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小野,这个女人赏你了!
    他封行朗的女人,果然够机智够聪慧。看着白默被自己的女人很傻很天真的戏弄了一回,封行朗俊逸的脸庞上洋溢起傲然之意。

    雪落抢过白默手上的手机之后,立刻朝后退了几大步,一直退到白默的长臂够不着她的安全位置。惊魂未定的她立刻屏气凝神,直接按了个‘110’给拨打了出去。

    白默看到了雪落报了警,在理智回归的那瞬间,他立刻朝监控器挥手嚷叫道:“快!屏蔽信号!屏蔽信号!”

    雪落刚听到手机那头传出接警的女音,还没来得及说话,手机的信号便被屏蔽掉了。只听到掐断后的嘟嘟声。任由雪落再怎么继续去拨打,已经拨不通了。

    被雪落戏耍后的白默,虽说看不到脸,但他突兀静止的动作,还是清晰的表达出:他现在真的很愤怒!想戏耍一下雪落和封行朗,却没想到被雪落反虐了一通!估计监控室里的某人,此时一定是笑得合不拢嘴吧?

    监控室里的封行朗的确是笑了,但也没有夸张到合不拢嘴的地步。只是看向显示器中的女人时,目光更加的深邃,更加的琢磨不透。

    被雪落戏耍之后的白默,似乎有些气急败坏。斗不过封行朗也就算了,谁让封行朗一直热衷于玩阴谋诡计呢!可现在自己连他的女人都玩不过……白默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儿没地方搁了!

    沉重的铁栅栏门被打了开来,进来的另外一个戴着头套的壮汉从雪落手中夺下了那个已打不出去的手机。当铁栅栏门打开的那一瞬间,雪落已不在跟这帮人纠结手机的事儿。他来抢时,她便松了手,而是看准时机,一个猫身躲开了那个抢她手机的壮汉,朝他身后开着的铁栅栏冲跑过去。

    “啊……”还没冲出铁栅栏,雪落便吓出了一声尖叫,同时也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什么东西?

    狮子?还是狗?

    白默手中牵着的,是一只远看如狮,近看似狗!通身铁锈红,头大而方。额面宽;眼睛黑黄,嘴短而粗,嘴角略重。茂密的鬃毛像非洲雄狮一样,前胸阔,目光炯炯有神,含蓄而深邃。

    一种粗犷、剽悍美,同时也带上了一种王者的气质。

    雪落立刻联想起了一种动物,狮头藏獒!

    只看了一眼,雪落的双脚就已经开始不听使唤的打起了哆嗦。以这条狮头藏獒的咬合力,估计自己的小胳膊小腿的,只要‘咔嚓’一声就完事了。

    这条狮头藏獒叫‘白小野’,是白默的心头肉。一般情况下,他出门儿都会带着‘白小野’。没想到这回更是派上了更大的用场——用来吓唬封行朗的女人!

    “嗷……”那只藏獒发出一声沉沉的雄浑低吼。

    唯一的出路被那只庞大的狮头藏獒给堵住了,雪落惊恐的往后退着。

    “知道害怕了?”白默到是挺享受雪落噤若寒蝉的样子。一般人看到白小野这样的大型犬,都会吓得落荒而逃。“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是还敢戏弄我,你就当我家小野的晚餐好了!”

    雪落已经吓得连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儿,那只庞然大物的狮头藏獒,着实把她快吓到魂飞魄散了。

    獒犬朝雪落沉沉的低嘶着,时不时的朝她做着飞扑上前的动作;雪落已经后退到了沙发上,几乎是无路可退。她真的害怕白默手中的绳子牵不牢,这獒犬会挣脱开绳索扑向自己……

    “麻烦你……把它牵牢点儿。”雪落吓得连说话都打起了颤抖。

    在面对一个讲不了理的大型犬时,任凭你口才再怎么好,思维再怎么敏捷,都无济于事。它是不会跟你谈人生讲道理的。

    最终,雪落报出的,是封行朗的手机号码。其实在白默给她第一次机会时,她本能想到的,就是封行朗。这些日子,封立昕似乎病重得连医疗室都出不了;至于舅舅夏正阳,他或许会报警,但要让他拿出一个亿来赎她,怕是有些不太可能。

    雪落不知道封行朗会不会拿出一个亿来赎她,估计自己在他的心目中也不会有太高的地位;雪落不奢求封行朗会为了救自己而做出金钱上的付出,只希望他能接到电话后报警。

    手机开的是免提,雪落能听到,白默也能听到。

    很显然,这是一个游戏。是封立昕提出并倡导,严邦来组织并实施,他白默只不过是个小小的调解员。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封行朗也会遵守这个游戏规则。

    而这个游戏中,唯一全身心投入的,就是雪落。因为她并不知道这是一场有计划有预谋的游戏,所以她便成了唯一一个本色出演的人!所有的言行举止,都是她如实所表现出来的。

    监控室里,封行朗接到了白默拨打过来的电话。对于女人在最危机的时候选择了自己,封行朗还是挺满意的。至少这个女人在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他!

    或许还有一种情况:就是雪落在做了多重衡量,多重对比之后,最终无奈之举的选择了封行朗。或许封行朗并不是她最希望的那个人,可却是最适合前来赎救她的人选!

    “封行朗先生,你女人在我手里,我们需要一个亿的赎金。要不然,你女人就会沦为我家藏獒的美味晚餐了。”白默吊儿郎当着声音。

    “我想,你应该没这么大的胆子!”封行朗低厉一声,深沉的口吻掷地有声。

    “封行朗,我少丫的给我狂!不信是么?小野,这个女人赏你了!”白默故意将手中的牵绳松动了一些。那只藏獒便更近的朝沙发上的雪落扑近过去。

    “啊……”雪落发出一声惊恐万状的尖叫声,身体已经敏捷的爬上了沙发,高高的坐在了沙发的靠背上,连一双脚也盘坐在了沙发靠背的上面,“别过来……别过来!我不好吃的……一点儿都不好吃!”

    女人惊悚的尖叫声传入封行朗的耳际,他的心莫名一紧。或许他知道,白默是不会让小野真正咬到这个女人的,但惊吓肯定会有。

    “小心我炖了它!”封行朗厉声低嘶时,人已经冲出了监控室。

    就在雪落近乎绝望的跟一只庞然如狮的藏獒对峙时,她便看到了封行朗——这个男人再次如神邸一般空降在了她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