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针锋相对
    时间过得很快,上午的时间很宁静,正午时分,木清竹收拾了下桌子准备出去吃午饭。

    阮氏集团有职工食堂,木清竹却不想过去,在这是非之地,她可不想停留太久,便坐电梯欲到外面随便吃点。

    按了员工电梯,静静等着。阮氏集团的电梯有员工梯和专员梯,一般专员梯就只有阮瀚宇,乔安柔用,亦或是阮母季旋及高层家族成员才能用。

    电梯很快下来了,一般此时的电梯由高位下落基本都是空着的,她处的86层除了阮瀚宇88层外当属最高层了,中间87层因数字不好听,便是直接跳过去的。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木清竹走了进去,抬头就看到木清浅穿着阮氏浅红色的秘书西服,手中拿着最新款苹果手机把玩着,她低头盯着手机屏幕,嘴角露出盈盈笑意。

    木清竹心咚的一跳,不由脱口问道:“木清浅,你怎么会在这里?”

    木清浅听到质问声,抬起头,瞧见满脸疑惑的木清竹,嫣然一笑,张扬的一飞柳叶眉,满脸鄙视:“怎么,我就不能在这里了吗?你能赖在阮氏集团,我凭什么就不能,我比你更年轻漂亮,乔总信任我,阮总对我青睐有加,我当然要加入阮氏集团了,这有什么不好嘛?”

    她的话理直气壮,无比傲娇。

    木清竹心中悲哀,通过昨夜的事,对她的言行举止早已心中了然,哀莫大于心死,当下只是冷冷一笑,说道:“木清浅,你认知肤浅,我也无话可说,但作为你的堂姐,我还是要提醒你,以你现在的年龄,应该呆在学校里完成学业,而不是一心想攀高枝,走捷径,到头来只怕竹篮打水一场空,损人不利已。”

    她平静地说完,电梯铃正好响起,转身踏出电梯门,往外面走去。

    “木清竹,站住。”木清浅恼羞成怒的在身后叫着,“你嫉妒我,得不到阮总的爱,就凭什么以为人人都会像你这样只能是被男人抛弃的货。”

    这话实在太过羞辱人,木清竹站住脚,回过头来,眸色暗沉,眼里是阴沉冰冷的光,她直直地盯着木清浅,目光绞着她,步步逼近她。

    很小的时候木清浅对比自己各方面都优秀的堂姐,心存畏惧,虽然不满,却也不敢表露,可现在是她出言不逊在先,面对着强势的木清竹,毕竟涉世不轻,又心虚,被紧逼过来的木清竹逼得节节后退,心底发慌,嘴上结结巴巴:

    “读书有什么用?毕业了还不是找不到工作,能进到阮氏集团这样福利待遇丰厚的公司,那还不是多少读书人的梦想,我这样选择是对的,更何况乔总看得起我,有她这个后台,我还怕什么,你没资格管我。”

    这样一说,木清浅又觉得底气很足了,站直了腰,恶狠狠地回视着木清竹的眼睛,壮着胆子

    “你,你想怎样?告诉你吧,你若想凭着阮瀚宇拿回你家的财产,那是做梦,阮总是不会帮你的,你不过就是凭着一张漂亮的脸蛋,你能,我也能,我可比你年轻漂亮多了。”

    木清竹的心里像被尖针扎过,可她却再不会为这样肤浅的女人心痛了,她扬了扬手掌中被白纱布包着的手,阴冷的说道:“木清浅,你想选择什么样的路,那是你的事,但我警告你,以后老实点,别在我面前玩花招,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这笔账我先记下了。”

    她摸着自己受伤的手,阴冷的光似要射进她的心脏里,木清浅瞪着不服气的眼眸子望着她,却也不敢再多言。

    木清竹冷冷一笑,掉头朝着圆拱形的飘台外面走去。

    温文尔雅,绅士一般的男人站在大厦的外面,艳阳高照,给他的身影镀上一层金色,越发亮眼。

    他微微一笑,好听的声音带着糯糍的魅惑。

    “小竹子。”

    景成瑞站在名贵的劳斯莱斯旁,满脸微笑地望着他。

    “景总。”木清竹刚走下去,愣了下,反应过来,快步朝他走去,“瑞哥,怎么到这儿来了?”

    她微昂着头,仰视着他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