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你只要伺候我一个人就够了!
    “不给你点儿惩罚,你不会乖!”他低嘶着,带着昨晚没能抱到她入睡的怒意。

    这个恶劣的男人竟然……竟然打了她p股?这不是打小孩子的节奏么?雪落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的羞辱,她羞愤的挣扎起来,想顶开封行朗压制着她的健壮体魄。

    无疑,她的行为又是不自量力的蚍蜉撼树。紧接着,她的红唇便被他给缄封。他健康的牙齿,带着怒意,先是啜允着她的唇,然后不满的轻啃。

    当然会疼。

    雪落对这个暴戾的男人实在是无语凝噎了。他总是会在她毫不防备的情况下突然袭击,吻得她七荤八素的不说,还将他的劲舌堵得她满嘴都是,想顶又顶不出来,只能在他的强势中一点一点儿的被蚕食,被温吞。

    随着吻劲儿的放柔,雪落所有的反抗都在慢慢的消失。刚刚还抵在他胸膛前,誓死要跟封行朗保持一定距离的双拳,现在已经慢慢的松开了,然后在男人的引导之下,慢慢的环上了他劲实的窄腰;而紧闭的贝齿也柔柔的启开,迎接着男人的劲舌在她口中一寸一寸的抚过,细数着她贝齿的个数似的轻之又轻,柔之又柔。

    雪落就这样妥协了。在封行朗使坏的柔情之下……

    夏以琴从好梦中醒来,发现身边已经没有了雪落的身影。昨晚的那个情意绵绵的美梦,着实让夏以琴烫红了一张漂亮的脸庞。

    一看时间都快八点了,她立刻爬起身来。早晨这么宝贵的时间,自己怎么能用来睡呢?这么早,封行朗肯定还在封家,自己应该贤惠的为他准备一顿精美的早餐才对。

    从雪落那里得知封行朗爱吃意式烩面,夏以琴这段时间可没少学习。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正是自己展示贤良淑德的时候。

    快速的化了一个精致的淡妆,夏以琴便匆匆忙忙的走出了客房,朝封家的厨房走去。穿过静悄悄的客厅,夏以琴没看到雪落和保姆的身影,便自行朝厨房走进。

    离厨房还有一米远时,她听到面里传来封行朗的说话声,心中暗喜之时,她随后看到的画面,便深深的刺疼了她的眼:她看到林雪落跟封行朗紧紧的拥在一起!

    从她的角度来看,雪落的双手正环抱着封行朗的劲腰,几乎被带离地面,所以雪落很紧的贴合着封行朗,来平稳着自己的重心。看起了便成了雪落在主动沟引封行朗索似的!

    夏以琴真的没想到林雪落竟然能不知廉耻到这个程度!她嫁的明明是残疾的封立昕,怎么还恬不知耻的跟封行朗在索?难道她就不知道她自己这么做有多么的恶心厌恶和道德败坏么?

    真是够低估林雪落的!看起来一副人畜无害的白莲花,又单纯又无辜,可耍起手段来,却卑劣到让人不堪入目,羞以启齿。她可是封行朗的嫂子啊!

    其实想想并不奇怪:封行朗那么矜贵,那么卓越,英俊又多金;恐怕是个女人都会为他所迷恋。而封立昕则是一个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到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残废,她守不住寂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关键在于,林雪落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她平日里只要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就能博得封行朗的同情;再使上小小的手段,便能成功的沟引上封行朗了。

    联想的昨晚的一幕,夏以琴那张美艳的脸再次的阴寒下来:或许封行朗昨晚想摸想抱的不是自己,恐怕是林雪落才对!所以他才会在抱了她之后发现抱出了人,而表现出了无比的愤怒!

    这个犯贱的林雪落,明明应该睡在楼上婚房的,可偏偏要睡在楼下客房里。还说楼下的客房就是她的卧室?这分明就是给封行朗提供方便吧!

    加上封立昕的残疾,又管不了林雪落的无耻行为,所以林雪落便可以肆无忌惮的沟引封行朗了。

    这个封行朗也真是的!天下好女人那么多,为什么偏要跟林雪落搞在一起呢?

    要是传出去了,得多难听啊!

    难听是么?即便外界知道了,也只会认为是她林雪落耐不住寂寞沟引了封行朗!

    夏以琴是个集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人。她没有尖叫,没有惊叹,甚至于连打扰的行为都没有,而是默声的离开了厨房门口,悄无声息的回到了客房里,装出一副自己还没有起床的样子。

    这一幕落在了莫管家的眼底:这个夏以琴一早偷偷摸摸的站在厨房门外干什么?

    等看到从厨房里慌乱走出来的太太雪落和一副餍足神态的二少爷封行朗时,莫管家便明白了个大概。估计是夏以琴看到了正在厨房里亲昵的小夫妻俩。

    可随之,莫管家的眉头个皱:封家的人知道林雪落嫁的是二少爷封行朗,可外界并不知情。因为当初可是以大少爷封立昕的名义征婚的。

    一想到去夏家提亲时,夏家三千金的怠慢和鄙夷,莫管家便对夏以琴没什么好感。或许莫管家能理解夏家三千金不愿嫁给一个残疾不健康的男人,但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玩虚伪。

    看到委曲求全嫁进封家的雪落太太,已经慢慢的在被二少爷封行朗所接受,莫管家还是无比欣慰。这也许就是苦尽甘来吧。雪落太太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人,好太太。

    伺候好封行朗吃早餐,雪落便进了客房叫夏以琴出来吃早点。刚好夏以琴已经穿戴整齐,她不动声色的跟着雪落一起去了餐厅,就当刚刚在厨房里看到的一幕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封二少早。”夏以琴优雅着姿态在封行朗的身侧坐下,跟他保持的距离恰到好处。

    “嗯。早。”封行朗的目光客套的扫过夏以琴美艳的脸庞,慵懒的应哼一声。

    雪落见夏以琴就坐之后,便连忙给她摆放碗筷,盛好小米粥。习以为常的动作。因为在夏家,这些活她真没少做。夏家人从不会把她林雪落当成千金,而她林雪落也重来没有把自己当过千金。

    “林雪落,你现在是封家的太太!麻烦你矜贵点儿!你只要伺候我一个人就够了!”封行朗蹙眉,染着不满的愠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