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为什么要你陪,不懂吗?
    炎景熙走去了另一头坐电梯,经过安全出口的时候,听到从楼梯道里传出来一个女人的骂声。

    “陆佑苒,如果你不爱我妹妹,为什么要招惹她,原本她就有一个喜欢她的男朋友,跟父母都见过面了,是你的出现扰乱了她的生活。”

    听到陆佑苒三个字,炎景熙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她朝着楼梯道看去,说话的女孩被墙面遮着,她只能看到陆佑苒冰冷的靠在墙上,右膝盖弯起,右脚踩在墙上,如玉葱般白皙的手指夹着香烟,眼眸微垂着,吐出眼圈,盯着地面的目光凉薄。

    听那个女孩说完这句,陆佑苒微微抬头,视线冷漠的看向那个女该,扬起讥讽的嘴角,说道:“她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也享受了?”

    “享受什么!她要的不是你的那些名牌包包,名牌服装和贵重首饰,她需要的是一个全心全意的爱她的男人!”女孩不淡定的叫嚣着。

    陆佑苒姿态傲慢,嗤笑一声,讽刺道:“她之前的那个男朋友不就是全心全意爱她的吗?是她自己放弃来追究我这里的名牌包包,服装和首饰,我给的也只给这些。”

    女孩顿了一会,背脊颤抖着,手指着陆佑苒,怒道:“那你不该让她怀上孩子!陆佑苒,我警告你,要是你不为她负责,我会闹得全陆宁市都知道你寡情薄意,始乱终弃!”

    陆佑苒轻笑起来,笑比不笑更加的凉薄,眼中带着无尽的嘲讽,犹如一道能见血封喉的寒光,点了点香烟,说道:“有件事情,你应该不知道,我在三年前就结扎了,她哪里来的孩子?”

    女孩往后踉跄了几步。

    炎景熙也惊住了。

    陆佑苒很狠,他的狠就像是她一开始判断的,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要么不说话,一说话就真的是致命一击,不给人回击的余地。

    这种男人,她也招惹不起,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炎景熙看向陆佑苒的时候,对上陆佑苒看过来的冰凉眼神,眼眸一颤。

    这种场合,她出现不太合适。

    炎景熙赶忙转身就走。

    陆佑苒消逝不去的阴冷,冷眸中再次掠过一道寒芒,几步就追上她,握住她的手臂往墙上一甩,捏着香烟的手撑在她的脑侧,压迫性的质问道:“你在跟踪我?”

    香烟徐徐的落入她的鼻息之中。

    炎景熙轻咳了两声,瞟了一眼他手中的香烟,拧眉,灵巧的从他的手臂下面穿过,到了空地后,说道:“你觉得我有跟踪你的必要?”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陆佑苒狐疑道。

    “医院是你家开的吗?我不能在这里?”炎景熙说完,看他的脸色更加的不好了。

    还真是一个坏脾气的男人。

    炎景熙无奈的笑了一下,解释的说道:“你小叔刚才受伤了,他有认识的人刚好在这层,不过,他的衣服不好穿了,你在,刚好。”炎景熙从包里拿出陆沐擎的皮甲,递给陆佑苒,说道:“你给他买套衣服吧。”

    陆佑苒看向炎景熙手中的钱包,狐疑的拧眉道:“他把钱包给你?”

    “他衣服破了,让我去买。”炎景熙不觉得有什么,说道。

    陆佑苒朝着她走进一步,冷声问道:“他受伤为什么是你陪?”

    炎景熙觉得这个人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他是在玷污她和陆沐擎之前的关系。

    炎景熙瞬间火了,嗤笑了一声,声音也冷了几分,说道:“陆佑苒,你问这些话的时候就不觉得丢脸吗?他的衣服为什么会破,为什么会受伤,还不是因为你惹的情感风波,你自己可以和未婚妻的妹妹在房间里毫不避讳的做着苟且之事,但是请不要用你这么肮脏的思想来认定别人!”

    “我小叔有洁癖,如果你们之间没有什么,他怎么会把钱包交给你来管理?”陆佑苒抓住这点不放。

    炎景熙沉下眼眸,叹了一口气。

    这个问题,她已经解释过了,看到他眼中的戾气越发的赅人,她也觉得没有在解释的必要,索性破碗破摔的脱口道:“如果我和你小叔真的有什么,只能证明你不行,这么认定,你的心里是不是就能舒服了?”

    “炎景熙!”他怒吼道,一道冷萧的眼神闪过,杀气腾腾,紧握的拳头朝着她挥过去。

    炎景熙不卑不亢的站着,锁着他眼中的阴鸷。

    如果他真的要打她,她也躲不掉,既然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不如有骨气一点。

    拳风落在她的脸上。

    炎景熙因为他的力道过大,转过脸,只觉得口中一阵血腥味,往旁边踉跄了几步,血沿着唇角留下来。

    还没有缓过神来,下巴就被他的虎口钳制住。

    炎景熙扭头,对上他阴鸷的双眸。

    陆佑苒因为怒气胸口起伏着,厉声道:“炎景熙,我警告你,你以前怎么烂我不管,但是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以后还会成为陆家的少奶奶,我就绝对不允许你给我戴绿帽子,特别是朝着不对的人张开大腿,听清楚没?”

    炎景熙紧抿着嘴唇,清冷的眼睛看着他的怒容,沉静的眼中如同深林中的小溪,清澈,透明!

    要不是为了张姨和孩子们,要不是为了得到那张毕业证!

    尼玛?她会把眼前的这个男人捏成渣渣。

    做他的少奶奶?

    他做梦去吧!

    陆佑苒看她不说话,拧起眉头,目中腥红,再次问道:“听到没?”

    炎景熙拨开他钳制住她下巴的手,慵懒的应了一声:“我耳朵没聋。”

    说完,不想理会他这种发神经的人,径直朝着电梯走去,按了向下的电梯。

    陆佑苒看向手掌中炎景熙的血迹,眼眸暗沉。

    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那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