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把他和她锁在一间房里(上)
    袁朵朵的话,让雪落着实怔惊了:这是封行朗爱自己的方式?怎么可能呢?封行朗怎么会爱自己呢?他轻薄自己,只为迎合他某种不良的嗜好;他表面上关心在乎自己,也只是为了封家的颜面。因为自己是封立昕的妻子!

    不会的,不会的,封行朗怎么可能爱自己呢?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他不能爱上自己,也绝对不可能爱上自己!

    “朵朵,你别胡说。我是封行朗的嫂子,你这么说,会伤害到他们兄弟之间感情的。”雪落理智的制止着袁朵朵‘异想天开’的说话。

    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言辞的确有些欠考虑周全,袁朵朵便止住了想说的话。

    这一晚,雪落睡得七零八落的,一直被梦魇困扰着。有在夜莊的舞台上被那群发了疯的男人纠缠的,亦有被封行朗压制住无法动弹,不得不一声声向他乞怜讨饶的……

    当然也会有美好的时刻:自己被一个健康帅气的男人拥抱着,爱惜的亲吻着,当珍宝似的疼惜着。雪落看不清男人的脸,知觉得男人好温柔好绅士。雪落眷恋着男人的吻,一点一点儿的,似乎可以柔化她的心房!

    在这样的梦境中,雪落才会有一种被爱的感觉!

    醒来的时候雪落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昨晚的梦境中哭了。不知道是那个恶劣的梦惊吓到了她自己,还是那个柔情的梦感动了她自己。

    昨晚封行朗没回封家住。早餐桌前,雪落依旧没有看到封行朗的身影。莫名的,心间微微失落。更多的是对男人的担心。封行朗从不会错过大哥封立昕的早餐时间。可刚刚安婶去给封立昕送早餐时,封行朗并不在医疗室中。

    男人彻夜未归。

    “雪落,一会儿我回福利院了。一晚上未归,虽说池院长知道在你这里住着,可她难免也会担心的。”封家的外敷药膏着实精良,袁朵朵腿上的割伤一个晚上就结痂了。她穿着雪落的长裙,及脚踝的那种,一丁点儿都看不出她的腿受过伤。只是走动的时候,还会有些拖挪。

    “下午再走吧。”雪落想挽留。

    袁朵朵跟夏家三千金不一样:夏家三千金似乎一个个都对封行朗有非分之想;可袁朵朵却没有。她很内敛,也很沉寂。讲义气重感情。

    “别留我了。你知道的,我这种人,适应不了你这种阔太太的生活。让我什么活儿都不做,还得要人伺候着,真的很难受。你还是让我早点儿回去跟福利院的那群小萝卜头们呆在一起吧。”袁朵朵真的不习惯被人伺候的感觉。

    每次安婶毕恭毕敬的叫她‘袁小姐’时,她都会鸡皮疙瘩起一身。或许,袁朵朵在骨子里,内心还是卑微的。只有在福利院那群孤儿面前,她才会变得活泼可爱起来。

    “那我跟你一起回福利院吧。都好些日子没见到池院长了。”雪落也很想回福利院看看。

    雪落跟安婶和莫管家询问封立昕的身体状况,听说封立昕已经平静了,便也放心下不少。跟安婶商量之后,雪落将那些剩下的蛋糕点心,还有一些两三天前的牛奶统统打了包,准备带给福利院的小萝卜头们吃。

    封家的人嘴巴很挑剔。一般只会喝当天送来的鲜奶及有机酸奶。明明是一个星期的保质期,可那些第二天第三天的,封家人几乎都不会吃。连安婶和莫管家都不会。就苦了大哈每天不是鲜奶就是有机酸奶的喝着。实在喝不掉的,安婶一般都会浪费掉。

    雪落着实心疼那些被浪费掉的牛奶,便用来敷脸,哪会想到安婶拿给她敷脸的,依旧是最新鲜的。

    雪落知道封家家底殷实。尤其是封行朗,传闻中的申城财阀新贵。对于他大哥封立昕的饮食起居,更是一丁点儿都不容马虎。有些水果和海鲜,几乎都是空运过来的。

    别人自己辛苦赚回的钱,任性着花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雪落不让莫管家派司机送她和袁朵朵回福利院,可莫管家却还是执意的安排了。雪落知道莫管家应该挨了封行朗的批评,对她的照顾也就更加的体贴入微。雪落去哪里,他都会安排司机送,然后等在那里接雪落回来。

    跟这群小萝卜头们的相聚,总乐不思蜀的。他们天真又无邪,很纯真的快乐。

    夜幕低垂时,雪落不得不面对现实:自己已经是封立昕的‘妻子’了,自己必须在晚餐之前赶回封家。

    也不知道那个彻夜未归的男人回封家了没有?雪落微微吁叹一声。突然间觉得自己真够犯傻贱的。明明那个男人一丁点儿不尊重自己这个嫂子,为什么自己还要一而再的去关心他呢?似乎这种关心,还是一种情不自禁的行为。

    真够鄙视这样的自己!雪落又是一声浅叹。上了封家司机的商务车,雪落的心情便从刚刚在福利院中的无拘无束,变得浅浅忧伤。似乎期盼着回到封家,又似乎害怕回到封家。

    自己这是怎么了?心真够乱的!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或许这是雪落第一次品尝到牵挂一个人的苦涩。言又言不得,说又说不出口。那种感觉,真的很涩。

    两辆黑色的牧马人,一左一后的尾随上了雪落的商务车。

    后一辆牧马人里,透出一双凛冽的眼眸,严邦紧盯着前面的商务车,微微的眯了眯眼。

    这是他答应封立昕的帮忙之一。绑了林雪落,然后让封行朗去营救。这些都只是铺垫。而封立昕请求严邦真正要做的,就是将封行朗和林雪落锁在一起!

    换句最通俗的话来讲:就是人为的创造天时和地利,让他们两人在最短的时间里把小人给造好!

    严邦真够佩服封立昕的,连自己弟媳的排卵之期他都给计算好了。其实这并不难,问安婶就知道了。只是封立昕上心了一些。

    其实封立昕越是上心封行朗和林雪落造小人的事儿,严邦眸中的神情就更为肃然:他似乎已经能感觉么,封立昕将他自己的死期提上了日程。

    封立昕想他死后,弟弟封行朗不但能有女人照顾,而且最好还能重新获得新生命的陪伴。这样他就能更快的从失去亲人的痛苦中解脱出来。想法是美好的,可现实向来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