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浴巾掉了
    长达十多个小时的旅途劳顿加上倒时差的关系,封行朗已经有二十多小时没合眼了。他是累的,更是困乏的。尽量放缓着动作依着女人躺了下来,并不打算扰醒酣睡中女人。只想抱着她睡个安稳觉,来恶补这几天来缺失的睡眠。

    但女人柔若无骨的身体就在手边,身体慰贴之处,都是绵绵的软软,想安静的只是躺着,似乎不太可能,他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封行朗本能的探手过去,从女人的睡衣中探入,一路沿着女人的曲线描绘着她妙曼窈窕的身体。

    似乎圆润了一些。雪落的身体,封行朗摸也摸过了,压也压过了,就差男女之间最后一道的防线。

    封行朗本无心跟女人谈情说爱,而对大哥封立昕强塞给自己的林雪落,更是一副不冷不热和欺凌的态度。本以为女人会受不了逃跑,可雪落却坚韧的留在了封家。

    虽说还不能彻底的排除林雪落嫁来封家的另有所图,但至少这个女人截至目前为止,并没有做出任何伤害封家,伤害大哥封立昕的事儿。也还算听话。

    不但身姿圆润了一些,就连封行朗手中握着的也挺上了一圈儿。雪落虽说消瘦,但该有肉的地言也绝不含糊;可封行朗手中女人的胸,似乎要比雪落的还要丰满很多。

    自己才离开八天,这个女人不但没有乖乖的想自己,更别说想到寝食难安的境地了,竟然还胖润了这么许多?

    潜意识里,封行朗还是希望雪落能够更圆润一些的,那样抱着才会更舒适一些。只是这个女人是趁自己离开之际,竟然如此没心没肺心宽体胖起来?或多或少还是让封行朗有些落寂的。

    亏得自己还想着要抱抱她!于是,封行朗便在自己的右手上用力几分,将女人的柔软挤压握紧。

    突然间,封行朗似乎嗅到了什么异样:林雪落是一头顺滑的黑亮长发,而怀里的这个女人,却是大波浪的卷发;而且怀里女人的身体没有了那种少女不加粉饰的纯纯甜美幽香,却多了一股浓浓的化学合成的香水味儿……

    “你是谁?”封行朗敏锐的冷声呵斥。下一秒,台灯被开启,亮白了大半个房间。

    其实在被封行朗用力捏到胸时,夏以琴便已经醒来了,还没等她弄清楚自己身上的疼是怎么产生时,便听到了一个男人带怒的呵斥声。

    等她瞪开睡眼迷蒙的双目时,便看到了挺拔着身姿站在床边的封行朗。

    “啊……”男人冷不丁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有些惊慌失措。关键在于,她俨然已经意识到刚刚自己某处被人狠捏了一下,而那个人一定就是封行朗。所以,夏以琴还是尖叫了一声。

    夏以琴的这声尖叫,把睡在一旁的雪落也吵醒了。

    “以琴姐,怎么了?做恶梦了?”雪落刚刚揉开自己惺忪的睡眼,便看到封行朗黑着一张脸站在床边。准确的说,应该是站在夏以琴的那半边。

    从他腰际松垮的浴巾看:男人应该是刚刚回到封家,又刚刚沐浴过;然后进客房来想轻薄自己?

    看到一旁惊慌失措的夏以琴后,雪落暗惊不好:这个男人该不会是轻薄了夏以琴吧!

    “封……封行朗,你……你怎么回来了?”因为事发突然,雪落似乎也是一懵。

    “这是我的家!我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用得着跟你商量么?”男人的俊颜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意。

    好吧,你是大爷!看到男人阴沉沉的俊脸,雪落没有顶撞他什么。但男人平安无事的归来,还是让她心头的紧张和牵挂得以释怀。

    于是,雪落将自己的娇小身体藏在了薄薄的毯子里,一声不吭的很无辜。雪落到是想看看:对于被这个男人轻薄了的夏以琴,封行朗会怎么解释,或是怎么处理。他会跟夏以琴道歉吗?

    没等到封行朗开口,夏以琴却先开口了,她用手指了指地板上的浴巾,娇羞着面容,“封,封二少,您……您的浴巾……掉……掉了。”

    要知道浴巾应该是包裹在封行朗腰际的,可现在却掉落在了地板上。应该是他那瞬间翻身下去的劲道过猛,便将腰际的浴巾扯松开来,然后就顺势的掉在了地毯上。

    在这之前,雪落还是挺纯洁。因为她只看了封行朗的上半身,没有去看封行朗的下面半身!可在夏以琴说了之后,她便条件反射的朝男人的那个部位看了过去……

    好吧!算你够威猛!雪落匆匆一眼,便将头低了下去,实在是羞于多看。

    封行朗淡定之极,他动作舒缓的捡拾起掉落在地板上的浴巾,泰然自若的将它重新围裹在了他精健的窄腰上。旁若无人、淡定从容。完全不在意身旁还有两位美女看客。

    “抱歉。”从封行朗菲薄的唇间溢出两个凛然的字眼。然后狠狠的瞪了夏以琴身边的雪落一眼。

    被封行朗这么一瞪,雪落心头莫名的一慌:夏以琴是被你给轻薄的,你瞪我干什么啊?

    但这一刻的雪落,是敢怒而不敢言的。男人那张阴沉沉的俊脸,跟要毁天灭地似的。好汉不吃眼前亏,雪落选择了沉默。

    “没……没关系。”夏以琴姣好的漂亮脸庞上,满盈着羞答答的俏丽。整个人像怒放的玫瑰一样格外吸引男人的目光。

    可封行朗却转身离开了客房,呈现给夏以琴和雪落一个愠怒的劲实背影。

    男人这是生气了吗?那是显而易见的!

    他自己轻薄了别人不说,怎么还有脸生气的啊!雪落真够服气男人的强势和霸道。

    等封行朗走后,雪落立刻从床上爬了下来,冲过去将房间的门给反锁上了。

    听到身后传来的急切关门声,封行朗阴沉的俊脸更加的寒气逼人:林雪落,会有你好受的!

    雪落坐到夏以琴的身边,歉意万分的寻问道:“以琴姐,真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封行朗今晚会回来。封行朗他……他没有非礼到你吧?”

    夏以琴用双手捂着自己红霞满染的脸,一个劲儿的低笑傻笑着:自己不但见到了封行朗,而且还……还跟他有了如此的亲密接触!天上真够垂怜她的,让自己和封行朗的距离一下子拉得这么近!近到刚刚同睡在了一张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