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成人之美
    见男人莫名其妙的再次动怒,雪落选择了用沉默是金来回避。她不想继续激怒封行朗,无论他发出的怒火是不是无名之火。跟他做口舌之争,根本解决不了实际摆在他们面前的问题。

    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是为了救自己而被困在这里!雪落决定让着点儿这个男人,不跟他一般见识。

    雪落走到铁栅栏门前,探着头四下打量起来。空荡荡的走廊里,没有任何的动静,一切都沉沉寂寂的,就只剩下了她跟封行朗!

    不会把她跟封行朗锁在里面就不闻不问了吧?寻思起刚刚那个牵藏獒的男人说过要让封行朗拿出一个亿的赎金来赎她,然后封行朗就出现了……

    似乎封行朗的出现太过迅捷了点儿?雪落心想,应该是封家的司机小钱赶回去通知了封行朗。

    雪落沿着铁栅栏门走了几圈儿,发现除了一个亮着指示灯的监控器,其它再无任何的人或物,一切静谧得让人压抑。

    一个亿的赎金,想想都知道这个男人应该不肯替自己出的。再说了,自己也不值这么多的天文数字。说实在的,封行朗能赶过来救自己,只是男人这一片心意,就已经够雪落感激涕零的了。

    不管封行朗这么做,是不是只是为了他大哥封立昕。雪落都会在心里深深的感激这个男人。

    “喂……放我们出去……你们这是非法拘禁……是犯法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雪落越发的着急起来。她担心莫管家和安婶等不到她跟封行朗回封家,便会去告诉封立昕。就封立昕病重的身体而言,肯定承受不了他宝贝弟弟再次危险受困的消息。

    而这一刻,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是封立昕策划,并由严邦来实施的造子嗣游戏,可雪落却被一直蒙在鼓里。她根本就不会想到,这个阴谋计划是封立昕提出的,而最终的目的竟然是为了要她和封行朗一起孕育封家的子嗣。

    估计雪落要是知道事情的真相,她一定会被气疯掉的!

    看着女人很傻很天真的对着摄像头义正词严的嚷叫着,封行朗俊眉直蹙,“行了,别喊了!这帮家伙都是没人性的东西!”

    ***

    监控室里,白默优雅着姿态坐在布艺沙发上,悠闲的摇曳着手中的红酒杯,紧盯着显示器看着铁栅栏门里即将上演的真人秀。獒犬小野沿着沙发不停的溜达着,还时不时的朝着显示器中的封行朗嗷叫一声。

    “邦哥,我发现我家小野怕是爱上封行朗那家伙了!”白默扯了一下手中的牵绳,想制止住獒犬的嗷叫。

    “……”严邦唇角微抽,或许也只有白默这家伙才能想得出狗会爱上你。便悠声反问一句,“你吃醋了?”

    “靠!我吃什么醋啊!这东西只是一条狗而已!”白默嗤之以鼻的冷哼:“大不了我成狗之美!把封行朗那家伙许配给我家小野!”

    “……”严邦又是一呛,他实在是服气白默的异想天开。

    白默活得,是他跟封行朗三个之中最没心没肺的。从来不会为任何事所困扰。别人顶多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可他却是含着钻石出生的。显赫的世家,用之不竭的财富,使得他从来不会为生计去奔波劳苦。自然也就体会不到生活的艰辛。

    对待任何人和任何物,他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很少会上心!玩玩人生,玩玩跑车,再玩玩各式各样的女人……这就是他的生活状态!

    “这便是封行朗的魅力所在!连狗都会爱上他!”严邦凝视着显示器中的封行朗,意味深长道。

    “靠,邦哥,你不会跟封行朗那家伙也有一腿吧?”白默脑洞大开的问道,“但也必须有点儿先来后到的精神!封行朗可是我家小野先看上的!”

    严邦撩唇一笑,白默的话总能让人思维脱轨。跟他聊说,会相当轻松。时不时的还能逗得你哭笑不得。

    “那得问问这个叫林雪落的女人答不答应!她可是封行朗持证上岗的老婆!有她在,我跟你家小野,统统得靠边站。”

    严邦没有跟白默做毫无必要的争辩,而他的目光,却一直锁定在封行朗的身上。似乎有些担心:封行朗会不会‘听话’的把孩子给造出来?

    显示器的画面里,雪落走到了铁栅栏前,对着摄像头嚷叫着;紧随其后,封行朗来了一句:这帮家伙都是没人性的东西!

    这分明就是在谩骂他和白默没人性啊!严邦向来是个不动声色的人,可白默却恰恰相反。

    “邦哥,封行朗在骂我们俩没人性呢!”白默不满的嗤哼一声。

    “难道他骂得不对么?我们把他和他的女人关在一个类似于笼子的房间里造小人……的确挺没人性的!”严邦到是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

    白默沉寂片刻,突然咧嘴一笑,笑得阴森森的:“邦哥,要不我们索性就再没人性一些,给他们加点料吧!”

    “加料?什么意思?”严邦拧眉问。

    可白默却笑而不语。

    外间,封行朗一边把玩着手上的手机,一边朝着摄像头寻看过来;一张俊逸的脸庞上,压制着积聚的怒意。

    封行朗霸占着那张沙发,雪落当然不会坐过去;但封行朗又不让她对着摄像头嚷叫对话,一时间,雪落真不知道自己可能干些什么。

    因为信号被屏蔽了,所以封行朗的手机是打不出去的。可突然,封行朗的手机却作响了一下,是一条短信。

    封行朗没有顾及去看那条短息,而是飞快的拨打着严邦的手机,拨通是拨通了,可严邦却没有接。大概半分钟之后,信号再一次的被屏蔽掉,封行朗的手机陷入了周而复始的嘟嘟声。

    雪落听到是短信铃声,立刻欣喜的问,“有信号了?好像是条短信!”

    “shit!”封行朗对着摄像头厉骂一声。无奈的低头查看,是一条严邦发来的信息。

    【朗,这几天,你就安安心心的在这里跟这个女人造儿女吧!看得出,她会是个贤妻良母!我相信你哥封立昕的眼光!】

    “是什么信息?他们又开口问你要赎金吗?”雪落也跟着凑近过来寻看信息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