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一辈子珍惜
    叶将军一离开,偌大的园内只剩下易云睿和夏凝两人。

    园内桂花花瓣纷纷扬扬的飘落,微风轻拂,花香带送,园内静谧宜人。

    易云睿穿着一身墨绿色的军装,更显得他伟岸英挺,站在这景色唯美的园子内,更彰显那一身不世的正气昂然。

    这一刻,夏凝的心跳得很快,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般,抿了抿嘴偷偷看了他一眼,对上他看着自己的炽热双眸,夏凝的脸立刻通红一大片。

    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得夏凝可以清楚感受到易云睿的气息吹拂在她头上,她低下头,手绞着衣服,直觉的想要逃。

    “那个……我看看能帮叶将军些什么……”夏凝边说边转身后退。没走两步,便感觉手臂一紧!

    “什么时候到市的?”

    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好听得很。夏凝心里微微一颤,支吾道:“昨天到的……”

    “来市,怎么不事先告诉我一声?”

    “这是公司临时安排的,我也不知道。”怎么感觉易军长说的话有些怨气?

    “噢?公司临时安排的。”易云睿尾音微微拖长,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弯道:“市距离b市三百公里,坐飞机也要一个多小时,在这一个多小时里,难道小凝忘记了丈夫在市?”

    ‘丈夫’二字融进了夏凝心里,感觉像糖一样的甜,这一刻,夏凝很诧异自己的不抗拒。不但不抗拒,反而很受用。

    “我怕你忙,所以……”

    “就算我再忙,也是你的丈夫。妻子做什么,丈夫有权利第一时间知道的。你说是吗?”

    易云睿说话的声音虽温柔,字里行间透出的意思却是不可违抗。夏凝抿了抿嘴,虽然想极力的跳出去,话到嘴里却服了软:“下次会告诉你的。对不起。”

    “没有下次。”大手一伸,易云睿霸道的将夏凝拥进怀内。力度适中的刚好制止她的反抗:“你昨晚自己一个住外面的宾馆?”

    “嗯。”挣扎无用,夏凝只得伏在了他身上,点了点头。

    易云睿不语,过了好一会才又开口:“欧以轩让你做这个专访的?”

    “嗯。”

    “他给你多长时间?”

    “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易云睿轻喃着:“昨天,今天,还有四天半的时间。”

    夏凝微微一愣,直觉易云睿在打着什么主意。

    “做完这个专访我就回去了。你不用招待我的……”

    易云睿双眸微微一眯,嘴角的笑意更浓:“你是第一次来市吧?”

    “呃……”奇怪,易军长想干什么?

    搂着她的大手转而握着她的小手,易云睿爽朗道:“来,我带你四处走走。”

    “啊?不用了,我在这就行,你还要忙。”夏凝连忙抗拒,却被易云睿不由分说的拉走。

    “首长,嫂子好!”等在门外的冯乐,见着两人立刻行了一个军礼。

    “你留在这里,等我们回来。”易云睿简单交代了一声,拉走正要跟冯乐打招呼的夏凝。

    时值九月,秋高气爽,易云睿和夏凝两人走在林荫小道上,两人的手虽然紧紧相握,但一路下来都没什么交谈。

    夏凝静静的跟在易云睿身后,与他相隔两个身位的距离,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香气,脸上的红一直未褪过。

    “喜欢这里吗?”易云睿突然轩身问道。

    夏凝一顿,点了点头。

    易云睿静静的看了她一会:“你怕我吗?”

    一针见血,夏凝瞪大双眸,眨了眨,然后低下头:“呃,有点。”

    易云睿淡淡一笑,手微一用力,将她拉到自己身旁,大手放在了她肩上:“小凝,我是你丈夫。不用怕的。”

    是啊,一个见面不足十次的丈夫……

    “你……不忙吗?”不是说服役的军人很少有空闲时间的吗,怎么易大军长还有闲暇时间和她一起散步?

    “我向部队请假了,今天不忙。”

    易云睿言下之意,就是今天特地请了假来陪她的。

    夏凝心里一暖:“部队的事情重要,以后别这样了。”

    “嗯,部队的事情重要,家里的事情也重要。”易云睿转头看她,伸手弹开落在她黑发上的树叶。

    有点惊讶易云睿的举动,夏凝心里的疑问更甚,想了想决定要问个清楚。

    夏凝停了脚步,认真道:“睿,你能老实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嗯。”易云睿想也没想的应着,眸里凝着淡淡的宠溺。

    “我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当初为什么要向我求婚?”其实她还有一个问题,你真的是爱我吗?

    “我认识你很久了,但你可能记不起我了吧。至于为什么向你求婚……”易云睿顿了顿,看着她的眸里此刻满满的全是情意。嘴动了动,想说,却是淡淡一笑掠过。

    “我知道我不及他在你心中的份量,但我会努力的。”

    易云睿话完,转过身去,往前慢慢的走着。

    身后是目瞪口呆的夏凝。

    易云睿说的是‘他’,是欧以轩……

    这么说来,她跟欧以轩的事情,易云睿已经知道很久了?

    天,她只是一个普通市民,有什么能耐让易大军长说这样的话?!

    看了一眼身后还回不过神来的夏凝,易云睿停下了脚步,摇了摇头,竟是往回走。

    “吓着你了吗?”对上她傻傻的眼神,易云睿尽量的将语气放柔。

    愣了几秒钟,夏凝摇了摇头,一时之间她感觉自己很自私。嫁给易云睿,其实是为了气某些人。

    跟易云睿结婚,她可以找出好多个原因。但在这众多原因当中,没有一个是因为喜欢他的。

    (情节被和协掉了!)

    轻轻拍了拍她的头,转而握起她的手,易云睿轻拥她进怀:“小凝,谢谢你能给我这个机会。我会用一辈子去珍惜的。相信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