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欺负女人
    “等下。”景成瑞趁着他们还都不曾跟上来,快步走到阮瀚宇面前,厉目盯着他,“我不管你跟小竹子说了什么,采取了什么手段,既然她选择了你,我也尊重她的选择,但你若让她难堪,这三日内若让她受了半点委屈,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这样啊。”阮瀚宇哈哈一笑,转头对着木清竹问道:“木经理,你是不是应该跟景总解释下,我有强迫你吗?”

    木清竹小脸一白,忙朝着景成瑞挤出笑脸:“瑞哥,是我自己愿意的,不关他的事。”

    她晶亮的眼睛带着乞求的光望着景成瑞,摇了摇头。

    景成瑞见此也无话可说了,只得再次提醒道:“小竹子,若他欺负了你,一定要及时打电话给我,我会马上赶过去的。”

    “谢谢瑞哥。”木清竹朝着他甜甜一笑,点了点头。

    阮瀚宇先一步走了开去,经过景成瑞身边时,不着痕迹的微一侧身从一旁绕了过去,脸上是自信的微笑,以示他的修养要高出很多。

    “那我们三天后再见。”景成瑞满是无奈,有些恋恋不舍,只有与她呆在一起,他才能浑身有力,精力充沛,哪怕只是见到她就好,可现在她却跟着非常**的阮瀚宇走了,心里像被挠了般难受。

    如果不是考虑到木清竹,还有她那苍白的小脸上那可怜巴巴的眼神,他真会把阮瀚宇好好修理一顿,这家伙的手段可不是一般的腹黑。

    “记住,这三天内你要好好跟着我,听我的指挥,否则出了什么事可不要怪我,还有不要以为有景成瑞撑腰,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告诉你,那是没用的,他景成瑞算个毛,他若敢惹我,保管叫他有来没回,而且这次活动我定要赢他们那几对。”来到岛上的一处开阔地后,阮瀚宇以绝对的优势朝着木清竹宣告。

    木清竹干瞪着眼睛望着趾高气昂的阮瀚宇,毫无任何办法,毕竟在他面前她都是处于劣势的,从来都是他说了算,她除了顺从外还能怎样。

    她也大概知道,这三天主要是翻过三个岛,每个岛上都有关卡要闯,闯过关卡后,就会有吃食和住宿的地方,那也要他们自己去寻找,要想在第三天顺利的返回原地,就必须要在二天内把这三座岛上的关卡全部闯完,然后用一天的时间往回走。

    这三座小岛依着海水,相隔并不远,岛上绿树葱茏,芳草萋萋,早已被阮瀚宇派人开发出来了,设置了各种路标,连主要道路都是水泥地了,岛上面种植了不少果树,养了很多小动物,还包括一些海上面的天然野鸟,走在路上,是海与植物的芳香气息,教人胸旷神怡。

    直升机不时在天空盘旋着,那是准备随时下岛来营救放信号弹的游客的。

    能想出这样绝妙的好玩乐项目来,也只有阮瀚宇这个奇葩了。

    木清竹虽然嘴上不服,心里还是很认同的。

    偷偷瞄了他一眼,那家伙正在挽着袖子,把裤脚也高挽了起来,看来是准备要行动了。

    “首先第一关是爬山,爬过山后就到了岛的另一边了,记住沿途有闯第二个岛需要用到的器具,边爬边小心看着有黄色小旗的地方,共有五处,但只有其中一处是真的有,其它是障眼法。”

    他边解说着,边吩咐道。

    木清竹瞧了下这第一座岛,却是个山岛,虽然不是很高,可道路崎曲,山石挡道,根本没有路可言,不由说道:“不就是玩吗?明明山下面有路绕过去就好,干嘛偏偏要爬山?”

    阮瀚宇脸一黑,翻着白眼“不是说了吗,一切听我的指挥,虽然是玩,那也要玩出名堂,不然干嘛要到这海中央来,去大街上走路不是更好吗?还有,这是比赛,你走那山脚下,起码要慢一半的路,而且小黄旗都放在山上呢。”

    木清竹听得有理,也不好再吭气了,可望着那布满荆棘,全是乱石的山路,心中直打鼓,这该死的阮瀚宇也没有说要带她来玩这个,她现在可穿着高跟鞋呢,叫她如何爬山。

    “喂,这些东西是不是应该你拿着。“她没好气地叫道,他们个个都是男人拿东西,可到了他们这儿,却是女人拿东西,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阮瀚宇朝她上下瞄了一眼,脸上邪恶的笑,“穿成这样,活该受罪,告诉你吧,这是惩罚你的不识时务,你不拿也得拿,识相点,这三天内好好讨好我,我高兴了,说不定就会让你日子好过点,有本事你就打电话给景成瑞,看看到底是谁厉害。”

    说到这儿,他简直就是要得意忘形了,轻吹了下口哨,朝着山上爬去,他脚步轻便,步调飞快。

    “混蛋,欺负女人。”木清竹捡起块石头朝他砸去,“呯”的一声,石头正砸中阮瀚宇的后背,纯白的衬衫上面顿时出现一个黑色的圆点。

    阮瀚宇没有想到木清竹会敢在背后偷袭她,中了一招,不由恼羞成怒,掉转头去,只见木清竹正蹲在地下,肩膀抖动着,脸埋在胸前,一时弄不清她是在哭还是在笑。

     ? ?t5矶?6?p2('?:kg?闛??[?6km6?}?4        “喂,你竟敢偷袭我,死定了。”他愤愤骂着,心里却有些忐忑不安,不知她到底怎么了,这山还没开始爬呢,她就这个样子了,如若她特意跟他怄气,这日子也不好混呢。这样天下人都会以为是他欺负女人了。

    他只得返了回来,蹲下身来,只见她肩膀抖动着,鼻子里吸着气,想起在医院那几晚她偷偷伤心哭泣的画面,心中一紧,这个女人受这点委屈就哭了,明明是他挨了她的偷袭,她还在这里哭,真是矫情。

    一把抢过她手中的东西,满脸懊恼,“算了,还是我拿吧,免得人家说我欺负女人。”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