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ka第三十八章 悉心照顾
    “我从来不指望你能安份守纪,可你现在呆在我的公司里,却与我最大的竟争对手暖昧不清,一点都不注意自己的形象,你认为这样传出去,会好听么?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不要以为你救了我,我就会感激你,告诉你,我阮瀚宇不需要你这种下践的女人救。”阮瀚宇几乎是咬牙切齿了,他话里含枪带棒,如六月飞雪,木清竹顿时全身冰冷,冷得连伤口都要僵硬了。

    “你混蛋。”她咬紧牙关,恨恨出声,“阮瀚宇,我没有想到你是这么肤浅低俗的男人。”

    她有什么错?景成瑞,一个在她危难中帮助过她的男人,在她困境中雪中送炭的男人,如果没有他,她能有今天的成就?她能成为全球的顶尖设计师?

    当她在美国伤心失望难过的时候,她身无分文,那时的阮瀚宇又在哪里?他不是有美人相伴,早把自已遗忘了吗?

    今天她受伤了,他来看她,天经地义,这有什么错,她又没有做过对不起阮氏集团的事,更没有把机密泄露给他,而且身为阮氏集团的设计师,她也尽力了!

    他凭什么要这样污辱她,污辱她的人格

    眼中的泪汹涌而去,泣不成声,不止有悲哀更多的是心寒。

    在那么危险的一刻,她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护着他,现在却换来他如此恶毒的话语,甚至不屑。

    她的心该要有多痛!

    “我肤浅.低俗?”阮瀚宇冷笑出声,“你的瑞哥就高贵优雅了,你的初恋情人就光明磊落了?”

    提到阮家俊与景成瑞,他的心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在大学时那个晚上,他就站在身后,亲眼看到阮家俊抱着她亲热,他们二人在黑暗中搂搂抱抱,行着苟且之事,他全部看在眼里。

    后来她竟然成为了他的妻子,而属于女人贞洁的落红却早已给了那个该死的阮家俊了。

    他,她的丈夫,到底算个什么!

    这个肮脏的,不干净的女人。

    他不要怜惜这样的女人,就算是为了救他受伤了,他也不要怜惜她。

    他狠狠地摔了门,扬长而去。

    国际凯旋豪庭88层,宽阔奢华的办公室里气氛有些沉闷,静寂无声。

    阮瀚宇俊眉紧锁,手里拿着一份报告正在详细地看着。

    连成毕恭毕敬地站在身边。

    阮瀚宇用了很长的时间才看完这份报告,关于木清竹在美国生活记录的报告。

    报告很详细,却也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

    上面记录了木清竹只身在美国学习汽车设计的点点滴滴,看得出来,她去到景瑞公司只是这近半年的事,其它的时间都在潜心学习。

    她勤工俭学,半工半读,身边没有任何花边新闻。

    这才想起,木清竹当年呆在阮家时,他从没有给过她一分钱,想到她吃住都在阮家,而那时他对她只有恨与嫌弃,从没有想过要给她一分钱的。

    那她这些年在美国又是如何度过的?

    修长的手指翻动着指页,一张一张的找,终于找到了,木清竹四处找工作的经历,还有她因为没有钱,偶遇景成瑞的经历。

    手指在颤抖。

    景成瑞在她如此困难的时候出现在她的身边,如果她对他有爱与依赖,那也是人之常情,在她困难的时候,他这个做丈夫的又在哪里?

    他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她,有什么资格去污辱她!

    她能接受景成瑞,他们能有如此默契,这一切还不是他一手把她推出去的吗?亲手把她推到他的身边吗?

    是的,他真的没有资格。

    本来想过了要好好跟她相处,做个平常的朋友也好,而不是这样一见面就大吵大闹,彼此伤害。

    可他却忍不住,只要看到她与别的男人呆在一起,他就会忍不住大发雷霆。

    其实她在美国的生活真的很普通,也很平常,甚至称得上凄凉。

    不断涌上的复杂情感冲击着他的心,心恍若被盐水煎煮般,俊朗的面容渐渐扭曲,眸光越来越深沉。

    他站了起来朝外面跑去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