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你跟封行朗都已经结婚了?
    袁朵朵被封行朗这么一吓,竟然真的闭了嘴,乖乖的跟雪落一起坐在了副驾驶上。

    虽说这款跑车只有双座,可副驾驶的空间还是很大的。加上雪落和袁朵朵都属于娇小型的,一丁点儿都不感觉拥挤。

    袁朵朵还想说什么,雪落却做了一个嘘声手势,示意她不要再激怒封行朗。

    真没想到封行朗的这张冷脸对袁朵朵很受用,向来要强的她这一回竟然比家猫还乖。还真印证了封行朗刚刚的那句话:袁朵朵没能犟得过封行朗!

    似乎担心自己腿上的血把跑车染脏,袁朵朵一直用力按压着伤口。

    “一辆车而已,没有人的命矜贵!”封行朗淡声道。甚至于目光都没有侧过来一下。

    可落在袁朵朵的耳际,却一直温暖到了心上。或许这是第一次有异性如此在乎她这个人。感动归感动,但她知道封行朗是雪落的男朋友,她不会对他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雪落好歹也能算得上半个千金,而她袁朵朵呢,只能算个连家都没有的流浪者。

    “封先生,谢谢您载我这一程。麻烦您在前面的公交站台停车。”袁朵朵低弱着声音说道。不知为何,她在封行朗面前高不起声音来。

    “朵朵,跟我回封家住吧。你伤得这么重,池院长一定会追问的。我跟我回家住,一会儿我跟池院长说你在我那儿,她一定能放心。”雪落抱着袁朵朵的腰,不肯她下车。

    封行朗沉默是金。他向来惜字。只有在林雪落这个犯傻的女人面前,他才会变得话多言多。似被蛊惑一样,让人难以置信。

    手机铃声突然作响,是封行朗的手机。雪落连忙将手机拿送到男人的面前。

    “把蓝牙接上。”封行朗淡声。

    雪落将蓝牙耳机挂贴在了封行朗右侧的耳朵上,并接通。

    封行朗跟对言说的是西班牙语,雪落压根就没能听得懂一句话。只是觉得封行朗的面容一会儿生硬,一会儿又冷嗤。然后又是厉声低嘶,最后直接将蓝牙耳机摔在了仪表盘上。

    真是个暴戾的男人。

    瞬间,三个人都沉寂了。不大的车厢里变得压抑局促起来。

    “你听得懂西班牙语?”封行朗突然问。

    雪落以为封行朗问的是她,便连忙摇头。

    “……嗯。”犹豫了一下,袁朵朵还是应答了一声。

    袁朵朵着实崇拜:封行朗真是个明察秋毫的厉害角色。竟然能从她细微的表情判断出她听懂了他跟手机那头的人说了些什么。

    随后,封行朗竟然用西班牙语跟袁朵朵交流了起来。袁朵朵亦用流利的西班牙语来作答封行朗。

    雪落沉寂着,默默的。乖乖的当着自己的透明人。她听不懂封行朗跟袁朵朵在说些什么,只知道他们交谈甚欢。自己只是个多余的,连听众都算不上的摆设。

    要不是膈应她林雪落,为何非要讲她听不懂的西班牙语呢!

    雪落突然想:要是封行朗娶了要强的袁朵朵,不是也挺好的吗?虽说袁朵朵的身分没有夏以琴那般矜贵,可袁朵朵在精神上却是富足的。尤其有一颗坚韧不拔的心

    下意识的,雪落侧头朝交谈甚欢的封行朗和袁朵朵看了过去:似乎感觉他们格外的般配。

    ***

    回到封家时,莫管家和邢医生便早早的等在了院落外。

    封行朗刚把车停稳,便钻身下车,然后朝封家的客厅健步走进。压根儿没管副驾驶上正艰难慢挪而出的雪落和袁朵朵。

    在雪落的搀扶下,袁朵朵一瘸一拐的进去了封家的客厅,并没有执意说要离开。邢医生帮袁朵朵处理好伤口;雪落从厨房里端来了两碗小米粥,一人一碗的喝着。

    “朵朵,刚刚封行朗在电话里都说了些什么啊?我看他挺气愤的。又是吼叫,又是砸耳机的。”最终,雪落还是忍不住寻问起袁朵朵。

    袁朵朵突然就笑了,“林雪落啊林雪落,你这么关心封行朗,怎么还死活嘴硬不承认他是你男朋友?”

    雪落神情黯然了下去,随后像是鼓足勇气一般,从容不迫的对袁朵朵坦白道:“其实我已经结婚了!就在一个月前。”

    “什么?你跟封行朗都已经结婚了?”袁朵朵惊诧道,“速度这么快?”

    “不是……不是跟封行朗!而是跟他的大哥……封立昕!”雪落咬了咬自己的唇,“立昕被大火烧残了容貌,你应该在新闻里看过有关他的消息。”

    “什么?封行朗是封立昕的弟弟?你……你竟然跟封立昕结了婚?封立昕不是被……被大火烧得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么?你……你怎么还嫁给了他啊?”袁朵朵着实惊愕。

    一来惊愕封行朗和封立昕的兄弟关系;二来惊愕于雪落所嫁之人竟然会是封立昕?换句话说,封行朗就是雪落的小叔子?而雪落却是封行朗的嫂子?

    面对袁朵朵的质疑,雪落则是无言以对。自己又能回答什么呢?说自己是自愿嫁给封立昕的吗?

    “我知道了,一定是夏家逼你嫁的吧?”这样的原因,并不难猜。

    “也是我自愿的。也算是帮我舅解燃眉之急吧。”雪落轻喃了一声。

    “那夏正阳为什么舍不得把他自己的三个女儿之一嫁给封立昕?就知道欺负你这个外甥女!”袁朵朵抱不平道。

    雪落默了,无声的沉默。

    突然,袁朵朵从身后抱住了雪落,轻轻的摇晃着她的身体,“雪落,你这个傻丫头啊,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怎么也不跟我说说啊?还当不当我是好闺密啊!”

    雪落嗅了嗅发酸的鼻间,“朵朵,你别这么说……嫁给封立昕,我不后悔。虽然他相貌毁了,可他依旧才华横溢,依旧卓越出众。所以你以后不要再取笑我跟封行朗了……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他关心我,也只不过是因为我是他大哥的女人!”

    “对不起雪落,我真的不知情!”袁朵朵急声解释。

    “所以我没有怪你啊!但你必须替我保密!我不想池院长她们为我担心!更不想她们怜悯我,同情我!我并不觉得自己很可怜!”雪落回抱着袁朵朵。

    袁朵朵点点头,默默的叹息一声,“雪落,其实你表面看起来柔弱,可内心却坚强无比!不像我,表面要强,其实内心却是脆弱不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