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22章 被这个女人骗了
    就在顾少寒将监控室里的画面放到最大的时候。

    老二则在家里正在努力的讨好他老妈,把一张帅脸憋的通红唱着京剧。

    他老妈也随着老二用京剧唱了起来。

    他妈是戏迷,听到唱戏就高兴,老二为了讨好他老妈专门去学了两句,不然他才不会唱京剧。京剧虽然是国粹,但是很难学,他喜欢摇滚,流行音乐。

    老二一看老妈唱上了,于是脚底抹油,溜之。看到二儿子回屋,他妈也不唱了,走到沙发跟前坐下。她只有两个儿子,两个儿子她一样爱。老二的性格很像她老公,会哄人。只可惜……老公走得早!

    老大,就不同,老大的性格很冷漠,话很少,总是冷冰冰的。寒儿……很像那个人。

    想到此,很愧疚!寒儿,这辈子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那个人——

    此时,同一时间,不同地点。

    展览大厅,监控室里。

    顾少寒冷冷的注视着那个放大的画面。

    她,女贼。

    她,沈梦?

    居然是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拿走了玉观音。

    他被骗了,在场的人都被这个女人骗了。本以为她只是一个爱财且又爱美的女人。那天的穿着和打扮给人一种很轻浮的感觉,她浑身散发出来的气质也和她的外形很温和。

    此时一想。

    那些肉眼看到的都是假象,好狡猾的女人,也是个值得挖掘的女人。不管她是什么人,也不管她是什么身份,他一定要找到她,把她挖出来。

    再一次仔细的打量着画面上的女人,看着浓妆下的面孔,虽然眼睛划着浓浓的眼影,但是依然无法遮掩眸色里透漏出来的灵气。

    这个狡猾的女人,估计浓妆也是她刻意做的掩饰,或许平时的她根本就不化妆。想到这里,嘴角扬起危险的冷笑,这个女人……让他好奇。

    既然她敢深夜潜入他家,并且还敢说她是老二的未来嫂子,那么他就不应该辜负这个大胆的女人,反正老妈正着急抱孙子,不如……让她为顾家传宗接代。

    此时,顾少寒已经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这个女贼是沈梦,即便她画着浓妆,但是眸色很像。

    沈梦从顾家出来以后,直接钻进她的保时捷车里,迅速将身上的夜行衣换下,恢复了清新的面貌,然后开车离开。

    她的保时捷就像她的私人小家,她所有的重要东西都在车里。然而,她的车子被特别的设计过,没有贼能打开她的车,也没有人能偷走她的车。她为了拿到玉观音专门学习了一些特别的技能。所以那些小偷小贼在她眼里都是小菜一碟。

    沈梦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三点了,还是不要去打扰小凡了,估计现在睡的正香,看到前面有一家不错的酒店,开车过去,准备将就一晚,天亮了该回自己家里了,公公一直来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去。

    那个家……她实在不想回去!

    就在沈梦准备去住酒店的时候。

    顾少寒拿出手机,咔嚓一声,将屏幕上沈梦的超大画面拍了下来,存进相册里。

    冷冷的眸子看着手机画面里的女人,暗想:女人,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把你挖掘出来。

    从展览大厅里出来,没有回家,估计老妈这个时间也睡了,不打扰她了。并且他回家,老妈一定会对他严刑逼供,势必要问出夜里去他家里那个女人是谁!

    开车来到酒店,这里是本市最豪华的酒店,也是他名下的企业之一。

    “总裁您好。”大厅里的接待见到顾少寒礼貌的问好。“

    “嗯。”冷冷的嗯了一声,随手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房卡,进了电梯。有时候他工作到很晚,就不回去了,会来这里休息,这里有他的专用房间。

    天已经微微亮,他一夜没睡,没有睡意。冲完凉躺下,闭目养神。

    然而,巧的是,沈梦也是住在这家酒店,并且和顾少寒还在一个楼层,这一层是最高级的套房。很安静,也很舒服。

    另一个房间里,沈梦穿着肥大的睡衣,披散着乌黑的秀发,盘着腿坐在床上,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一双白皙的小手熟练的敲打着键盘。她在查找有关玉观音的相关人和相关事。

    凡是和玉观音有牵扯的,她都用笔记了下来,这些人她会一个一个查。

    人数并不多,只有五个人曾经拥有过玉观音。

    这五个人分别是:关俊哲,关俊熙,他们两个是兄妹。其他三人是:沈天雷,南宫浩,顾建东。

    不知不觉已经是早晨六点钟了,关上电脑,洗涮之后,换好衣服,去了活动中心。

    活动中心在顶楼。

    沈梦来的时候已经有一些希希嚷嚷的人在锻炼身体。

    她一身运动装,脚下是运动鞋,乌黑的秀发在脑后绑了个马尾,一张白皙俊美的小脸儿格外招人喜欢。

    她环视着那些运动器材,完全没有注意自从她进门的一刻,就有一双眼睛冷冷锁住她了,沈梦走到一个跑步机跟前。

    她喜欢跑步,也喜欢做各种强身健体的运动。

    她神色冷漠的望着窗外,紧闭的双唇似乎在警告周围的人不要亲近她。也就是这种感觉让也在锻炼身体的顾少寒注意到她。

    她居然在这里,她是康裴的老婆,怎么会住酒店。还是晚上办了坏事,回家不方便。

    刚才沈梦从顾少寒身旁走过的时候,她冷冷的表情与她的年龄完全的不相仿,她看着很年轻,不应该有这么冷漠的深情,尤其她还是个女的。

    她给顾少寒的感觉,似乎经历过什么?不然她不会有那种看透世态炎凉的一种冷酷。是的,冷酷用在她身上很合适。这是他的女人,康太太只是暂时的,他决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