状。其实有的时候雪落也很费解:既然封行朗如此的敬重和在乎为他牺牲健康的大哥封立昕,他又怎么会不尊重她这个‘嫂子’呢?难道他不知道不尊重她这个嫂子,就等同于不尊重他大哥么?还是他明知故犯呢?这道理说不懂啊!

    再说了,像封行朗那种沾草惹花的男人,又怎么会缺女人呢!只要他愿意,一个招手,就有成百的女人前仆后继的往他怀里钻,往他c上爬吧!

    雪落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封行朗会如此的轻薄她呢?没道理啊!

    “那个……行朗他……他一不小心就……就走错了房间。我明明上了锁的,不知道他怎么就打开了。安婶,您就帮个忙,请锁匠重新帮我换个锁呗。”雪落隐晦的说道。

    哪里走错房间啊?这二少爷不往你房间里走,难不成你想让他进去别的女人房间?安婶微微叹息一声,时机还不成熟,她也不敢擅作主张的拆穿二少爷试探和逗耍太太的戏码。不然激怒了二少爷,太太雪落的下场只会更惨。

    “行,一会儿我让莫管家把锁换了。”安婶满口答应了下来。

    “谢谢安婶。”雪落甜美一笑。

    ***

    夏家。

    从早晨开始,便处在一片忙碌的氛围中。一桌高档奢华的宴席,只为宴请封行朗一人。

    “妈,再做个芒果酥饼吧,别搁太甜。”夏以琴从厨房里走上一通后,说道。

    温美娟一怔,“还做芒果酥饼呢?昨天你妹妹以琪可是哭哭啼啼着回来的!封行朗根本就不爱吃!真没想到雪落那丫头竟然敢骗我!”

    “可我赌封行朗一定爱吃。”夏以琴笑得讳莫如深。

    舅舅夏正阳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电话的,催得雪落着实坐立不安。想宴请封行朗,直接打电话给封行朗本尊不就行了吗,老打给她算怎么回事儿啊?

    目送着封行朗上楼伺候好封立昕后,又朝客厅门外走去像是要出门了,雪落再也按捺不住了,上前紧张的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