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真想活吃了她!
    封行朗知道严邦和白默那两个家伙现在肯定守在监控室里,等着看他跟这个女人的现场秀呢!

    从另一个侧面也很好的说明了一点:大哥封立昕真的是对生活丧失了信心,亦丧失了勇气!他现在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封行朗这个同父异母的兄弟。他先是给封行朗硬塞了个女人,然后再逼迫封行朗跟这个叫林雪落的女人造子嗣。

    然后他封立昕就能无牵无挂的去死了?或许他此时此刻的心间,便如同死灰一般,没有了任何想生存下去的愿望!封立昕越是这样,封行朗就越是仇恨!仇恨当初伤害过他跟大哥封立昕的人!

    其实封行朗也知道:就凭封一明的思维和手段,根本想不出如此心思缜密的计划。虽说他不满封老爷子的遗嘱,但也不至于对他和大哥封立昕如灭口的毒手!顶多就是使个坏,或是嫁个祸,让大哥封立昕失去封氏集团的继承权。

    如果真的是封一明下的毒手,那么他身后就一定会有幕后主使!

    又会是谁呢?

    从封立昕一直维护最后那个打电话让他赶去地下车库救人的情况来看,封行朗已经推测出那个打电话的人,应该就是蓝悠悠。

    封行朗一直觉得:蓝悠悠出现在大哥封立昕的生命里并非偶然,而是一次精心策划后的恶果。

    先让封立昕对她情根深种,对她爱慕得死心塌地,得到了他所有的信任,从而制造出一场热恋中的假象!然后再设计陷害他们兄弟俩?

    而现在,即便这个叫蓝悠悠的女人已经‘死’去了,可在封立昕的心目中,依旧留下了不可磨灭烙印。即便是搭上了他封立昕的大半个生命,他都要维护那个女人!即便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这得爱得有多深,才会让一个男人不顾自己的生命和亲人,而飞蛾扑火般的去维护一个恶毒的女人呢!

    这样的男女之情,封行朗真的理解不了!至少到目前为止,封行朗是理解不了的!

    无穷无尽的燥意加怒意袭来,封行朗变得烦躁不安,言语上也有粗粝起来,“让你过来,你就过来!别逼我用强的!”

    又来了!这男人总是这样:他自己莫名烦躁起来的时候,就知道折腾她!也不管不顾自己跟他不可逾越的身分!霸道得让人牙痒痒!

    雪落当然不会过去!她可不想送上门让这个男人轻薄自己。再说了,自己跟他还身陷囹圄呢,他竟然还能想得出来要戏耍她?这是苦中作乐的节奏么?雪落实在接受不了这样的娱乐方式!

    这分明就是想拿她做消遣!

    可男人的愤怒显而易见的写在他俊颜上,寻思着男人是因为救自己才被困在这里出不去的,雪落似乎有些于心不忍。于是,她快步走进了里间的小卧室,从大床上捞起一个枕头走了出来。

    在离沙发上的封行朗足有一米远的时候,雪落将枕头丢给了他,“你,你还是抱着这个吧!”

    其实雪落还想补充一句:你抱着枕头只会比抱着她更舒服!因为枕头不会反抗!而雪落却会!而且从某种道德层面来讲,抱着枕头比抱她更合适很多!

    封行朗看着被雪落丢进自己怀里的枕头,英挺的眉宇深深的蹙起:这女人总是这样,每次亲昵她都会如此的叛逆!可她知不知道,这样的叛逆只是增加他想征服她的裕望!

    “林雪落,你不想出去了是么?”封行朗将他的一双劲腿搁置在了茶几上,眸光泛着寒意。

    “我当然想出去……你,想到办法了?”雪落试探的问。

    虽说这个男人有些霸道,更有些邪肆,是个很危险的人物。跟他打交道,无疑是在与狼共舞。可眼前的局面容不得雪落多想:毕竟自己跟这个男人还算是亲人!依靠他,现在是她的唯一出路。

    “如果你乖点儿,我就能早点儿想出来!但如果你不乖……恐怕三天五天,十天半个月的想不出来也说不定!”封行朗挪动了一个更为舒服的姿势躺在了沙发上。

    看起来很放松。因为封行朗知道:在他跟这个叫林雪落的女人没有造出子嗣之前,封立昕的生命是安全的。

    “封行朗,你别闹了好不好?如果你想到了办法,就赶紧的实施看不,你大哥封立昕还等着咱们回去呢!你大哥身体不好,万一听到我们被困的消息后出个什么意外,可我们又不在他身边,怎么办?”雪落的每句话,都关心着封立昕的安危。

    封行朗的眉宇沉沉的敛起,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封立昕有人关心当然是好的,可这个女人偏偏是自己的妻子……这好像,有那么点儿涩意?

    “你到是挺关心我大哥的。”一句问句不像问句,陈述句不像陈述句的话,泛着涩意,似乎又泛着那么点儿酸?总之,封行朗的俊眉敛沉得有些阴霾。

    “我当然关心你哥了!立昕可是我丈夫!”雪落接应一声。

    “闭嘴!以后不许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因为我会揍你!”封行朗低嘶着,近乎咆哮。

    “……”雪落着实一怔:这男人怎么又暴怒了?自己好像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啊?他是不是心灵被扭曲了啊,所以才会冷不丁的就愤怒起来?而且还是那种不可预知的突然暴怒!

    动不动就说要揍她?他以为他是什么人?按辈分来讲,他还得尊称她一声‘嫂子’呢!天下哪有他这样的‘小叔子’,动不动就对她这个嫂子咆哮如雷,并扬言想揍她的?

    这一刻,封行朗似乎才意识到:自己当初以大哥封立昕的名义征婚,着实是一种作茧自缚的行为。无论眼前的这个叫林雪落的女人是伪装忠贞的也好,还是真的想委曲求全于道德的束缚,好像折腾来折腾去,他封行朗也被纠缠在了其中!

    有时候想发作都出师无名!如果现在告诉这个女人:林雪落,你个很傻很天真的白痴女人,其实你嫁的人不是封立昕,而是活生生坐在你面前的本尊封行朗……这个女人能信么?

    那岂不意味着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是自寻烦恼?而她也不像是跟封一明同流合污的样子!

    看着眼前的这个经常犯二、却又小聪明不断的女人,封行朗真想活吃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