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再见,前夫
    “说吧,找我什么事?”五星级酒店奢华的总统套房内,阮瀚宇浓密英挺的剑眉微拧,慵懒随意地坐在真皮沙发上,完美修长的双腿微跷着,尊贵如王者,俊美绝伦的脸上毫无表情,冷冷地问道。

    木清竹心底涩痛,早已习惯了他的冷漠与疏离,只是心还是像被刀割在痊愈的伤口般,痛得难受!

    她嘴角动了动,眸色暗沉,淡淡一笑,干脆利落的说道:“我同意离婚。”

    阮瀚宇一怔,对她的回答很感意外,冰冷黝黑的俊眸微微眯起,抬眼打量着她。

    面前的女人穿着深v型露肩纯白的雪纺短裙,腰身紧束,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恰到好处地显摆出来,长发随意披在肩上,显得漫不经心,脸上带着恬静的微笑。

    一个谈离婚的女人竟能如此镇静,还笑得灿烂,正合她意吧!

    阮瀚宇墨曈里浮光跳跃,心里升起股怒火,脸上挂着冷冷的笑!

    “不过,我有个条件。”木清竹轻抿红唇,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我要五千万的赔偿。”

    果然是有备而来,而且胃口可不小!

    阮瀚宇嘴角的寒意幽深,俊美的脸上满是鄙视与厌恶,不就是为了钱吗,早在意料中了!

    他慢慢点了根雪茄,猛地吸了口,烟雾缭绕中,木清竹看不清他的表情!

    什么时候他也开始抽烟了?木清竹暗暗心惊,以前的他从不抽烟,身上永远是那种淡雅清香的薄荷味,让她沉醉!

    心底的痛渐渐蔓延开来,恍如针尖扎在心房上,密密匝匝的围着她!

    为了能有勇气说出这句话,自从医院出来后她就在不断地说服自己。

    三年前,他就提出了离婚,她没有答应!

    还在很小的时候,她就爱着这个冷漠俊美的男人了,多少年了,爱他似乎已成为了生命里的一部份,就算他冷若冰霜,弃她如敝帚,她也从没有想过要离婚,为了逃避,她独自去了美国。

    可就在前几天,她接到了医院的电话,爸爸在车祸中去世了,妈妈还躺在医院里。

    他深眸里流露出来的鄙夷不屑的光,刺得她胸口生疼,可一想到巨额的医疗费,她真的没有选择了!

    空气里流淌着不安与浮躁的气氛。

    阮瀚宇沉默着熄灭了烟头,鹰隼的双眼定格在她深v的衣裙里面那条深深的沟里。

    这个女人离开他三年了,这三年里她到底跟了多少男人,到底要有多饥渴?今日竟然穿成这样来勾引他,为了钱,真的厚颜无耻到了这个地步么?

    心头怒火如同喷涌的岩浆,阴冷的眼里射出来的是烧红的刀子,可体内却夹杂着一股浓浓的邪火,让他口干舌燥,浑身躁热!

    似乎自见到她起,这股邪火就开始暗流涌动了!

    “陪我一夜,我就同意。”他一条长臂搭在沙发背上,头微偏,眼神冰冷,厚薄适中,弧线优美的红唇漾起轻蔑嘲讽的笑,浑身散发出与生俱来的王者霸气。

    他把她当成了什么?木清竹倒吸口凉气,浑身一颤!

    三年了,他对她的恨更重了!

    寒意从脚底窜起,冷彻全身,心中隐藏的那点期望如同跳跃的火星子一点点熄灭,纯白的雪纺裙衬得她娇美的脸毫无血色,曾经的坚持也一点点被吞噬!

    是的,他永远都不可能爱上她,这只是一厢情愿,自取其辱!

    在美国打拼三年了,也练就了她能屈能伸的性格!

    “成交!”木清竹微微抬起头,从精致的皮包里拿出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递给他,“阮大少,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今晚过后,我们再无瓜葛。”

    很好!阮瀚宇额角的青筋跳了下,冷冷一笑,朝她勾了勾手指。

    木清竹忍住羞辱,略微走近一步,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浅笑,妩媚而又迷人!

    阮瀚宇鹰兀的双眼夹着火辣的目光注视着她,就在刚才一瞬,他似乎看到了一个悲哀无助的小女人,心里竟会莫名的痛了下,这是怎么了?

    一定是幻觉,只一秒,面前女人的脸上堆满了媚笑,让他反感之极!

    他怎么可能怜惜这样的女人?

    木清竹从他黢黑冰冷的眸里瞧到了自己眼中的那丝胆怯!

    心跳得厉害,这一刻,她很想转身就跑,可这个念头只在脑海里闪了下就被她否定了!

   &n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