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姐不发火你当姐HELLOKITY?!
    (注明一下,欧以轩是跟尹静思结婚,尹静遥是尹静思的妹妹!另求票票,求收藏,求评论!!冲新书榜啊亲!!宝贝支持冰冰哦)

    结婚?!

    就像一道天雷直劈而下,易军长这句话将夏凝雷了个外焦内嫩!

    傻眼了好久,夏凝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首长……不要开玩笑了好吗。”

    “我像开玩笑的吗?”易云睿挑眉。

    夏凝眉角直扯,不错,如果易云睿是开玩笑的人,这世上恐怕没多少人敢开玩笑了。

    如果不是开玩笑的话,那易云睿说的是真的?!

    “你你……我……”夏凝脑袋一片混乱:“易首长,我跟你才见过两次面……”

    “不,我们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只是你不记得我了。”易云睿打断夏凝的话,很认真的说着。

    很久之前就认识吗?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

    世上的事情果真无奇不有,大名鼎鼎的易军长竟然向她求婚!?

    “夏凝。”易云睿皱眉,她怎么一副见鬼了的表情。

    “我……我还是考虑一下吧。”夏凝勉强挤了点笑容出来,转身想打开车门,奈何车门关得死死的,怎么用力也打不开。

    一双大手伸了过来,覆在夏凝小手上,手掌很粗糙,是长期训练所致。手心却很是温暖。夏凝浑身一震!

    温暖的气息吹拂在夏凝耳边,距离这么近,感觉这个世界,都是易云睿身上的阳刚之气。

    味道很淡,闻着很舒服,就像一双隐形的翅膀,紧紧的拢着她一般。

    这一刻,本应很慌张的她,却感觉莫名心安。

    天,易云睿可是区军长,她和他只见过两次面,他怎么可能会向她求婚!

    他玩得起,她可伤不起!

    夏凝一咬牙,抽回自己的手,没好气道:“易军长,请你尊重些!”

    易云睿一凛,薄唇抿着,坐回自己位置上:“对不起,外面风大,我还是送你回去吧。”

    “不用……”

    “夏凝,我没有其它意思,”易云睿看着夏凝,认真道:“我只希望这一辈子,在我身边坐着的这个女人是你。”

    夏凝嘴微张,首长这是在向她表白吗?!

    未等夏凝回答,易云睿敲了敲窗,在外面‘站岗’的冯乐立刻上了车。

    “送夏女士回去。”

    “是,首长。”

    骑士十五世缓缓发动,快而平稳的在公路上行驶着,后座里的两人默而不语。

    易云睿低敛着双眸,坐那刚毅的侧面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夏凝手握成拳,看向窗外,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在距离夏凝公寓五十米远的地方,骑士十五世停了下来。

    冯乐从驾驶座上下来,打开了车门:“夏女士,请。”

    夏凝大大松了一口气,终于解脱了。

    “夏凝,”就在夏凝脚尖着地的那一刻,身后的易云睿开了口:“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但从今以后,你身边的男人,就只能是我。”

    巨大的黑色怪物呼啸而去,夏凝愣在原地,脑海里掠过一串问号。

    易云睿他……脑子有毛病吧?

    第二天早上,ime时代周刊杂志社。

    “哇,好大的熊猫眼哪,你昨晚干什么去了?”将咖啡放到夏凝面前,李宝儿摇头道:“不过还好,起码我们的夏凝小姑娘还活着。”

    夏凝撇了她一眼,喝了一口咖啡:“别乱想,我没事。”

    都怪某军长,昨晚没事干嘛向她‘深情告白’,害她胡思乱想了许久,严重睡眠不足!

    按理说某军长智商没啥问题吧,哪个女人不逮,干嘛逮她开刷呢!

    想了一个通宵,她真的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

    “呵呵,我相信昨晚不是你推倒尹静遥的,那个女的可是军区的人,哪有这么容易被推跌在地上。”

    夏凝心里一紧,心里微微一痛。是啊,明眼人都想到的问题,怎么他就不知道。

    “大清早的很闲啊你,在这闲聊,小心被逮到挨批!”夏凝抿了抿嘴道。

    “噢!”知道自己踩到别人的痛点,李宝儿立刻改口:“反正又不是没被批过,怕他作什么……”话说到一半,李宝儿双眸一瞪,急忙道:“欧以轩过来了,夏凝,你撑着啊!”

    话毕,李宝儿一溜烟的跑回自己工作岗位上。

    夏凝面上条条黑线划落,没一会便见一叠文件放到了自己桌面上:“整理好这份专访后到我办公室来。”

    扔下这句话,欧以轩回了自己办公室。

    看着桌面上的名人专访,夏凝心里一沉。

    在ime时代周刊里,她是一名不起眼的小记者,小编辑,她所负责的工作,只是一般文件的修改和打印。

    虽然她和欧以轩就读同一所名校……

    十分钟后,夏凝带着整理好的文件,进了欧以轩办公室。

    “坐。”欧以轩签着字,见她进来,却是头也没抬。

    夏凝抿了抿嘴,坐下。

    他真的变了,以前她进来,他起码会对着她笑。

    “文件我整理好了,欧主编,叫我进来有什么事?”昨晚一事,让夏凝把欧以轩这个人永远定格在普通朋友的位置上。

    欧以轩一顿,放下笔,看向了她:“昨晚走后去哪了?”

    心里掠过一抹厌恶,夏凝冷声道:“回家了。”

    夏凝语气冰冷,让欧以轩脸色一沉:“小凝,静思是个好女人,她并不介意我和你以前的事情,能娶到她是我欧以轩的福气。”说到这里,欧以轩顿了顿道:“我和你之间已经结束了。我希望你不要再心存妄想,昨晚的事情,我不希望今后再发生。免得大家误会。”

    欧以轩一席话,让夏凝愕然了好一会,无名的怒火自夏凝心间燃起!

    尹静思是好女人,他很爱尹静思,那她算什么?!

    尹静思不介意他与她之间的事情,这句话应该换她来说好吧!

    在她夏凝心中最珍惜的年感情,如今却成了他的累赘,让他害怕得这么快就跟她撇清关系?!

    夏凝面上翻云覆海的表情,落在欧以轩眸里,全变成了她的不甘。欧以轩眉头一皱,凝声道:“夏凝,我很爱静思,我和你之间就只是同事关系,我希望你能放下!不然别人会说你是我和静思间的第三者!”

    “到底谁才是第三者!”夏凝拍案而起,大吼一声。

    欧以轩最后一句话,彻底激怒夏凝。

    对,她不及尹静思,哪一方面都不及,但她有自尊的!

    她看错欧以轩了,她瞎了年!

    对上欧以轩错误的眼神,夏凝一字一顿道:“欧以轩,你这个懦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