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自己真的要疯了!
    吻毕,唇分;雪落逃似的下了车,连头也不敢回的朝亮着灯的封家客厅跑去。

    自己要疯了,真的要疯了!竟然会如此贪恋他的吻!他可是自己的……

    雪落不敢去深想深究,她真的快崩溃了。自己怎么能这样?刚刚车门已经打开了,自己明明可以避开的,可却默认了男人亲吻自己的行为!

    自己一定是疯了!被那个男人蛊惑得边自己姓什么恐怕都快忘记了吧?

    雪落很鄙视这样的自己!分明这就是一种自甘堕落的行为,可自己竟然沉沦于其中不能自拔。更恐怖的是,自己好像……好像还有那么点儿小小的期待?

    自己真的要疯了!被那个叫封行朗的男人一点儿一点儿的给逼疯了!

    “太太,二少爷呢?”安婶端出一碗滋补血气的红枣莲子羹出来,想让太太睡觉之前喝了暖身。

    “哦,他,他有急事儿要去办。”雪落用双手捂着自己发烫的脸颊,不敢抬头看安婶,生怕安婶从她红彤彤的脸上读出什么异样的端倪来。

    雪落哪会知道:她跟封行朗能相亲相爱,一直是安婶希冀恳求的。大少爷封立昕急急火火的给封行朗成了这门亲事,目的也正是让封行朗和雪落在最快的时间里能够爱上彼此。

    唇上,还滋生着刚刚被男人允吸过的浅疼,一缕缕的,不似很疼,却缭人心弦。将雪落的一颗心,悸动得七上八下的,就像丢了n头小鹿,扑通扑通的蹦哒个没完没了。

    看到太太雪落脸颊上那羞中带媚的神情,安婶会意的一笑:爱上了就好,爱上了就好啊!要是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怀上小少爷,那就更好了!安婶总是会操心劳肺的想得这么深远!好像相亲相爱的目的,就是为了延绵子嗣一样。

    好直白,也好直接!

    “太太,你身上的客人走了没?要不要我再给您去买点儿女人用品?”安婶试探的问道。她口中的‘客人’,指的便是‘大姨妈’。文明一点儿讲,那叫例假。

    “不用了。我量不多,也就三四天。大概明后天就好了。行朗他给我买了很多……”

    一提及封行朗,雪落刚刚才平静下来的心绪又澎湃了起来,净美的小脸上又增一抹俏红,“够,够用了。”

    “够用了就好。”安婶转过身去,已经开始在掰指头计算着时间了。雪落不知道她在算什么,只看到安婶满脸的严实和认真,好像是在计算着某件重中之重的大事儿。

    在安婶看来,绵延子嗣当然是重中之重的大事儿。常言到,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安婶计算的,便是雪落下一回的排卵期。她要给二少爷和雪落算好日子。这也是封立昕的意思。

    “安婶,立昕晚饭吃过了没有?”雪落淡染着歉意询问道。她当然不会忘记,自己是封立昕的‘妻子’。直到现在她还不知情,自己并不是封立昕的妻子,而是封立昕的弟媳。

    “吃过了,吃过了。二少爷在出门之前喂过了。”安婶回应着太太的问话。

    “那我再端点儿夜宵进去给他吧。”总之,雪落就是想看看封立昕。只有见到封立昕后,面对她早已是别人人妻的事实,才好让自己被封行朗扰乱的心绪得以平静。

    雪落努力的隐忍着自己的感情世界。道德将她束缚成了一个有着传统封建思想的女人。

    “不用……估计大少爷现在已经休息下了。”安婶说道。

    “没关系的。”雪落端起那碗安婶盛给她的红枣莲子羹便匆匆忙忙上楼去了。

    在二楼的医疗室前,雪落最终还是被莫管家给拦了下来。但抓着那扇门的门把手,雪落心头被封行朗撩起的悸动,便得以慢慢的平静,然后掩藏在了灵魂的深处。

    雪落清楚的告诫自己:不能再跟封行朗如此的纠缠不清下去了!他是封立昕的弟弟,是封立昕能为他舍弃自己生命的宝贝弟弟。她不能继续纵容着自己的感情无拘无束的发展下去了!那不仅仅会害了她自己,也会害了封行朗,更会伤到封立昕原本就残疾的身心。

    看到太太雪落默默的在医疗室的门前掉着眼泪,莫管家是心疼不已。多好的好孩子啊,却要在封家承受着恩恩怨怨带来的困惑和苦楚。这心该得多坚韧,才能挺过去啊!

    “太太,怎么了?是不是二少爷又欺负你了?”莫管家压低声音柔声询问。

    雪落摇了摇头,“没有,我挺好了。莫管家,什么时候立昕想见我了,请您一定要及时通知我。您放心,我是立昕的妻子,我没有恶意,更不会伤害立昕的。”

    雪落极力的想跟莫管家表达:自己嫁来封家真的没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请求他们不要再排斥她。不被人待见的滋味,真的好难受。

    “我知道了太太。时候不早了,您早些回房休息去吧。”莫管家委婉的劝说着雪落。

    今晚,雪落选择了睡在二楼的婚房里。房间里的装饰依旧延续着喜庆的气息,雪落深呼吸着,想嗅到一些属于‘丈夫’封立昕的味道。

    雪落疑惑过:每次封立昕跟她见面时,虽说面目被大火烧得狰狞,但还是身强体壮的。无论是呼吸还是心跳,都强而有力。并没有严重到要靠呼吸机来维持生命的地步。甚至于那天晚上,他抱着她小憩时,她还能感觉到他蓬勃的男人象征。

    可为什么安婶和莫管家都将封立昕的病情描绘得那么严重呢?究竟是为了向外界,向封一明他们隐瞒什么,还是故意针对她林雪落?是怕她泄露什么吗?

    雪落满满的困惑。她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宁思这一切。为什么封家的人不让她随意能见到封立昕呢?还是在顾忌她嫁进封家来有图谋不轨之心?

    真够累心的!

    ****

    夜莊,申城最大的娱乐王国。

    太子爷白默这回没有置身一片花花草草之中,而是静立在一扇门前等候着某个人。

    一身白衣,映得他温润如玉又云淡风清。一派脱俗秀逸,不染风尘。

    他所等之人,便是封行朗。

    “查到蓝悠悠的行踪了?”封行朗疾步而至,丰神俊朗的面容冷峻又清冽。

    白默没有接声儿,而是用手指了指那扇钻石级vip包间的门,示意封行朗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