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你无耻!
    “准备放过王玉菲了吗?”陆佑苒警告性的问道。

    炎景熙弯起眼眸,扯出笑容,顺着他的话,毫无脾气的说道:“她是你的心头好,我不敢不放啊,再说了,告她谋杀,不要请律师吗?烧钱啊,少爷。”

    所以她刚才是纯属耍帅,倒不是她好说话,而是,她真没钱,刚才也是恐吓恐吓那个女人不要再来招惹她的。

    陆佑苒意识道,刚才是被她的气势震慑到了,才会以为她会真的告王玉菲谋杀,感觉自己就像是撞到木桩的那只兔子,陆佑苒的脸上有些怪异的红润,说道:“收回第一句话,她不是我的心头好,这件事情后,我不会和她有瓜葛。”

    说完这句话,陆佑苒的脸上又多了一道烦躁,拧起眉头,确定的说道:“还有,我不脏,我和他们做的时候都是用套子的。”

    “啊?”炎景熙错愕的张开了嘴巴,恍惚的看着陆佑苒,用一种不是看地球人的眼神在看他。

    这就好比他吃一盆屎,带了一次性手套,脱了手套跟她说道,我很干净。

    不过,炎景熙这次可不会把话直接说出来,刺激陆大少爷薄弱的神经,她不是找虐吗?

    她看似乖巧的垂下了眼眸,低眉顺目,扭了扭腰,道:“那个,你能不能把我放下来,这样抱着很不舒服。”

    陆佑苒看向她的眼神稍微柔和了一点,保证到:“一会会让你舒服的。”

    炎景熙的心里一紧,全身的毫毛都竖了起来,眼中闪过恐慌,微微皱起了好看的眉头,她以为她化险为夷了,没想到,他还放在那心思上。

    “那个,”炎景熙欲言又止道:“我家大姨妈来了。”

    “大姨妈是谁?”陆佑苒脱口而出,想起来是什么了,冷眸中闪过一丝的烦躁,拧起了眉头,无奈的看向炎景熙,松手把她放下来。

    炎景熙跳下来,松了一口气,瞟向车旁,刚才的王玉菲已经不在了,撞车的司机师傅也离开了。

    炎景熙提了提包,小心翼翼的笑着,“那我先走了哈。你去修车吧。”

    陆佑苒打开后车门,用命令的语气说道:“上来。”

    炎景熙摇了摇头,“不用了啦,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你忙你的事吧……”

    最后两个字炎景熙说的很轻,尾音也被自己吞了,因为她在陆佑苒的眼中看到了不可抗拒。

    他是明摆着不放过她。

    炎景熙只能上车,说道:“送我去学校正门口就行。”

    她自己走去宿舍找周嘉敏。

    陆佑苒没有回复她,上了车子,他的手机响起来,他一边接听一边开车。

    炎景熙听不到手机那头的内容,只是看到陆佑苒一脸的阴鸷,嘴角讽刺的扬起,眼神就如同是刀芒一样的锋锐。

    “你觉得威胁我还有用吗?刚才王玉菲可是要谋杀我的女朋友,路上的监控都已经拍了下来,我要是心情好,会放过她,要是心情不好,恐怕她这辈子都要在牢里度过了,你看是想要我好心情还是坏心情吧?”

    炎景熙听着陆佑苒的电话,约莫着估计,陆佑苒有把柄在一个人的手上,这个人用把柄威胁陆佑苒跟王玉菲交往,然后呢,陆佑苒就用刚才王玉菲谋杀自己的一段录像去谈判,对方可能是上次在医院楼梯间里跟陆佑苒吵架的女人。

    算了,跟她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她的头越来越疼,眼皮子也越来越重,在晃荡晃荡的车子里,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等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感觉到有人抱起她。

    炎景熙微微睁开了眼睛,低咛了一声:“到了吗?”

    可一睁开,看到压根就不是学校,而是来到了他的公寓。

    炎景熙猛然的睁大眼睛,睡意全无,烦躁的脱口道:“你怎么带我来这里了?”

    陆佑苒的眼中闪过一道不悦的锋锐,俯视着怀中娇柔的她,意味深长的说道:“我觉得你在我这里睡觉会比在学校更舒服。”

    炎景熙有种快要跳入火坑的感觉,盯着他冰冷的俊脸,已经眼中毫无温度的漠视,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忍住了恐惧,弯起了眼眸,扯出甜美的笑容说道:“我刚才睡了一下,已经不困了,你放我下来,我今天跟同学还有个课题要做。”

    “不困了?”他玩味着这三个字,扬起嘴角,似笑非笑,眼里多了一层的邪佞,“不困就最好,我也希望你有精力跟我好好玩。”

    “玩什么呀?”炎景熙笑不出来,拧起眉头,脱口道。

    她以为自己耍了一个心机,救了自己,没想到,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知道她在撒谎,深沉不露的看着她像小丑跳梁一般,将计就计。

    “你说呢?”陆佑苒勾起嘴角,按了电梯,进去后,才把她放下来,右手钳制着她的腰,矜贵修长的食指按了八楼。

    炎景熙看着电梯徐徐往上,恐惧感占据了她整个大脑,身子不由的颤抖,试探性的问道:“别玩了,这个游戏不好玩。”

    陆佑苒转过身,把她钳制在墙壁和她之间,右手依旧搂着她的腰,左手撑在她的脑侧,胸膛压紧她,眼中迷魅上异样的幻色,压迫性的问道:“那我一定要好好玩,让你爱上这个游戏。”

    炎景熙如同被炮弹击中,彻底卸下了伪装,拧眉,警告道:“你就不怕我真告你强剑吗?”

    陆佑苒的眼神更加的冷了一分,收紧了握在她腰上的手,把她拉至他的怀中,左手沿着她的腿往上,邪佞的说道:“你是我的未婚妻,就算你告我,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