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你不来,美人就归我了!
    医疗室里,封立昕支走了封行朗,而将安婶留了下来。

    “大少爷,我计算过了:三天后,便是雪落太太的排卵期。要是那几天能跟二少爷圆了房,就一定能怀上小少爷的。看得出来,雪落太太还是干净的女儿身,而二少爷又那么健康,只要在排卵期内在一起,就一定能怀上的。”安婶已经用心的把雪落的排卵期都计算好了。

    “嗯……三天后?好,这回一定不能让行朗那小子给逃避了!我们必须得好好计划一下。”封立昕其实已经有了对策,但他在等待时机。

    他不想继续等待下去了,每过一天,24小时,八万多秒,每秒对他来说,都是一种煎熬。所以,这一回,他一定要让雪落成功的怀上封家的子嗣。

    或许雪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还进不去封行朗一颗被仇恨包裹的心,但他有了子嗣,有了属于跟他一脉相承的亲骨肉,恐怕封行朗就不会满心都只有仇恨了。他一定会好好疼爱自己的孩子的!

    这样一来,即便自己走了,这世间便有了两个人来陪伴弟弟封行朗,封立昕也能走得安心了。

    “大少爷,那我这些天就多做点儿营养菜给二少爷和雪落补补,争取让他们一次就能怀上个健康壮壮的小少爷。”封家能添丁,安婶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安婶,那就辛苦你了。”封立昕乏力道。

    “这是我应该做的,不辛苦的!”安婶顿了顿,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

    大概下午四点左右的时候,雪落接到了福利院袁朵朵打来的电话。问她今晚有没有空给自己去当伴舞。

    “朵朵,你又去夜莊跳钢管舞啊?要是被池院长知道了,她又得说你了。”雪落柔声劝说道。

    “那也阻止不了我!我哪有你命好啊,夏家的外甥女,现在又谈了个土豪男朋友,不愁用不愁花的!哪像我啊,下半年的学费还没着落呢!我们小心点儿,不让池院长发现就行了!”

    袁朵朵是个很要强的女孩子。原本通过池院长的关系,可以为她减免大学期间的学费的,可却被她拒绝了。每个暑假,除了给福利院做义工之外,还会赚足下一个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

    而去夜莊跳钢管舞,无疑是来钱最快的。跳一个夜场下来,能赚到一千左右。一般一个星期就能赚回下学年的学费。

    曾经,雪落也尝试着从金钱上去帮助袁朵朵,可都被她义正词严的拒绝了。她实在是太要强了。可这一回……

    “学费?朵朵,我们是不是快快学了啊?”提及学费的事宜,雪落连忙从毕业论文的稿件上抬起头来。别说袁朵朵了,自己的学费也还没有着落呢。

    今年不比往年:自己可是嫁出去的人了。总不能再厚着脸皮跑回夏家跟舅舅夏正阳要吧?那舅妈温美娟还不得说死自己啊!都想像得出来舅妈温美娟会说些什么难听的话。

    雪落原本是留有了下个学期学费的。可前段时间因为池院长操劳过度的事儿,她把自己的私房钱都给捐献了出去。现在可谓是身无分文了。

    难不成要向封立昕要?可关键是自己见不着封立昕的面儿啊!跟封行朗……

    一想到那个男人,雪落连连摇头:打死她都不会再跟那个男人开口要钱了!上回被他狠狠的给羞辱了一次,已经够她林雪落长记性的了。联想到自己的某处被封行朗的手指侵过,雪落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那问谁要呢?莫管家?可雪落还是会觉得有些难为情。自己嫁过来什么忙都没帮上不说,还得让封家提供自己的学费,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

    “林雪落,我看你最近是不是被泡在蜜罐里泡迷糊了?都说谈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我看你都快成负数了!行了,既然你忙,我找其他人去。”要不是实在找不到伴舞的,袁朵朵也不会想到养尊处优的林雪落。

    “别挂啊朵朵,我也要赚学费呢。”雪落翻看了一下日历,这才算出离开学就只剩下五六天了。

    “你也要赚学费?林雪落,你不是在玩我吧?”袁朵朵以为自己听错了,“你的土豪男朋友呢?他不会抠门到连几千块钱的学费都不给你交吧?”

    这不科学啊!因为袁朵朵影响中的封行朗,可是个大手笔的土豪。他前后给福利院捐资了好几百万的善款呢。又岂会在乎这区区的几千块钱学费。

    “行了朵朵,你说时间吧。我们见面再说。”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而且还浪费手机话费。要知道雪落的手机已经处于欠费的状态了。目前只能接听,不能拨出。

    夜莊,本市最奢华的娱乐王国。

    袁朵朵的左腿有先天性的残疾。虽说手术之后看不出明显的跛偏,可细看还是能察觉的。

    所以她选择了钢管舞这个比较特殊的舞种。因为双脚可以离开地面,由她尽情的发挥。

    舞场里很幽暗,是为了能更好的看清台上。

    里面是人声吵杂,口哨声,叫喊声,拍手、跺脚之声此起彼伏,一束强光从厅顶照下,舞台中央,袁朵朵穿着火红的包臀短皮裙,依着一根钢管,在音乐的节奏中起舞。凭借自己的柔韧和兴感围绕着钢管做着沟引动作。带着运动的快乐与艺术的美感,扭动着全身每一处!

    雪落是伴舞。她戴着蝴蝶面具,跳的是爵士。这是她在大学里的第二大胆的选修课程。

    第一大胆的选修课程,便是人体的写生。却没想到,今晚会用自己所学的一技之长来赚学费。

    其实这样的自食其力也挺好,而并非伤感。

    现在她似乎明白袁朵朵一心想靠她自己的能力养活她自己,是多么的让人骄傲和自豪了。

    严邦以为自己的眼花了。刚刚他好像真的看到了封行朗的女人。

    严邦是认识雪落的。不久前在封家约见封立昕时,雪落还曾用棒球棍伺候过他。

    这封行朗竟然大度到能让自己的女人来这个地方跳舞?他难道不知道这里的男人会有多么的如狼似虎么?他们会把这个女人给生吞活吃掉的!

    于是,严邦给封行朗发了一条信息:朗,夜莊有美人等你。你不来,美人就归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