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被扇耳光
    最爱洁净的阮瀚宇,此时身上全是酒味,脸黑成了包公。

    他冲进宽大的浴室,放了满满一浴缸矿泉水,脱了衣服,舒服地躺了下去,温热的水温包围着他,神经渐渐舒缓。

    明明不是讨厌她么?为什么还要去管她的生死!就该让她被那二个肮脏的男人强暴,关他什么事?

    为什么在那瞬间,他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

    以前不是很期望着她任人羞辱,任人践踏么?

    是被她可怜瘦弱的模样打动了,还是不忍心看着她受到羞辱?亦或是从内心深处还是在意她的?

    他把自己沉到了浴缺底,任水淹没他。

    很久后,泡舒爽了的他换上了干净的睡衣,心情也好了不少!

    习惯性地来到客厅接杯热水,眼睛却落在正躺在沙发上沉沉睡着的女人身上。

    她衣着凌乱,全身酒气,衣裙上沾着泥土,额前青丝混着汗液粘贴在脸上,胸口开得很低,却睡得如同婴儿般甜美,这一刻没有伪装的她,长睫毛圈在精致的小脸上,二边二酡红晕突显娇美,如嫩藕般白嫩的手臂柔顺地搭在胸前,温顺乖巧得像个美好的布娃娃。

    阮瀚宇心神一动,想起了那个梦中的女孩,这一刻,她真的很符合他的想象。

    这才像个女人嘛!他嘴角微翘了下。

    客厅里空调的温度很低,她这样躺着,会不会着凉?

    心里涌起一丝微小的悸动,他真的奇怪,对这样一个不讨喜的前妻,能救她于危难中已经仁至义尽了,还会想这么多干什么!

    犹豫,摇摆,最终还是没有狠得下心,把水杯放在茶几上,走过来抱起了她朝浴室走去。

    睡着的木清竹刚弯进他的怀里,便把头靠在了他的胸膛上,温顺乖巧得像只小猫,往他怀里噌了噌。

    阮瀚宇身体僵了下,体内似有火在燃烧,瞬间全身温度升高,稳了稳神,暗暗气恼。

    有心不理她吧,又担心她受凉,可这女人也是活该,那么晚了还去河边喝酒,一点危险意识都没有。

    他打开浴龙头放水,把她丢进了浴缸里。

    女人像个浮萍飘浮在水面,柔弱无依,亦如那飘落在风中的秋叶,凌落孤单。

    被温水包裹着的木清竹,咳嗽了几下,好似没有安全感般,双手在空中乱舞着。

    阮瀚宇双臂环胸歪着头望着她,浸在水中的女人,双手虽然乱舞着,却还是睡得很香,水汽烟雾缭绕,他心思几动,最终弯下了腰去。

    托住了她的头,帮她擦冼完后,拿了干浴巾包裹着她,把她送到了床上,低头拿过空调软丝被替她盖上。

    木清竹太累了,又在酒精的刺激下,完全不知道状况。

    阮瀚宇摇了摇头正欲离去,猛然他的手被一只小手抓住了。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