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仰慕他,也很崇拜他!
    封行朗,你大爷的!让我伺候你一个人?你算老几啊!刚刚轻薄自己也就算了,可当着客人的面儿,你就不能给我留点儿面子吗?

    雪落恨恨的瞪了一眼封行朗,牙痒痒得又想咬人。为什么要用又呢?因为在五分钟前,她已经咬过封行朗一口了。而且还掐了他一把,以报他痛拧她p股之仇。自己招谁惹谁了!

    雪落对着封行朗怒目圆瞪的模样,落在夏以琴眼底,俨然成了一种欲拒还迎的打情骂俏。这是在变相的沟引封行朗么?这个林雪落也真够心机表的!

    夏以琴要比她妹妹夏以琪有涵养多了。她优雅的微微一笑,“雪落,我自己来。你可是高贵的封家大太太,一起坐下吃吧。”

    “我刚刚吃过了”雪落婉言拒绝,她实在受不了封行朗倨傲的狂妄,更不想跟他坐在一起用餐。

    还有就是,她已经答应了夏以琴,会尽力的撮合她跟封行朗走到一起。估计让某男知道了她的想法,他又要狠狠的惩罚雪落了。

    见雪落转身要走,夏以琴连忙起身拦住,“雪落,就当陪陪我嘛!要不然这早餐,我都不好意思吃了。陪陪我好不好?”

    听夏以琴这么一说,觉得自己把夏以琴丢下独自一人面对封行朗似乎也有些不妥,雪落便远离着封行朗坐了下来。夏以琴连忙给雪落盛好一碗小米粥。

    “冒昧的在封家留宿,打扰到封二少了。”夏以琴莺声燕语。

    “不妨事。”封行朗浅应一声。不冷不淡的,俊脸沉敛着。而目光却温温的扫过坐离自己有两米开外只是埋头喝着粥的雪落。

    气氛似乎有些尴尬。夏以琴没能吸引到封行朗的目光。她依旧不动声色,投其所好的也跟着一起看向林雪落,“雪落,你别老喝粥啊,吃点儿糕点。这小薯饼不是你爱吃的吗?”

    夏以琴给雪落送去了一块小薯饼。

    “谢谢。”雪落喃了一声。抬头一际,却不经意间看到男人的目光一直盯视在自己的身上,一下子又不自在了起来:这个封行朗究竟想干什么啊?

    在封行朗离开这八天时间里,雪落不只一遍的告诫自己:要跟封行朗这个‘小叔子’保持一定的距离。自己要维护好封立昕的男人形象。

    可现在看来,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个男人究竟是发什么疯了,一直纠缠着她林雪落不放呢!

    不说其它,就凭夏以琴这个申城的名媛千金就坐在他的面前,近在咫尺。可这个男人似乎表现得相当冷漠!一直盯着她林雪落做什么啊?

    两个滋滋作响的培根鲜虾卷送到了雪落粥碗边的小盘子里,沿着那条劲臂,是封行朗那张刚毅的俊脸,“把它吃掉。”不似命令的命令,透着毋庸置疑的威信。

    说实在的,当时要不是夏以琴在场,雪落真想端起粥碗走人。更别说吃下封行朗添来的那两个培根鲜虾卷了。

    唇上,还滋生着刚刚男人在厨房里狠狠吻她的疼。雪落不知道男人是不是疯了,但她知道这样的行为是不道德的!自己应该遏止他这样的恶劣行为!可似乎男人并没有为刚刚的袭吻感到有一丝一毫的羞愧,更别说反醒他自己了!

    雪落真不明白,封行朗这么做,他想过他大哥封立昕的感受么?长兄如父,最基本的尊重呢,他又搁置到哪里去了?

    雪落是委屈的,亦无奈的!还有就是愤怒!

    所以,当有一天,封行朗拿着他跟她的结婚证对她说:‘你林雪落当初所嫁之人,从一开始就是我封行朗’时,雪落不是欢呼雀跃,亦不是守得云开见月明,而是深深的被欺骗被伤害!

    她无法原谅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和试探。即便那个时候,她已经爱这个男人爱到无法自拔。

    “雪落,瞧瞧封二少多关心你这个嫂子。”夏以琴故意将‘嫂子’二字咬得很重。目的就是为了提醒林雪落自己的身份,不要做出那些过格的事儿。

    一声‘嫂子’似乎刺激到了雪落,她本就闷闷的神情更加的黯然了下去。可为了不让夏以琴看出什么来,雪落柔柔一笑,“行朗,你快给夏小姐添点心啊,这个培根鲜虾卷,夏小姐也爱吃的。”

    随后,雪落又转向夏以琴,以嫂子的身份托付道:“以琴姐,我家行朗生性冷冽不热情,至今还没有女朋友!我跟我家立昕正为行朗的终身大事犯愁呢!要不,你帮他介绍几个圈内的名媛千金吧。像夏以琴你这样的就很好哦。”

    夏以琴面部表情僵化了一下,似乎没想到雪落竟然会当着封行朗的面儿说得这般的直白。因为她瞄看到男人的那张俊脸冷得生冰。

    “我想,仰慕封二少的名媛应该大有人在吧。怎么可能还需要介绍呢?”夏以琴堆笑道,随后机智的将矛盾转踢给了雪落,“雪落,你不是也挺仰慕封二少的吗?”

    “……”雪落着实一怔:夏以琴这一问,也太唐突了吧?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是封立昕的妻子吗?竟然还问她是不是也仰慕着封行朗?难道……难道她发现了什么?

    这个话题,到是让封行朗感了兴趣。他丢下了手中的银质餐具,朝雪落眯眸凝视过来,似乎在等着她的下文。很有意思的问题。

    自己要否认么?可怎么觉得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啊?

    难不成要承认?那岂不是要乱了套了!雪落可丢不起那个人!

    “我的确仰慕有才华且尊重他人的人!”雪落的这个回答很睿智,也很精妙。你封行朗能不能对号入座,自己掂量着看吧。而且也很好的作答了夏以琴的挑衅。

    微顿,雪落又继续道:“就比如我家立昕。虽然被火烧毁了容貌,可他却意志坚定、才华横溢。上回开封氏集团股东大会时,那气势可谓是力挽狂澜。我真的很仰慕他,也很崇拜他!他值得我去尊重,更值得我用一生去相伴!”

    鼻间猛的一酸,雪落并不想落泪,尤其不想让封行朗看到她软弱无助的样子。可是说到动情之处,还是忍不住的红了眼。

    “抱歉。失陪。”雪落站起身,勉强的挤出一丝笑意,便急急的朝楼下的洗手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