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亲情,可耻!
    a城最大的三甲医院里,雪白的床单衬得吴秀萍的脸白得吓人,端正的五官上即使昏迷着,眉毛都拧成了一团,脸上是惊恐的表情。

    木清竹面容憔悴,紧紧搼着妈妈的手,芊芊玉指泛起了青色,紧咬了牙关,心痛欲裂!

    手术很成功,妈妈的命已经保住了!

    为了不耽搁治病的最佳时机,这几天木清竹苦苦哀求着付院长,爸爸生前的好友,并保证一定会把手术费凑齐的前提下,医院才及时给妈妈做了手术。

    只是手术后的妈妈,一直昏迷着!

    美目中泛起的晶莹渐渐被逼回,她不容许自己哭,转身朝外面走去,该回家拿些换冼的衣服了!

    心扬小区28层。

    嘀铃的电梯铃声晃醒了木清竹几近消沉颓废的意志,她失魂落魄地走出电梯门,几个大大的行李箱被扔在了自家门口,房子里面灯火辉煌,人影晃动!

    怎么回事?

    木清竹全身一顿,心跳加剧,紧跑几步快速闯进了客厅里。

    装潢华丽的宽阔客厅里,大伯木锦彪一家正围着客厅到处瞧着,个个兴奋异常。

    “爸爸,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么华丽的房子从此后就属于我们了。”木清浅双眼放光,与木清竹有几分酷似的脸上是贪婪与媚俗的明艳,她脸颊激动得发红,笑得舒心而惬意。

    “是啊,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好事。”木锦彪笑眯眯地附合道。

    “爸,妈,姐,你们快看谁来了?”木盛洪忽然惊惶的大声叫道。

    所有人的头瞬间都转向了正站在玄关处的木清竹,她的脸苍白胜雪,身形弱不胜衣,眼眸沉静犀利地看着他们。

    “这个,清竹,你来了。”木锦彪惊愣了会儿后,清醒过来,尴尬地走上来笑笑道,“既然来了,也好,我正有一些事情要告诉你。”

    木清竹嘴角微勾,扯出一丝冷冷的笑。

    “清竹,是这样,你爸爸现在车祸去世了,根据木家的祖制,木家的财产向来都是传男不传女,所以这些房子,股票还有一些家产只能过继给我们木家的木盛洪了。”木锦彪大言不惭地解释道。

    “是么,可我的律师告诉我,这是我爸爸的财产,是应该属于我的,你们这是强取豪夺,现在请你们出去,否则我就要报警了。”木清竹眉眼一挑,全身散发着寒意,语调严厉。

    会被他们吓倒吗?

    当然不会!

    木清竹从来就是不一样的!

    爸爸在世时,无私地接济着大伯一家,可现在爸爸尸骨未寒,这才几天,他们就来侵吞财产,还打着冠冤堂皇的旗号!木清竹的心凉到了极点!

    “木清竹,不要不知好歹,我们现在可是好好跟你说话,那是给你脸,告诉你吧,房子的名字早就过继到我爸爸名下了,所有的财产都换成了我爸爸的名字,你若是不服,大可以报警,只怕到时警察来了,因为强闯名宅被撵出去的那个人会是你。”木清浅上前一步,脸上是张扬的笑,瞪着那双漂亮的眸子洋洋得意的说道。

    果然,他们早就预谋好了一切,她根本没得反抗!

    木清竹总算领会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无耻!

    愤怒在心底窜腾,握紧的手微微张合。

    爸爸木锦慈的遗像就摆在客厅的中间,他浓眉大眼,满脸慈爱的笑着!

    木清竹只在看到爸爸脸的一瞬间,眼圈一红,喉咙一睹,心里像刀在剜。

    暗红的电视柜前,木清竹小心翼翼地捧起了爸爸的遗像,轻轻抚摸着,脑中,蓦然浮现出阮瀚宇轻视,冰冷的面孔来,寒意丝丝入扣。

    很庆幸,直到临死时爸爸都不知道她与阮瀚宇名存实亡的婚姻,这让她多少心里安宁点!

    悦耳动听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

    “hello。”木清竹习惯性地开口。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