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给封家孕育子嗣
    但雪落看得出,封行朗憎恶这样的被困;就像猛兽被困进了铁笼中。她想出言去安慰男人,可却不知道自己能跟男人说些什么。深深的歉意聚拢至心头,雪落微微的低垂下了头。

    看得出来,封行朗跟那个绑架了自己的男人应该是熟识的;雪落不清楚他们绑架自己的意欲何为,封行朗刚刚的那句‘没你的事儿!他们想对付的人是我’,似乎让雪落稍稍的宽心了一些。

    只是事情毕竟是因为自己而起的,雪落或多或少还是有些自责的。要是自己听了男人的话不到处乱‘野’,也许他们就找不到机会绑架自己!也就连累不到男人跟自己一起被困在这里了。

    彼此沉寂了一会儿,雪落还是歉意的开了口,“真抱歉……害你被困在这里。”

    “都说了,没你的事儿!他们要对付的人是我!”封行朗掐断指间的烟,微微轻吁出一口怒意。

    “要是我听你的话,每天乖乖的呆在封家就好了。他们也不会有机可乘。”被到男人像只隐忍着怒意的困兽,雪落看着实在是心疼。也替封行朗难过。

    封行朗抬眸朝一边静站的女人凝视过来,菲薄的唇微微勾起一弯弧度,温声,“老站着不累?坐过来吧。”

    雪落抿了抿唇:当然会累。鞋跟虽说不太高,但久站还是会累人的。

    可这个铸铁的屋子,房间不像房间,牢笼不像牢笼。分成了内外两间,内间雪落刚刚已经看到了,竟然是粉红的色调,爱昧的气息咄咄逼人;而外间,就只有一张不大的双人沙发,一张简易的茶几,还有一台壁挂式的液晶电视。

    沙发不大,封行朗高大健硕的体魄已经占据了二分之一还要多些;自己再坐过去……似乎就有那么点儿小挤了。

    “我……不累。”于是,雪落便撒了个善意的小谎。她看到了铁栅栏上的摄像头,就更不想跟封行朗坐得太近了。

    见女人跟自己如此生分,封行朗也不再逼迫雪落来坐。冷静下来之后,他开始审查这个不像牢笼,又似牢笼的不大空间。

    “封行朗,咱们得想个办法出去啊。这么晚了,我们都没回去,安婶和莫管家会着急的。你应该跟他们认识的……你就委屈点儿跟他们多说说好话,低姿态一些。大丈夫能屈能伸,什么事儿都等咱们出去了再说。”

    雪落善意的提醒着封行朗。从刚刚白默和封行朗的对话可以读出,他们不但认识,而且他们之间也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刚才也只不过是在口头上斗狠了几下,并没有发展到不可挽回的恶劣程度。总觉得他们之间只是斗气而已。就连那只凶悍的藏獒对封行朗都是亲昵有佳。

    现在想到,雪落觉得那只藏獒并不是对封行朗一见钟情,而是本生就认识封行朗!

    “什么,你让我去跟那小子低姿态?”封行朗嗤之冷哼。

    “行朗,你也说这房子是铸铁的没有其它的出路。他们耗得起,我们耗不起啊!再说了,你哥封立昕如果知道我们被困在了这里,指不定会有多么的着急担心呢!”雪落好言相劝着。

    一提及封立昕,封行朗的眼眸便深深的沉敛下去:他真的没想到大哥封立昕竟然能想出把严邦把自己和这女人锁在一间房子里——造小人?

    这是他长兄之情泛滥呢?还是对他封行朗的侮辱?他封行朗的子嗣,竟然要用上这种被逼无奈的手段给怀上?真亏他封立昕想得出来!

    “你这么着急着想出去……是因为担心我哥封立昕?”封行朗悠声冷问。

    封立昕要是知道严邦已经成功的将他和林雪落这个傻傻的女人锁在了一间屋子里造小人,估计不是着急担心,而是偷偷乐着吧。

    雪落默默的点了点头,深深的提息,“立昕是我丈夫!我不想他为我担心。”微顿,雪落又补充上一句,“其实你哥对我挺好的!我会照顾他一辈子。”

    “你会照顾我哥一辈子?是吗林雪落?”封行朗声音泛冷起来,“你确信你能忠贞的守着我哥一辈子?难道你就没有对别的男人动过心?”

    封行朗看向雪落的目光,犀利得像是能洞穿雪落的心思一样。那眸光里,染着邪肆之意。撩起雪落灵魂深处向往美好爱情的心弦,轻轻的拨动着。

    雪落连忙挪开自己的目光,不敢跟男人继续这样的四目对视。说真的,这男人眸光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强了,稍稍不留神,就会沉溺于他虚幻的柔情攻势中无法自拔。雪落领教过男人的厉害。准确的说,那是一种王者风范的人格魅力。

    明知道不能爱,却还是会被蛊惑到情不自禁。一点一点儿的被温吞被蚕食,平静的心湖已起波澜,想平息这样的波澜,并非易事。雪落一直隐忍着心头对男人的这种悸动。

    雪落深呼吸再深呼吸,然后回归于平静;至少表面上能做到冷静下来,“我能做到。”

    “大话!你根本做不到!”封行朗冷嗤一声。随后又浅浅漫吁,“你还不够资格照顾我哥一辈子!”

    “我这个妻子没资格,其它人就更没资格了!”说实在的,在这样的困局里,雪落并不想跟这个男人顶撞,可这个男人的话实在是太气人吧。老是一副看不起她林雪落的模样。

    女人的伶牙俐齿,让封行朗很不舒服。尤其是在雪落一而再强调她自己是大哥封立昕的‘妻子’时,就更加的惹他生气了。可又发作不得!因为他要这个女人主动爱上他封行朗,而且还是死心塌地、飞蛾扑火的那种!

    “过来……”封行朗看向静立在一旁的女人,朝雪落做了一个勾点动作,那半温情半浮魅的动作,就是在召唤一只阿猫阿狗。

    看封行朗这样子就知道心怀不轨,雪落当然不会过去,只是远远的站着。

    “让你过来!不长耳朵啊!”封行朗染着浅怒,声音却带上了慵懒。丝毫没有因为自己被困囹圄而紧张不安,反而越发的闲适放松。

    “封行朗,你要干什么啊?”雪落紧声问道。

    “想抱抱你!”封行朗应得浮魅。

    “……”抱你个大鬼头!雪落简直就是无语凝噎。这都火烧眉毛了,这男人竟然还有兴致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