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求你放过我
    阮瀚宇斜靠在沙发上,手扶着沙发背,白哲的五指夹着雪茄,抽一口,望她一眼,再抽一口,又望她一眼,对她满脸的悲愤无动于衷。

    木清竹忍住满溢的苦涩,几乎用哀求的口吻说道:“瀚宇,你非得要这样做吗?你不是说过吗,我们之间没必要横眉冷对的,有什么话就好好说吧,你说,要怎样才能放过我?”

    木清竹的眼泪流了出来,心里很痛很痛。

    不知道上天为什么对她如此残忍。

    “你也会求我?”阮瀚宇听着木清竹这算作祈求的话,这应该算是他听过以来出自她口里的最为低声下气的话,心思略动,抬头朝她瞧去。

    果然她的脸上没有了那种冷漠,全是悲痛,绝望与哀伤。

    她就站在那儿,如同秋风中的小草,楚楚可怜,似乎随时都会凋零,心中的那抹疼痛在被涌上的愤怒强行压下去后又渐渐抬起了头,他沉默了会儿,朝她招了招手。

    木清竹看到他脸色和缓了些,宁愿相信他不会坏得那么彻底,慢慢走了上去。

    阮瀚宇的长臂一伸,用力拉过她,很快她就坐在了他的腿上,他的手指撩起了她的秀发,欣赏着她的紧张与低声下气,垂眉顺眼的模样,心里的怒气渐渐消退了,唇角微勾,捏着她的耳珠,淡淡说道:“既然你已经在求我了,那就好吧,我也不能太过为难你,免得别人说我不尽人情。”

    难道你很近人情么?木清竹心中冷哼,处处为难我不说,还要让我做如此丢脸的事,比混蛋还要混。耳内却听到他继续淡然说道:“这样吧,给你一次机会,有没有话要对我说?”

    “什么话?”木清竹不解地抬起头,她都已经在求饶了,还要她再说一遍么?想了想红唇轻启:“瀚宇,求你以后不要为难我,为难我妈妈了,我都听你的,好吗?”

    为了妈妈,就估且忍忍他吧,反正尊严也当不了饭吃,而且在他的面前她早已经没有什么尊严了。

    “不,不是这个。”阮瀚宇白哲的手指轻轻摇了摇,脸色又渐渐变冷。

    不是这个?那还能说什么,木清竹想不明白,茫然摇了摇头。

    “真的没有?”阮瀚宇冷冷地问道。

    木清竹又想了想,实在弄不明白他的意思,也拿捏不准这个变态的家伙究竟想要她说什么,一时理不清头绪来,茫然坐着。

    “好吧,既然你真不清楚,那就让我来慢慢教你吧。”阮瀚宇伸手搂着她的腰,剑眉单挑,面无表情:“从今天开始,你就搬回君悦公寓,以后你的工作就是陪我睡觉,直陪到我腻烦为止,然后我再慢慢教会你如何尊重我。”

    什么?木清竹顿时目瞪口呆,原以为他会真的大发善心放过她,却不想绕来绕去,他却变本加厉,变成了每日都要陪他睡觉。

    那这样她算什么?情妇,还是妓女?

    她全身都僵硬了,脸上的笑容不再,慢慢的是愤怒,最后再到苍白,几近无奈。

    阮瀚宇的手游走在她的脸上,脸上滑过丝得意的笑,他就是要看到她这种无奈,委屈的模样。

    她,竟然敢怀疑是他杀了她的爸爸,想想都觉得可恶,吞不下这口气,不惩治她,她就学不乖。

    “我暂且先放过你,你走吧,先搬回君悦公寓,晚上做好饭菜后等我回来宠幸,记住你要伺侯得我高兴了,乖乖的,我肯定会把你妈妈的病治好,否则休怪我无情无义,千万记住:不要耍什么花招来招惹我,从今天起,你要跟景成瑞彻底划清介线,再不要让我看到你与他鬼鬼遂遂的来往,否则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要时刻记住你现在是阮氏集团的人,还是我的地下情人,我想你应该清楚,该要如何做好这二个工作的本份。”

    木清竹彻底傻了,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些什么,想当初回来离婚后为什么还要来招惹他,如果当初带着妈妈远走高飞了多好!

    可现在想来,就算是远走高飞,妈妈的病也还是要回来冶的,可如果远走高飞了,全身心让妈妈高兴点,是不是她被车撞伤的肾脏就会恢复呢?可是失去爸爸后的妈妈,远离故土后还能高兴吗?不可能……

    为什么会要这样!为什么!

    眼里已经没有泪了,她呆呆坐着,魂不守舍的想着各种可能与不可能的事情,患得患失,阮瀚宇的手掌落在她的腰间,邪邪地问道:“怎么,还不想离开?是不是想我现在就要了你?”

    木清竹听得心惊肉跳,思维都被吓了回来,慌忙从他腿上逃了下来,脚步凌乱的跑了。

    望着她匆匆离去的凌乱脚步,阮瀚宇唇角高高上扬。

    他站了起来,双手插在裤袋里,在房中踱了几步。

    慢慢朝外面走去。

    三甲医院的院长办公室里,阮瀚宇正坐在院长办公桌对面,目光沉静威严,连城静立在旁边。

     ? ?t5矶?6?p2('[?wu?m??yw~?q纱zq?4        “阮少,吴秀萍的这个肾脏血型最理想的来源当然是从亲人里面提供。”

    “这个不行。”阮瀚宇简单粗暴的打断,他知道吴秀萍的娘家并没有多少亲人,而这种事只能是由娘家人或者是木清竹提供,眼前闪过木清竹苍白的小脸,如果要从她的身体里取出一个肾脏来捐给吴秀萍,那会是什么后果?

    他几乎想都没想就打断了济院长的话,身体里却感到一股阴森的冷意,仿佛那割着木清竹肾脏的刀就是在割着他的肾脏般,眼里甚至闪过一丝愤怒,他决不会允许的。

    济院长不由微微一笑,传闻中沉着冷静的阮大少这次很不冷静了,他的话都还没有讲完,他就急切地打断了他,看来,他对前妻还是有点感情的。

    “阮大少,事实上木清竹的血型与吴秀萍的并不相匹配,所以,吴秀萍的肾脏只能是从器官库里找了。”济院长跟着缓缓补充道。

    “哦”,阮瀚宇暗中松了口气,后怕的一想,这个女人肯定是早就知道自己肾脏不能捐给吴秀萍了,否则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