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柔情到似水?
    见夏以琴一直掩面且莫名其妙的低笑着,雪落微微一怔,有些担心的问:“以琴姐,你没事儿吧?”

    “没……我没事儿。雪落,我真的没事儿。”夏以琴似乎这才从刚刚的兴奋过度中缓过了神儿来。

    男人健硕的体魄再次在夏以琴的脑海里盘旋,她忍不住的羞声一句:“没想到封行朗的身材那么好!虽然不像健美先生暴凸得那么夸张,可他的腹肌又流畅又唯美,浑身连一丝赘肉也没有!就连男人的象征,也是那么的……伟岸!”

    “……”看到夏以琴这般羞羞答答的模样,雪落是彻底的无语了。

    总的来说,夏以琴是个矜持的女人。她竟然这般不假思索的赞美封行朗的体魄,实在是让雪落倍感意外。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雪落,你一定要帮帮以琴姐啊……我真是对封行朗着了魔了!你不知道刚刚他抱着我的时候,我心里有多么的幸福!浑身像带电了似的!”

    夏以琴一把抱住了雪落,跟雪落倾述着自己是多么的钟爱封行朗。几乎已经到了对他鬼迷心窍的地步。

    他们刚刚抱过了?雪落的心猛的一沉,莫名其妙的就生疼了起来。自己这是怎么了?

    夏以琴未嫁,封行朗未娶,他们两人可谓是天造地设的一双璧人。雪落也感觉他们真的挺般配的。一个是富甲贵胄,一个是名媛千金。自己撮合他们在一起,想必也是一件成人之美的事儿。

    可是,雪落的心却滋生起了细细的疼。疼得她说不出话来。

    “雪落,帮帮我好不好?以琴姐求求你了。”夏以琴依旧亢奋。

    亢奋自己刚刚被封行朗抱在了怀里;亢奋封行朗刚刚还摸了自己的柔软处……

    看来男人没有不贪腥的。别看平日里封行朗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可摸起她那里的时候,又用力又野蛮,真的很男人!夏以琴着实对封行朗讨厌不起来。甚至于十分向外他这样的粗鲁。

    可是夏以琴着实有些费解:为什么刚刚封行朗是愤怒的?竟然还吼了雪落!是在怪雪落收留她住在封家么?应该不会的。封家这么大,她又没影响到其它人。

    “我……我又能帮你什么啊。”雪落有些支支吾吾,心境扰乱得无法平息,“你刚刚也看到了,他这个小叔子一点儿都不尊重我,对我想吼就吼,想凶就凶。脾气恶劣着呢!以琴姐,他并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好。”

    自己这是在抱怨封行朗的不是么?明明自己应该给他贴金多说好话撮合他跟夏以琴的。怎么现在却变成了在拆他的台?

    “男人嘛,有点儿脾气是正常的!”夏以琴却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像封行朗这样的男人,一旦爱上了哪个女人,一定会为那个女人柔情到似水的!”

    柔情到似水?雪落黯然下神情:这个男人除了对自己凶,还是对自己凶!想必,他真的很憎恶她林雪落吧。一想到男人在雨夜冒雨前去给自己买女生用品,她一颗黯然的心,似乎又重新温暖了一些。雪落不敢去多想,也不能去多想。

    自己的‘丈夫’是封立昕,照顾好他的饮食起居,才是她这个妻子的义务和责任。

    下一秒,雪落便答应了夏以琴,尽量的去撮合她跟封行朗。想必封行朗有了夏以琴这个女朋友后,便不再会纠缠她林雪落了。

    ***

    雪落早早的便起了,跟着安婶一起准备着早餐。她给封立昕准备了果蔬流食,给封行朗则准备了重口味儿的意式黑椒牛柳的烩面,还有一杯鲜芒果汁儿。

    照例,雪落被拦在了外面,只有安婶一人端着流食进去了医疗室里。雪落则静静的等在医疗室的门外,安静得如被禁锢住的油画。

    大概半个小时后,封行朗挺拔着身姿从医疗室中走了出来。同时也看到了等在门外的林雪落。

    封行朗从莫管家口中得知:大少爷的一日三餐,太太雪落每顿都这么等在门外的。

    封行朗凝视着门外亭亭玉立的女人:一身暖色的及膝长裙包裹着她清瘦的身体。不施粉黛的小脸上白净又柔美,恬静得如同误入人间的精灵。

    不知为何,看到雪落这样的纯洁恬美,封行朗就想狠狠的虐她。他想看到她在他身下哼哼啼啼的喘息求饶。而不是每次在他面前都像个长有利齿的野猫一样。

    雪落抬头迎上男人那锐利的目光,只是一眼,便匆匆的低垂下了头,默默的将身体侧到一旁,让这个男人从她身边过去。

    再封行朗出差的这八天时间里,雪落想了很多。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再也不能跟封行朗那般纠缠不清了。她深知自己的身份。她是封立昕的妻子,必须跟封行朗保持应该有的距离。

    明明自己的心已经沉淀了下来,可为何在看到八天未见的封行朗时,心头又生悸动?雪落告诫自己:不能再这样了!你会沦陷下去,直到化为灰烬。

    不喜欢女人在自己面前像只小野猫。可当雪落在他面前表现出低姿态的谦让时,似乎又让封行朗更加的不爽。

    “下楼伺候我吃早餐!”他冷着声音,听起来没有一丝的温度。还稍稍带上了那么点儿愠怒。

    见安婶在医疗室里还没出来,寻思着像个大爷似的封行朗也不是个会摆弄锅碗瓢盆的人,便默声的跟在封行朗的身后下楼来。

    厨房里,正准备给封行朗端出意式烩面的雪落,顿时被身后闪进来的那抹黑影兜了个满怀。

    封行朗用他健硕的体魄将他和雪落之间的空气挤压出去,两人的身体更被细密的紧拥在一起。

    “封行朗,你干什么?”雪落惊呼一声,奋力的想挣扎开男人的怀抱,却被他环得更紧。

    “想我了没有?”他贴着她的耳际,粗重的沉声。那浮魅的声音,让整个雪落骨酥。

    “没……没想!”雪落咬着贝齿说道。她怎么会承认自己想他了、牵挂他了呢!

    “撒谎!”封行朗低嘶一声,染着层层叠叠的怒意。

    “没想就是没想!封行朗,你少自恋!”反驳的话刚一出口,雪落便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p股上传来一阵被拧起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