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陆沐擎,你喜欢我吗
    她不能停,不能停,她要跑,被陆佑苒抓到,她就完蛋了。

    可是,她要跑到什么地方才是安全的呢?

    天堂吗?

    如果她跑去了天堂,会不会碰到自己的爸爸妈妈?

    像个普通女孩一样,有温暖的家庭,可以依偎在自己妈妈的怀中撒娇……

    可终究,她只是在没满月的时候被抛弃的孩子。

    炎景熙突然的觉得自己的希望很好笑,活着尚且被遗弃,死了,还能期待什么?

    她压根就无处可去。

    停下了脚步,彷徨的看着远方。

    一阵风吹过来,炎热的夏天,她居然觉得冷,双手怀抱住自己,瑟瑟发抖。

    陆沐擎担忧的看着炎景熙淡薄无依的背影,轻柔的喊道:“炎景熙。”

    炎景熙恍惚的回头,漠然的盯着他,像是不能聚焦,眼睛中流淌着恐惧,无助,以及绝望,泪水和血水混合在一起,模糊了她的五官。

    他从来都没有看过她这幅惊魂未定的模样,像是受到了重大的惊吓一样。

    自信,狡黠,如同狐狸一般聪明的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陆沐擎心生怜惜,皱起眉头,伸出长臂,把她搂在怀中,柔声宽慰道:“没事了,小熙,有我在,不用怕。”

    “有我在,不害怕!”炎景熙恍惚的听到这句话,抬起头,对上陆沐擎温和的眼眸,里面充满了关心和担忧。

    就像是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有人给她抛下了一叶方舟,不仅让她看到了希望,也感觉到了温暖。

    炎景熙的神经瞬间崩塌了,垂着的手臂搂住了陆沐擎,握紧了他后背的西装,身体紧贴着他,把头闷在他的怀中痛痛快快的哭了出来。

    王展蓝诧异的从车窗里探出头来,下巴差点掉了下来。

    他家二哥是出了名的有洁癖,居然,会把一个脏兮兮的女生抱在怀中,任由这个女生把他的衣服当做手绢擦鼻涕。

    他凌乱了!

    陆沐擎轻抚着炎景熙的后背,柔声说道:“小熙,别哭了,我现在带你去医院。”

    “我不要去医院。”炎景熙闷闷的声音传进来。

    在她小时候重病的那次,张姨把她送去了医院,病房里一共四个孩子,她看着房间里一个一个孩子被抬出去。

    去医院,对她来说,意味着:死亡,恐惧,悲伤,哭泣已经……沉重的无法负荷的医药费。

    “小熙,听话。”陆沐擎柔声说道。

    “我不要去。”炎景熙像是一个乖巧的猫咪一样磨蹭着他的胸口,声音无力的说道:“我只想睡一会。”

    她的小脑袋柔柔的,像是羽毛撩过他的心头,丝丝痒痒,听着她倔强的语气,却有着很强的恳求的意味。

    陆沐擎像是着了魔一样,宠溺的说道:“好,我们不去,回家。”

    他把她抱起来。

    炎景熙抓住了他胸口的衣服,闻着熟悉的犹如阳光晒在青草上散发出的青草气息,莫名的觉得安心了不少,靠在他的胸口,脑袋耷拉下去,沉沉的睡着了。

    陆沐擎怜惜的看着她沾满了血迹的小脸,走向王展蓝。

    王展蓝立马下车,打开后车门。

    陆沐擎把炎景熙放在后车位上。

    炎景熙一被腾空,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一样,紧拽着陆沐擎的胸口的衣服,闭着眼睛,皱紧眉头,没有安全感的低咛道:“不要。”

    陆沐擎跟着上车,还是把她搂在怀里。

    炎景熙坐在他的腿上,蜷缩在他的怀中,找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蹭了蹭他的胸,又安定的睡着了。

    “二哥,我们该去我姐那了。”王展蓝提醒了一句,瞟了一眼陆沐擎怀中的女人,“要不,我替你送她去医院。”

    陆沐擎目光幽邃的看着炎景熙。

    第一次看到这个小女孩的时候,她才十八岁,却很有自信的对着镜头说道,她的卵子是最有价值的一个。

    看似桀骜不驯,狂妄自大,但是听完她的理由,却有一种让人很心疼的感觉。

    她微笑着面对挫折,困难,自强不息,就算是走投无路,仍然不放弃,想尽各种办法,尽自己一切的努力和命运抗争。

    他当时还很好奇,一个十八岁的女孩,还没有踏上社会,为什么背负了那么多?

    后来,才知道,她是孤儿,她的世界是孤独的,她有被遗弃的阴影。

    陆沐擎握住她紧拽着他衣服的冰冷小手,确定的说道:“展蓝,跟你姐打电话,她那我不去了。”

    “可是,二哥,这次可是省委书记,你陆宁的项目刚上……”

    “所以呢?”陆沐擎抢过话,轻飘飘的睨了他一眼,淡薄的眼神,却坚定如同磐石。

    王展蓝抿了抿嘴,欲言又止。

    “少废话,替我找个靠谱的医生过来。”陆沐擎命令道。

    “……”

    炎景熙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中只有陆沐擎。

    他帮她洗澡,帮她换衣服,最后,她吻了他。

    他的嘴唇很柔软,有很温和,甚至,她在梦里渴求更多,吸取他身上源源不断的温暖,他的大掌也在她的肌肤上摩擦,带起不一样的感觉。

    炎景熙的睫毛颤了颤,缓缓的睁开眼睛,强烈的光线刺的她眼睛发疼,眯了起来,再睁开。

    一睁眼,看到白白的天花板,白色的被褥以及白色的床单。

    是在酒店?

    “醒了?”

    炎景熙听到陆沐擎熟悉的声音,脑子里一个灵光,从床上一咕噜的坐起来,撑大了眼眸看着陆沐擎。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