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你对你来说,是做好事还是坏事?
    炎景熙抿着嘴唇不说话。

    在他看来,她是默认了。

    陆沐擎喉结滚动了一下,拧起剑眉,消逝了刚才的戾气,往后推开两步,无奈的说道:“就算你不喜欢我,也不应该作践自己,佑苒是什么样的你不知道吗?还是你觉得你可以接受他跟很多女人发生关系后回来碰你。”

    炎景熙听着他的柔声细语,更加的伤心,心里像是有很多水要滴出来,可一想到他说的只行动,她就不想把自己柔弱的一面展现在他的面前。

    炎景熙倔强而又帅气的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吸了鼻子,眼神恢复清澈,冷情的说道:“以后陆先生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因为你做了好事也不会有人感谢。”

    炎景熙握住扫把继续打扫,故意朝着他的方向扫,如同也要把他扫掉一样。

    陆沐擎盯着她紧抿着嘴唇的小脸,像是受了委屈,可是,却用她的坚强和无谓掩饰了起来。

    陆沐擎的眼中带着怜惜,握住了她的笤帚,目光柔和的锁着她,意味深长的问道:“那我刚才做的是好事还是闲事?”

    炎景熙清冷的看着眼前这个风姿卓越的男人。

    他拥有成熟男人的特质,英俊,有钱,有地位,有权势,还有才华,很容易让女人心动。

    可是,飞蛾扑火的游戏真的不适合她。

    炎景熙扬起嘴角,做实了这个误会,断了他的念想,也断了他们之间的可能,说道:“是我不该不分场合和地点的,老师,对不起。”

    陆沐擎的眼眸黯淡了下去,没有了光泽,剩下纯碎的漆黑。

    心里像是被藤蔓缠住了一样,紧的有些难受,酸楚也被挤了出来。

    他松开了扫帚,沉声道:“看来是我真的多管闲事了。你想干嘛就干嘛吧。”

    陆沐擎转过身,拎起包,大步的跨出了门。

    炎景熙听到汽车引擎的声音,知道他要出去。

    眼里又出现一些湿润的雾气。

    她能说什么,他现在的疏离不是她要的吗?

    没有心的男人,她不在乎,也不会让自己尝试去在乎。

    炎景熙深吸一口气,调整好心情,漠然的打扫接下来的卫生,把晚饭做好,收拾好公寓中的垃圾,全部都做好后,看向时间,五点半了,陆沐擎没有回来。

    手机突然响起来。

    炎景熙看到是冯如烟的来电显示,接听。

    “你现在在哪里?”冯如烟的口气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格外的慈祥。

    “在陆佑苒叔叔的公寓里面,刚做好了晚饭,有什么事情吗?”炎景熙问道。

    “今天你跟陆佑苒的叔叔请个假,回来吃晚饭,我有事情跟你说。”冯如烟说道。

    “什么事啊?”炎景熙的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回来就是了,哪来那么多的废话,是好事。”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冯如烟压低声音说道挂了电话。

    炎景熙叹了一口气,想着既然有冯如烟的首肯,她今晚不留下来面对陆沐擎也是好的。

    她发了短信给陆沐擎。

    “今天我妈叫我回家吃饭,晚饭已经放在桌上了。”

    炎景熙发出去,直到她回家,手机上都没有收到陆沐擎的回复。

    炎景熙瞟了一眼手机屏幕,心中有种怪异的失落。

    算了,不回她也是好的。

    炎景熙走进去,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陆佑苒。

    四目相望。

    沙发上面是晶亮的水晶灯,灯光落在他萧冷却英俊无比的脸上,在他那双冷幽的眼中折射出潋滟的光泽。

    炎蕊就像是一个快乐的小鸟一般站在陆佑苒的身后,涂着黑色的油彩的指甲按在他的肩膀上面,冯如烟把菜端到餐桌上,炎瑜城戴着老花镜坐在北阳台上看报纸。

    那画面,俊男美女,父慈母爱,炎景熙觉得自己好像是画中多出来的那不和谐的一块。

    她扬了扬苦涩的嘴角,踏进客厅,走到冯如烟的面前,很恭敬的喊道:“妈。”

    又转向炎瑜城的方向喊道:“爸爸。”

    随后才转向坐在沙发的这边,喊道:“大小姐,陆少爷。”

    “过来。”陆佑苒用的是命令的口气。

    炎蕊看到炎景熙,脸色凝下来,一脸的不悦,像是欠了她钱似的。

    炎景熙站着没动。

    “还愣着干嘛,正好帮我把水果端过去。”冯如烟把水果盘递到了炎景熙的手中。

    炎景熙无奈的走过去,刚把水果盘放到茶几上,陆佑苒伸手搂住她的腰,把她带到了他的怀中,嘴唇靠到她的耳边,邪佞的说道:“有没有忘记我中午说的话?”

    “我晚上跟你再联系,到时候,有的是时间好好做。”脑子里想起陆佑苒说过的话,背脊一阵阴冷。

    怪不得,她当时就觉得陆佑苒的眼神很奇怪,原来他早就准备了晚上的这次见面。

    “有些没有营养的话,我一般都忽略不计。”炎景熙说道,要站起来。

    陆佑苒锁着她的腰,不让她动弹,眼眸几分的阴寒的锁着她清冷的眼眸,“我不介意再说一遍。”

    陆佑苒的嘴唇移到了炎景熙的耳边,声音压低,一字一句清晰而又沙哑的说道:“我想要你,今天晚上,我们好好做。”

    炎景熙歪着脑袋,耳朵边很痒,比痒更胜的是背脊的阴凉以及毛骨悚然。

    炎蕊看他们这么爱眛,顿时火大,冲到了炎景熙的面前,质问的口气问道:“中午说了什么?你们中午见面了吗?我怎么不知道?”

    炎景熙忙着摆脱陆佑苒,没有心思跟炎蕊闹。

    “炎景熙,你说不说?”炎蕊再次问道。

    “炎蕊,不要闹,过来帮我。”冯如烟开口道。

    炎蕊不愿意,拉着炎景熙的手臂往外扯,说道:“景熙,你去帮妈。”

    炎景熙的手臂被炎蕊扯的疼,不过因为炎蕊的用力,她倒是脱离了陆佑苒的手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