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被压下来承包了
    炎景熙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懊恼的皱起了秀眉,为了撇清他和她的关系,眼眸中闪过一道灵光,特意说道:“一会我去爷爷那里吃饭,佑苒说爷爷想见我。”

    炎景熙的意思吧,是让他清楚她是他侄媳妇的这个事实,保持距离。

    陆沐擎意味深长的轻笑了一声,俯视着她闪烁的眼眸,深邃的眼中倒影出两个小小的她,格外的清晰,沉声说道:“你不用特意告诉我你今天的动向,昨天的话你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炎小姐,我想我有义务提醒你,如果你想要我和你保持距离,首先自己就要坚定不动摇,看到我就脸红这样的行为不要有,还有……”

    陆沐擎往前一步,胸肌离她只有三公分的距离。

    炎景熙条件反射,用手去挡住他。

    手掌分明能够感觉到他的体温和强有力的心跳。

    炎景熙更加的局促了起来,睫毛微微颤动着,像是防狼一般防他。

    陆沐擎看到她的紧张,笑容扩大,陈述道:“你特意告诉我要去见我爸,让我感觉,你是在暗示我做些什么。”

    抢亲!

    这个是她的头脑里第一反应的两个字。

    炎景熙嗤笑一声,往后退了两步,松开低在他胸口的手,调整呼吸,义正言辞的说道:“陆先生还真是想多了,明人不做暗事(示)。”

    话光说完,炎景熙余光之下,看到陆佑苒突然出现在门口,身体微微的颤了一下,莫名的心虚,心跳也加快,垂着头,再往旁边走了两步。

    离陆沐擎远点。

    陆沐擎余光瞟了炎景熙一眼,双目平视陆佑苒,扬起似笑非笑的笑容,“不好意思,好像打扰到你们了。”

    “没有,小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陆佑苒诧异道。

    陆沐擎单手插在口袋中,身板笔直,坦然的解释道:“刚刚。有些东西掉在房间里了,过来拿,没想到炎小姐还在。”

    陆沐擎淡薄的看了炎景熙一眼,目光生疏,就像是只是陌生人一样,不经意的碰了面而已。

    他说完,像是看不到他们一样,径直走到床头柜前,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手表,矜贵的戴在白色衬衫的衣袖上面。

    炎景熙瞟着他傲然坦荡的背影。

    刚才好像心里有鬼的只有她一人。

    明明确实没什么啊?

    炎景熙想想觉得好笑的。

    她怎么会心虚呢?

    而且,陆沐擎处理的方式比她干脆利落多了,好像从头到尾都是她自作多情。

    或许,一开始,他就是耍着她玩的而已。

    炎景熙朝着陆佑苒走去,也像是忽视了陆沐擎的存在,平淡的问道:“可以走了吗?”

    陆佑苒冷淡的睨了炎景熙一眼,看向陆沐擎,问道:“小叔,正好一起回去,要不要一起走?”

    炎景熙心里陡然一惊,难不成,这次见陆佑苒的爷爷,陆沐擎也去。

    只要想到和那看似温和实则腹黑的男人同桌而食,她的心里就说不出的局促感,垂下了眼眸,尽量不让他们看到她的心思。

    陆沐擎转身,云淡风轻的瞟了炎景熙一眼,把她的惊慌看在眼中,扬起温厚一笑,“不用了,我上午的时候已经去拿了车,你们先走。”

    炎景熙松了一口气后,心里又发紧了起来。

    他的言外之意是他还是会去的。

    “你的女朋友似乎很紧张?”陆沐擎突然的出声,把矛头指向了炎景熙,惹的陆佑苒也看向她。

    炎景熙睨向陆沐擎,他虽然还是带着优雅的笑容,她怎么感觉到这笑容里带着锋锐的刀子杀人于无形呢?

    炎景熙握了握拳头,调整转台,也宛然一笑,明媚的就如阳光般灿烂,解释的说道:“第一次登门见爷爷,哪有孙媳妇不紧张的,还求小叔这里先放过。”

    狐狸!

    这是陆沐擎的直观感觉,睿眸越发的深邃了几分,闪过一道潋滟,嘴角扬起,意味深长道:“我什么时候不放过你了?”

    炎景熙的脸上有一道红润,她怎么感觉在他口中她尼玛又自作多情了。

    “那就先谢过了。佑苒,我们走吧。”炎景熙这次主动走到了他的身边,没有去搂他的胳膊,而是在安全范围内就停下了,丢给他一个明媚的笑容。

    陆佑苒睨着她的脸孔,眉头微微皱起,越来越觉得,她好像跟他以为的性格不太一样。

    炎景熙和陆佑苒刚踏出门外。

    炎景熙就听到一个柔柔的女生的声音喊道:“佑苒。”

    炎景熙回头,顺着声音源看过去,是一个长的很甜美又很娇小玲珑的女孩,大大的眼睛里闪动着潮湿的波光,楚楚动人。

    看这架势,不会又是陆佑苒的女朋友吧?

    炎景熙睨了一眼陆佑苒,他的脸上没有多大的表情变化,眼神依旧冰冷刺骨,但是眉宇中蕴含着的烦躁证明,他是认识眼前这个女孩的。

    女孩朝着陆佑苒走过来,在她的面前停下,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柔声说道:“佑苒,你好久不来找我了,我好想你。”

    “既然是好久,也应该够时间让你忘记我了。”陆佑苒面无表情的冷声说道。

    女孩忍不住悲伤,抿着下巴,不可置信的呜咽道:“你真的不要我了吗?我们以前那么好!”

    陆佑苒睨着哭泣的女孩,毫无感情的说道:“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要过你?如果你指的要是床的话……”

    陆佑苒凉薄的扬起了嘴唇,“或许,过段日子我会找你。”

    炎景熙挑眉,鄙夷的目光扫过陆佑苒冷凝的脸。

    尼玛,他真的当她是死的,就算她本来就不可能嫁给他,但是至少目前,她还顶着他将来未婚妻的头衔,起码的尊重要给吧?

    她想想自己要是嫁给他,未来的日子就很可悲。

  &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