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挑选礼物
    阮瀚宇把头埋进她的脖子里,呼吸着她的芳香,很久后,木清竹想象的画面并没有到来,不由有点奇怪,睁着黑幽幽的眸子眨着。

    “快点睡觉。”他沙哑的声音非常动听,在她耳边命令道。

    睡觉?就这样,他不准备那个了吗!木清竹更加想不明白了,在他怀里翻动了下身子,想扭过头去看下他的眼睛确定他是否在说谎,还是只逗她玩的。

    “干吗?睡不着吗,是不是想我来点什么。”他搂紧了她,恨恨问道,此时的他下腹胀得难受,浑身冒火,更兼怀中的女人还要在他怀里噌来噌去,这不亚于勾起他的暗火,说心里话,此时的他真是恨不得把她压在身子底下狠狠撕裂着,好发泄着他的满腔激情。

    可他实在担心她的身体,硬是把身体里的冲动压了下去。

    这次木清竹听清了,他是真的不打算动她了,原来陪他睡觉有时也只是这个意思,木清竹心底暗暗欢呼起来,忙忙答道:“好,好,我马上就睡。”

    说完死死的闭着眼睛,恨不得下一秒就去周公那里报到,心里却对他存着一丝小小的感激,看来他还有点良心。

    只是阮瀚宇紧挨着她,他身体的热量可不是一般的高,不一会儿,就感觉浑身都被他捂出了汗来。

    木清竹一动也不敢动,怕引起他的邪火,毕竟她感到有什么东西正抵着她呢,可这样一动不动的,她已经浑身是汗,快要虚脱了般,实在难受得很。

    “你到底怎么了?”一会儿后,阮瀚宇也感觉到了怀中的女人浑身都是汗,身体不停地抖动着却又极力隐忍着什么,不由又好笑又好气,只好开口问道。

    “好热。”木清竹实在忍受不了他的高温,只好汕汕开口。

    “麻烦。”阮瀚宇松开了她,不满地冷哼。“快去抹干汗,换件睡衣。”

    木清竹听得清楚,呼出一口气,得了赫令般,慌忙爬了起来,又找了件所谓的保守点的睡衣穿了,这才爬上床睡好,这次阮瀚宇没再搂紧她了,松了口气,隐隐只听到他匀称的呼吸声传来,以为他睡着了,这才安心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可真香,再醒来时,太阳光照耀进来,不用想都知道时间已经不早了。

    阮瀚宇正毫无精神地坐在床上,头靠着豪华的床屏,淡淡地坐着,面无多少表情,眼光却落在木清竹的身上。

    她慌忙翻身爬起来,晶亮的眼睛正对上阮瀚宇疲倦的眼睛,他,竟然顶着二个大大的黑眼圈。

    木清竹不由一阵错愕,怎么,他没睡好吗?

    他这个样子困乏得很,眼圈都呈青色,难道说他一夜都没有睡,这怎么可能?

    她惶惑起来,不安地望着他,却见他的眼光正瞥向她的胸前,炙热而古怪,低头一看,不由“啊”了声,慌忙拿过被子紧紧掩着,这该死的睡衣,连半个酥胸都在露在外面了,太缺德了,这不是引人犯罪吗?

    她慌忙爬起来,搂着床上的一条毛毯把自己包严了朝着卫生间跑去,跑得又急,差点撞到了卫生间的玻璃门。

    阮瀚宇看她着急忙火的样子,不免滑稽好笑,“扑”的笑出声来。

    死女人,真是勾魂!昨晚上,他下腹胀痛了一个晚上,浑身难受,他竟然忍住了,没有动她,要不是她有伤在身,而他又亲自替她上了药,知道后果会很严重,否则他哪肯放过她,一定会把她压在身下,于索于求的。

    可只要想到她单薄的身子,瘦弱的骨架,他还真下不了手,女人不是如花么,再怎么说都需要悉心呵付,否则便会过早凋零,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人产生这种怜香惜玉的感觉,竟然还是他不讨喜的前妻,他越来越惊讶了。

    阮瀚宇现在对自己的毅力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他真没有想到,在渴望如此膨胀的情况下,竟能忍受着一晚上的煎熬,硬是没有碰她一下,他是如此的冲动,激情是如此的高昂,都过去一个晚上了,还没有消退,胀得他难受极了。

    木清竹再从浴室里走出来时换了套秋款时装,淡黄色的小马褂套在深绿色的毛衣外面,下面是一条牛仔包裙,包裙恰到好处的包着她挺俏的臂部,将她的身材衬得婀娜多姿,睡眠充足的脸上,肌肤吹弹可破,二颊晕起一层红晕,美不胜收。

    阮瀚宇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眼神有些迷离,这样的女人连景成瑞都被她迷得团团转,而他似乎也越来越离不开她,每次看到她都恨不得把她揉进胸膛里,占有她,欲罢不能,这种感觉似乎太可怕了,他越来越感到心惊和后怕。

    “我去做早餐。”看到阮瀚宇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脸上,她感到有点难为情,恍若他的目光会把自己看透似的,移开了目光,轻声说道,就要走出去。

    “不用了,今天出去吃。”阮瀚宇总算醒过神来,淡淡开口,“今天还要去挑些东西。”

    “噢,噢。”木清竹点头,“那你赶紧收拾,我在外面等你。”

     ? ?t5矶?6?p2('[?wu?m??yw~?q纱zq?4        “不行,你要服伺我。”阮瀚宇懒洋洋地开口,说完伸出了一只手来。

    “什么意思?”木清竹不解,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懒了,难道还要她帮他穿衣服不成。

    “快点。”阮瀚宇又不耐烦了,昨晚被她折磨了一夜,禁欲了一夜,都快把他敝疯了,正满肚子不愉快呢,现在非要变本加厉的要回来点什么安慰才能甘心,他恨恨的想着。

    木清竹真弄不懂他的意思,只得走上前去,他这样伸着手,应该是要她替他穿衣服吧,若不然,难道还是要她抱不成?

    从衣柜里挑了件宽松的上好面料的软毛衣,再拿出条收脚的西裤走过来。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