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我活着的每一秒,都是痛苦的!
    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封行朗刚娶回家的女人了?

    雪落的脸燥红了一下:这男人怎么信口雌黄的胡说八道啊!估计正常人都不会相信有女人愿意嫁给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的封立昕吧。

    “我是封立昕的妻子。”雪落纠正着严邦的话。也不管严邦是否当她是另类。

    封立昕的妻子?严邦微显厚实的唇微微上扬:这女人怎么会认为她自己是封立昕的妻子呢?封行朗又玩什么空手道?

    盯看了一眼涉世未深的雪落,那单纯白净的面容,着实让人看着想柔躏之。

    严邦没有拆穿封行朗的玩世不恭,只是浅哼出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你没被封行朗玩死,也真够命大的。”

    严邦的话,其实是有感而发。曾经的封行朗,准确的说是三个多月前的封行朗,俨然就是一个地狱撒旦。无论是白默还是严邦,都逃脱不了被他狠狠玩和虐的命运。他会虐得你连哭的几乎都没有。冷酷恶劣,却不残忍卑毒。

    “……”雪落因为不理解严邦的话,所以也没有作答。她紧张的握着手中的棒球棍拦截在了楼梯口,想阻止严邦上楼。

    看着手握着棒球棍,且压抑着心里的恐惧,瑟瑟发抖却又有故作镇定的雪落,严邦笑了,“你确信你能拦得了我?”

    “你别过来!”雪落见像一堵铜墙铁壁似的严邦又朝自己走近一步,她便本能的将手中的棒球棍朝严邦砸了过去……自己却紧张的闭上眼。

    然,棒球棍却稳稳的落在了严邦的大掌中!这个男人竟然徒手接下了自己砸过去的棒球棍?雪落惊讶得无语凝噎:这男人是铁打的么?

    “太太,这位严邦先生是我们封家的朋友,也是恩人。”莫管家匆匆下楼,替雪落解除了危机。

    封家的朋友和恩人?雪落连忙歉意的收回了棒球棍。难怪这个人能进出自如呢。因为封行朗在离开之前,已经派人严密看守着封家联排别墅了。

    “严先生请。大少爷恭候您多时了。”严邦在莫管家的带领下,上去了二楼医疗室。

    真够乌龙的。雪落抿了抿唇,坐回了客厅的沙发上。她并没有回房间,而是守在客厅楼下。不管这个叫严邦的究竟是敌是友,雪落都会守在楼下,直到他离开为止。自己是封立昕的妻子,必须对封立昕的安危负责。

    恍然间,雪落想起了严邦刚刚的话:你就是封行朗刚娶回家的女人?

    他怎么会一口认为自己是封行朗刚娶回家的女人呢?初次见面,他把自己当成保姆,或是当成护士之类的,雪落或许还更能接受些。怎么偏偏就说她是封行朗娶回家的女人呢?

    难道他认识自己?不可能啊!自己跟这个叫严邦的明明是第一次见面!或许他是道听途说?那也应该说自己是封立昕刚刚娶回的女人啊!

    总之,这个叫严邦的人看起来怪怪的。好像知道很多,却又藏着掖着不愿说。

    送完茶水上楼后的安婶再次下楼来,“太太,你回房去睡吧。这里有我守着呢。”

    “我不困!”雪落跟着安婶一起进去厨房收拾杯盏,“安婶,那个叫严邦的是什么人啊?”

    “严先生是我们封家的大恩人。是他从大火里救出了二少爷。”安婶应声一句,却又叹息一声。救出了二少爷,可大少爷却落下了残疾。

    “那他为什么不一起救了立昕呢?”雪落知道里面一定有什么非人力所能为的状况,可雪落还是问了出来。

    “当时……唉,不提了,不提了!只可怜我们家大少爷命不好。”安婶抹起了泪水。

    雪落实在不忍心继续询问下去。事已至此,只会让安婶想起往事更加心里难过。其实雪落也从外界的传言中听到一些。她猜想:当时他们兄弟俩应该只有一个逃生的机会。而封立昕选择了将它让给了弟弟封行朗。血浓于水的手足深情。

    ***

    昏暗的医疗室里,充斥着刺鼻的消毒药水味儿。散去了,又重新聚拢。各式各样的监测生命体征的仪器包裹着封立昕虚弱到几乎不能自主呼吸的孱弱身体,看起来格外的凄凉。

    严邦进来的时候,封立昕本能的想起身,却被金医师按托住了。他将病床头部上升了一些,便于封立昕跟严邦交谈。

    “怎么拖延成这样了?一直保守治疗吗?”严邦来看过封立昕几回,都是趁封行朗不在的时候。

    因为封行朗在时,他会跟前来看望封立昕的严邦玩命。是真玩!

    “邦……我替行朗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封立昕动作的幅度不能太大,但他还是虔诚的给严邦微微鞠了一躬。

    封立昕虽说寸步不能离开,但有关严邦和封行朗闹僵的事,他或多或少还是听到了一些。封行朗不但没有感谢严邦的救命之恩,反而还跟严邦反目,憎恶他为仇人。

    “行朗的脾气倔强,不懂事,你要多多包涵。”封立昕急促的呼吸着,好像稍稍一用力,就有种喘不上气会随时窒息而死的艰难。

    严邦却笑了,轻轻摇头,“封立昕,如果你能积极的接受治疗,那才是对我最好的感谢。”

    可封立昕却默了。良久,才淡淡的嗤声,“多活一天,少活一天,又有什么区别呢!邦,我真的累了,早死便是解脱!”

    微顿,换了换气息,封立昕伤感道:“邦,我要是哪天走了,麻烦你照顾好行朗。陪着他一起度过失去我的一段日子,好么?”

    “不好!你把自己用生命换回的弟弟托付给别人,你就能放心离开?你死了,封行朗只会将所有的仇恨都牵连到封家其他人身上的!宁可错杀一百,也不会放过一个!”严邦淡淡的陈述着。

    “你们这是非要逼迫我生不如死?”封立昕嗤嗤的笑,“我连死的权力都没有吗?”

    “你只有一个选择:好好的活下去!”严邦温声。

    “可我活着的每一秒,都是痛苦的。邦,这种感觉,你无法体会。”封立昕痛苦的闭上了眼,面目狰狞的脸庞,在疤痕的遮盖下早已经读不出悲伤。

    严邦沉默了一会儿,“再等等吧!我相信行朗一定会找到让你活下去的精神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