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乖乖的……想着我!
    雪落一惊,连忙从床上爬了起身,急声追问:“行朗,你这是要放弃你哥吗?”

    与其客死他乡,倒不如让他身留故里’?听封行朗的口气,好像不打算送他大哥封行朗去国外做进一步的治疗和植皮手术了。‘难道说封行朗真的要放弃他大哥封立昕的生命了吗?

    “是他想放弃他自己,同时也放弃我!只是为了一个女人!”封行朗的眼眸里染着血丝,带着强烈的怒意,还有化不开抹不去的恨意。

    “立昕他……他是要放弃他自己的生命吗?为了,那个叫蓝悠悠的女人?”雪落联想到了安婶之前所说过的话,似乎安婶的话在这一刻跟封行朗的话统一了起来。

    从封行朗那坚定又仇恨满腹的神情来看,丝毫没有要跟她说谎的意味儿,反而更为真实。换句话说,封行朗此时此刻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封立昕竟然要为了死去的蓝悠悠放弃他自己的生命?连植皮手术都不想去做了?这,这得多深的感情啊!已经到达了生死相许的境地?

    雪落以为,只有在电影故事中才会有这样悲壮的爱情,却没想到这现实生活中竟然也有!

    而且那个愿追随心爱女人而去的男人,却是自己的‘丈夫’。雪落的心莫名的被刺疼了一下。为封立昕对蓝悠悠的一往情深,也为封行朗眼眸中的悲愤,同时也为她林雪落自己。

    封行朗看起来似乎并不愿意听到蓝悠悠这个名字,只是沉默的吸烟。烟雾缭绕后的容颜讳莫如深。

    雪落走了过去,蹲身在封行朗的身边,与他平视着,“行朗,求你别放弃你哥好不好?”

    “是他要放弃他自己、放弃我!而不是我要放弃他!”封行朗咆哮一声,震颤着雪落的耳膜。

    雪落静静的凝视着朝自己咆哮的男人,神情冷静,“即便是这样,你也不能放弃你哥!”

    封行朗明显的怔了一下,他深凝着女人的眼底:正如封立昕所说的那样,女人的眼底很干净。坚定而执着。偶尔也会落出那么点儿萌态的小任性。

    “我是不会放弃我哥的。除非我死了!”良久,封行良才平静的说道。

    雪落认真点头,“行朗,谢谢你。”

    谢谢他?为何而谢?为自己不放弃大哥封立昕么?还当她自己是封立昕的什么人呢?这一刻的封行朗,已经无心去跟雪落坦白他才是她法律上丈夫的事实了。

    “对了,我不在家时,你不许出去野!”封行朗冷声肃然的叮嘱一声。

    雪落一窘:她哪里野了?你封行朗有什么资格教训她?你只是个小小的叔子而已!还真当自己是多大的官呢!

    心里虽说愤愤不平,但雪落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决定大肚一回,看在这个男人心情不好的份儿上,不跟他一般见识。

    “你密切注意着我哥的动静。万一他趁我不在之际有什么过激行为,你就告诉他:蓝悠悠还活着!”

    “什么?蓝悠悠还活着?”雪落着实一惊。

    “嗯!”封行朗肯定哼应,“这个消息,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说出来,懂么?”

    雪落顺从的再点头。她知道封行朗的用意:想用这个消息阻止封立昕的过激行为。比如不想活之类的悲惨事件。雪落真的不敢往多了想。

    “那你要去几天啊?”雪落绵声问。有封行朗离开封家的紧张和不安,似乎也有那点儿眷意。

    “不确定。少则五天,多则……无论结果如何,我最迟会在第十天时赶回来。”

    “好,我等着。”似乎感觉自己这样的话会让封行朗多想,雪落又补充了一句:“我跟立昕一起等你回来。”

    “乖乖的……在家想着我。”男人的指腹滑过雪落白净的脸庞,随后又蜷起食指,从雪落睡衣的领口扫抚而过,勾出了雪落胸前的小吊坠,微微一用力,便落到了他的掌心里。

    那是一个平安符的玉坠,椭圆型的温润玉石上刻着‘平安’两个字。

    “谁送的?”封行朗冷声问。

    瞧他那倨傲又冷漠的态度,雪落本不愿答,但还是答了,“是池院长。我被送进福利院的时候很难养活、体弱多病,池院长便将这个平安玉坠挂在了我的脖子上。说也神奇,我便一直健健康康。”

    “一直戴它?”他又问一声。

    “嗯。”雪落柔声应。

    “归我了。”封行朗霸道的宣布。

    “……”真是个霸道又无礼的野蛮男人。不过雪落到是挺希望自己的这个平安玉坠能够相护封行朗一路平安的。只是这玉坠价格低廉,这矜贵的男人竟然也不嫌弃?

    “行朗,外面才6点,你眯会儿吧。我下楼跟安婶准备早餐。”雪落有些心疼双眸染着血丝的封行朗。他应该是彻夜未眠吧。

    “嗯。顺便帮我收拾一下行李。简单点儿。”

    ***

    问过安婶之后才知道:封行朗原来的房间就是这间婚房。难怪封行朗老会往婚房里跑呢,应该是习惯成自然吧。自己难道是误会他了?

    可他跑进楼下的客房并睡上她的床,那又怎么说?

    不过雪落也着实不解:为什么会将她和封立昕的婚房布置在封行朗的房间里呢?封家的联排别墅这么大,也不至于非要用封行朗的房间啊!

    而安婶和莫管家又是那么严谨的人,应该不会随便将大少爷的婚房随意布置的。那又是为何呢?

    难道是想方便封家二少爷封行朗……轻薄她?

    这邪恶的想法匆匆闪过,雪落便奋力的摇头,自己怎么能把安婶和莫管家想这么坏呢!从他们全心全意伺候大少爷封立昕来看,就知道他们对封立昕很尊重,也很爱护。

    要知道当初封一明带人来闹事的时候,安婶和莫管家为了保护医疗室里的大少爷封立昕,都被封一明的手下给打伤了。他们又怎么会做出坑大少爷封立昕的事情呢?

    雪落猛的甩头,不再去想那些伤脑筋的事儿,而是专心去给封行朗收拾行礼。

    吃过早餐后,封行朗被莫管家送离了封家。雪落没有下楼,只是藏身在二楼厚厚的窗帘后。

    看到男人挺拔的身影钻进了商务车绝尘而去,雪落感觉自己的眼睛莫名的润了,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涌出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