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这个女人太心机
    “你这是要跟我哥一起疯么?”封行朗冷声逼问。

    “没办法!一直觉得自己亏欠了你哥封立昕,所以特别想为他做一些事来弥补。”严邦深深的凝视着封行朗那张染怒的脸,“朗,我想你哥的意欲为何,你比我更清楚!”

    封行朗的眼眸里堆积着化不开的恨意,“我哥要是真出了什么意外,谁都别想好过!至于伤害我哥的人,无论是谁,我都会让他以命偿命!”

    见封行朗带着满身的戾气离开,严邦又招呼一声,“朗,别着急走啊!不想看看你女人是如何选择的吗?”

    封行朗顿住了步伐。回身看向监视屏,看到画面上出现了另外一个身影。即便这个男人带着黑色的头套,不过从他那仙气脱俗的动作来看,封行朗还是一眼便认出了那人便是白默。

    白默,虽说身在胭脂水粉的风尘花团锦簇中,但他的自身却有着一股子与生俱来的脱俗感。就像水墨画上走出来的翩翩公子,仙气得不食人间烟火似的。

    铁栅栏里的雪落叫喊了一会儿,发现并没有任何人来作答她的叫喊声,只有自己的回声在空荡荡的过道里回荡再回荡。雪落便停止了这种无用功,退身坐到了沙发上,决定保持体力,静观其变。

    大概三分钟后,头戴着黑色头套,只露出两只眼睛和嘴巴的白默出现在了监控里。

    雪落看到有来人了,立刻又从沙发上奔了过来,扑在了铁栅栏上,朝着白默急声道:“喂,你是什么人?快放我出去。”

    “办好事儿就会放你走的!不急着!”白默一边悠声应答着雪落的质问,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手机在她面前晃了晃。

    “你们为什么抓我来这里?这是什么地方?你们究竟想干什么?”雪落不安的追问道。

    “因为你是封行朗的女人!我丫的就看不惯封行朗那家伙偷偷摸摸的藏着掖着!”

    对于封行朗一声不吭的就娶了个女人回去,连个招呼都没跟他白默打个,还当不当他是同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看这个叫林雪落的女人也不是什么国色天香,白默就更来气了。

    “我不是封行朗的女人!我丈夫是封立昕!”雪落纠正着白默的说辞。

    “什……什么?你……你丈夫是封立昕?你确定?”这回轮到白默傻眼儿了:不对啊,这女人明明就是封行朗被他哥封立昕硬塞的女人,怎么反而成了封立昕的老婆了?

    “我当然确定啊!”对雪落来说,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儿。“先生,麻烦您放我回去好不好?”

    雪落见白默还算好说话,他的话音听起来也不太戾气凶狠,便低姿态的向他讨饶起来。女人的低姿态对男人一般都很受用,“我还得照顾我丈夫的饮食呢!”

    “咦……你怎么就成了封立昕的老婆呢?这不科学啊!”白默似乎有些困扰了起来。一想到封行朗那桀骜狂妄且不受驯服的主儿,白默似乎又明白了什么,“嘿嘿,有点儿意思!”

    见白默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很傻很天真的自个在笑,雪落微微一怔:这男人,脑子好像不怎么好使呢!他会不会傻傻的分不清封立昕和封行朗俩兄弟吧?

    “嫂子,我们先来做个选择题吧。”白默再次扬起了手中的手机,朝雪落走近一些。

    “你一定认识封立昕吧?”雪落突然一问。因为她听到这个男人很随口的叫了她一声‘嫂子’。

    “不……我不认识!”怕东窗事发以后自己在雪落这个嫂子面前形象有损,白默立刻否认。

    “可你刚刚叫我‘嫂子’了!你一定认识封立昕!”雪落再次的肯定,“既然你认识封立昕,那就赶紧的放我回去吧。我还要照顾他的饮食呢!”

    反正自己戴着头套她也认不出来,所以白默便把心一横:“我不认识封立昕!就算我认识他,也阻碍不了我绑架你!快做选择题吧,不然……不然我把你送去印度!印度的男人最喜欢对女人干什么,你懂的!”

    雪落惊慌了一下:毕竟她是个小女人,又身处在如此陌生的环境中。还要面对一个戴着头套,且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的男人。

    “要我放你回去很简单!你选择一个人打去电话,听好了,机会只有一次:让那个人带一个亿来赎你!切记:电话只能打一次!”白默开始了这个他自认很有意思的游戏。

    “我……我没那么值钱!”雪落本能的辩驳一声。一个亿呢,即便自己是金子做的,也不值这个价钱啊。再说了,又有谁肯为她出一个亿的赎金呢?想都不要想了!

    “你没那么值钱?”白默笑得风姿卓越,只可惜林雪落是看不到的,因为他还戴着头套。“这可不一定!说不定在某人的心目中,你比一个亿还要值钱也说不定!”

    “快选择一个人打电话吧!记住了,机会只有一次!”白默催促道。

    他很想知道这个女人会选择谁去打这个求救电话。要是这个电话不是打给封行朗的,估计封行朗那家伙一定会气得上窜下跳。至少白默是这么认识的。

    雪落盯着白默手中的手机看了一眼,计上心来。于是,她乖巧的点了点头,“好,我就打一个电话!”

    白默当然不会把电话给雪落的,他只是让雪落报出手机号码由他来拨打。他掌控着绝对的主动权。

    雪落胡乱的说了一个手机号码,然后朝着白默说道:“先生,麻烦你靠近点儿好吗?你离这么远我听不到!”

    电话号码显然不是封行朗的,白默沾沾自喜了起来。一会儿就会看到监控室的某人如何臭着一张脸的了。自己的女人身陷囹圄,打的第一个电话竟然不是给他封行朗这个丈夫……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得是多大的羞辱啊!

    当白默稍稍朝铁栅栏里面的雪落靠近时,说时迟那时快,雪落突然就伸出自己的手臂,快如旋风似的从白默的手上把手机抢了过去。

    当时的白默几乎傻掉了!这个女人,也太心机了吧?欺骗他不说,还抢了他的手机?

    可监控室里的封行朗,却在唇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为女人的机智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