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奶奶的决定
    “乔小姐,奶奶只是请乔市长过去,请您先回去坐好。”朱雅梅的声音惊醒了阮瀚宇,他抬头一望,原来乔安柔意欲跟着他爸爸一起进去,却被朱雅梅很礼貌地拦了下来。

    乔安柔脸色一沉,满脸不悦,无奈之下,只得又回来挨着阮瀚宇坐下。

    “瀚宇,奶奶叫我爸去会是有什么事吗?”她甜甜一笑,小声问道。

    阮瀚宇眼睛瞥着木清竹只是摇了摇头,心思沉沉地答道:“不知道。”

    他现在很想知道奶奶对木清竹说了什么,他甚至不希望奶奶改变对木清竹的喜欢,希望她能继续得到奶奶的爱,可当他意识到这点时,心里连自己都被这种感觉吓得吃了一惊,根本没有心思去思考乔安柔的话。

    很快,只有二十来分钟,乔立远就从卧房里走了出来,脸上很平静,淡静,金丝边眼镜里的光闪铄着,捉摸不透。

    “爸,奶奶对你说了什么?”乔安柔忙靠过去轻声问道,乔立远表情讳莫如深,只是颇有深意的望了她一眼,并没有出声。

    乔安柔有丝忐忑起来,如果是有好消息,爸爸应该会示意她的,可他没有,甚至是一点表象都看不到,可从爸爸的眼里又没有看到那种彻底的失望,他表情平静如常,甚至什么都看不出来,心中的不安稍微放下了点。

    不一会儿,朱雅梅推着阮家奶奶走了出来。

    阮奶奶坐在轮椅上,身上是老式的朱红色寿衣,白发飘飘,精神却很矍铄,她满脸红光,笑呵呵的,脸上看不到任何倦意。

    “奶奶好。”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

    “好,好。”阮奶奶笑得合不拢嘴,朝着大家挥了挥手,大家又坐了下来。

    “乔市长委屈您了,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抽空来给我这个老太婆庆生,我老太婆感谢不尽啊!”阮奶奶客气地先给乔立远这个唯一的外姓人道谢,声音里满是感谢之意,乔立远忙站了起来,笑笑朝她示好,沉稳地说道:“阮奶奶,您老人家九十高寿,晚辈过来看望实属应该。”

    这时大家心里都开始嘀咕起来,这老奶奶到底玩的什么花招?她不是一向反对他的女儿嫁给阮瀚宇的吗?如今上演这么一出,难道这是同意了?那刚刚把木清竹请过去真是让她与阮瀚宇脱离关系的?如果真是这样,木清竹就永无翻身之日了,有人想到这儿,深感惋惜,朝她投去了同情的眼光,可更多的却是不屑。

    季旋就非常高兴,看来她儿子的事终于有着落了,又要准备好喜事了!

    “今天是我老太婆的寿辰,我年纪大了,精力不济,也不能陪你们年轻人玩了,我现在要宣布几件大事,然后家人都陪着我去祭祖,祭完祖后我就要回去休息了。”阮奶奶说到这儿停顿了下,今天因为耗神太多,已经有些疲于应付了。

    喘了口气,朝着朱雅梅挥了下手,朱雅梅立即从轮椅旁边拿出了一本红本本来。

    客厅里的人全都坐直了身子,伸长了脖子,压抑着呼吸,全都紧张起来,不知道奶奶要宣布什么决定。静悄悄的客厅里,连着阮瀚宇的心都跳了起来,他眼里望着仍然站在角落里默默无言的木清竹,心里有些焦虑与不安。

    如果奶奶真的宣布她从此后退去阮家的祖宗牌位,将她永远从家谱里除名,那他会怎样?

    如果是这样是不是意味着自己这辈子永远失去她了,再也不可能拥有她了,脑海里浮现出前天夜里与她的缠绵与**,他,竟然暗暗紧张起来。

    朱雅梅缓缓地打开了手里的红本本,清晰地大声念了起来:

    “我,墨香灵,代表阮氏祖先宣布第一件事情,那就是:将阮氏公馆里属于阮瀚宇的那部份继承权全部转赠给木清竹。”

    这决定一宣布,客厅里顿时像炸了窝,众人七嘴八舌,小声议论起来。

    “这是什么意思啊!”

    “对呀,这阮氏公馆可是阮家祖上的财产,自己亲孙子都不给却给了一个外人,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呢。”

    “对呀,这阮氏公馆的继承权只能是孙子才有,连我女儿阮清香都没有,怎么能给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呢?”

    “这个女人可真有手段。”

    “我们不能同意啊……”

    ……

    阮瀚宇从紧张不安中回过神来,待听清了奶奶的意思后,不由松了口气,放松了下来,脸上露出一丝几不可察的笑意,就这么个细微的笑意可没有逃过乔安柔的眼睛,乔安柔顿时气得气窍生烟。

    “第二个决定,就是:从今天起木清竹搬回阮氏公馆里的翠香园,住回原来的房子。”

    这个决定一出,众人又是惊得呆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木清竹不是与阮瀚宇离婚了吗?怎么还能住回阮氏公馆呢?

    “妈,这个我有意见。”季旋最先受不了了,率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