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强势对抗
    阮瀚宇身影如青山般堵在入口处,面色铁青,他嚣张强势地站在他们面前,长身玉立,俊容僵硬,眉宇间隐含着怒气。

    空气再度凝固。

    他瞳仁里的寒光一圈圈收紧,射出一道道似要把人五马分尸般阴狠厉光,落在景成瑞搂着木清竹的手上。

    景成瑞冷然一笑,柔和的目光渐渐锐利如刀,带着一丝邪肆。

    二个强势的人面面相对,敌意明显,场面一触即发,空气中危险的气息笼罩。

    木清竹心中颤粟了下,阮瀚宇与景成瑞,商业上天生的对手,早已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了,此时这样对峙可不是好事,似乎还是为了她。

    她可不想今天的事沦为笑柄,更不想今天发生的事明天就出现在a城甚至全球的新闻杂志上。

    她尽力从景成瑞的臂弯里挣脱了出来,这一刻潜意识里她竟然想到的是不让阮瀚宇难堪。

    景成瑞是那种骨子里都高傲的男人,走到哪里都是奉迎与巴结,他权势滔天,根本不会惧怕在a城只手遮天的阮瀚宇。

    阮瀚宇的势力再大根基还在a城,而景成瑞早已在欧洲落根生花,要憾动景成瑞势必会两败俱伤。

    她向来行事低调,可不想生出什么意外事端,只想赶紧平息风波,离开这里。

    阮瀚宇长腿跨过来,面无表情,傲慢地看了眼景成瑞,伸手霸道地把木清竹圈进怀中,拿过她的手,包入他的大掌里,却并不那么怜惜,揉搓着,甚至没有在意她手心的伤。

    他这是在刻意宣示主权,他景成瑞怜惜的东西,在他这里他可以随意拥有,甚至玩亵,而他却只能观望。

    这就是他的优势。

    景成瑞脸色暗了下,表情却平静如幽谷,面不改色,淡淡地说道:“阮瀚宇,不要忘了,你们已经离婚了。”

    他的话虽不大却掷地有声,震得阮瀚宇身子一僵,狠厉的光渐渐聚拢,如电的目光射向景成瑞,嘴唇张了张,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那么,请你让开,我要送小竹子去医院,你现在没有权利阻止了。”景成瑞语调淡漠,可气势却步步相逼,“一个连事非都分不清的男人更不配守护冰清玉洁的女人。”

    阮瀚宇脸上的肌肉动了动,握着木清竹的手越来越紧,痛得她直呼气,他额角的青筋跳动着,冷冷开口:“我公司的职员受伤,无须劳烦外人。”

    木清竹心里一片冰凉,她现在不过是他公司的职员而已,这么做也只不过是为了他公司的形象,他从来都没有在意过她。

    景成瑞望着木清竹苍白痛苦的小脸,脸上的黑气越来越多,可下一秒,他看到木清竹像只可怜的兔子般乞求地望着他,神情哀戚,心中一荡,刚刚升腾起的怒火不觉慢慢熄灭。

    他从来舍不得让她难受!这时的她心里肯定是无比痛苦的吧!

    她在求他,不要在这里与阮瀚宇对峙。

    显然,她很清楚阮瀚宇的个性。

    脸色渐渐和缓,心中掠过一丝柔软,这个女人不管有着怎样的伤痛,从不轻易在他面前示弱或寻求帮助,只有顾及到阮瀚宇才会这样求他吧!

    也就是到了a城才知道她爸爸惨死的事,心中是无尽的叹息,也就更加生出丝丝敬意和怜惜。

    他读懂了她的眼神,她的一举一动,都放在心里,辩别,理解,视若珍宝。

    她求他了,他就要呵护她,不要她难堪!

    只是她的伤……

    眼里的光又渐渐柔和温存,甚至担忧,景成瑞朝着木清竹微微一笑,眨了眨眼。

    木清竹顿时明白了,放下心来,嘴角浮起丝浅笑。

    “阮瀚宇,小竹子手上的伤需要马上送医院,如果你还算个男人,请马上送她去医院,刻薄职员的事,我想传出去对阮氏集团的形象可不太好吧!”景成瑞郑重地说道,虽然严辞厉色,却也道理中肯。

    阮瀚宇心中怒火升腾,要他怜惜女人可以,但决不能让别人支使他,尤其是景成瑞这样的男人。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