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别墅里的女人
    一言提醒,郑瑶一顿,放下电话:“对,我怎么就没想到这点,那怎么办?她可是太嚣张了!”

    “怎么说那女人也是你媳妇,云睿跟她刚结婚没多久,先忍忍再说吧。”郑苒拍了拍姐姐的肩膀:“我相信云睿有办法的。”

    郑瑶默不作声,到最后叹了一声,摇头:“谁叫是云睿选的人,也只能这样了。”

    旁边尹静遥脸色一冷,心里满满的都是怨气。

    夏凝,你等着瞧,易云睿的妻子,就只能是我一人!

    公路上,熙熙攘攘,人来车往,喧闹不已。

    “嗯,驶进康和巷二号,对,就是那里。”照着资料上的提示,夏凝来到一条偏僻的小巷子里。

    这里离繁华的市中心有一段距离,在b市的人都知道,这里是b市的贫民区。

    夏凝下了车,在****交错的小巷子里找了好一会,才找到一间小屋子。

    屋子外墙破破烂烂的,看来好些年历史了。在屋子前面停了一会,夏凝心里有点纳闷。

    这里住着的人,跟李德政真的有关系?

    犹豫了一会,夏凝敲了敲门:“阿姨,请开开门,我是李总派来的人。”

    两个小时后,夏凝自康和小巷里出了来,然后给李德政拨了一个电话,很快的,李德政接了。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女人。”

    “李总,关于你跟萧总编的事情,总编说明天给你一个答复,不知道李总有耐心等吗?”

    手机那头一停,轻轻一笑:“怎么?在吊我胃口吗?”

    “李总,话不能这样说。萧总编什么身份大家都知道的,如果李总真有诚意的话,怎么不能等到明天呢。”

    “呵,行,那我就拿点‘诚意’出来,明天给我答复,不然专访的事情免谈。”

    话毕,李德政挂了电话。

    夏凝笑了笑,有一天晚上的时间,足够了。

    萧婷婷刚才说她拿了她过桥,行,那就拿她过桥吧。

    反正怎么做都是她的错,不差在多错一回。

    将资料和稿件整理好,夏凝回到雅思山庄时,已经是十点多了。

    比平时早了一个小时,夏凝将公文包什么的一扔,蹬掉鞋,整个人‘扑倒’在沙发上。

    累死了,真的累死了。体力可是严重透支。

    天天晚上加班,李宝儿说她‘犯贱’,呵,她很明白李宝儿话里意思,是的,她现在就是在犯贱。

    按她的学历和工作经验,找份工作不难,虽然钱可能没ime的多,但胜在舒服,也没有压力。

    但她心里就是堵着一股气,她不要当逃兵!

    虽然她表面文静,但她知道自己很倔,这股牛脾气起来时,谁也劝不动她。

    现实是很残酷的,她必须要学会承受,她不想靠易云睿的关系。

    如果忍受得住ime的气,那以后到了别的工作地方,那就很轻松了。

    想到这,夏凝深深吸了一口气,打算吃块巧克力让自己心情好一些,看到玻璃桌上的杯子时,整个人一愣!

    桌面上摆着一只精致的高脚杯,杯子边沿残留着一抹红色的唇膏,那形状就是女子喝酒含着酒杯时的半月形!

    酒杯里还有些残留的酒迹,看样子喝了没多久。

    杯子下面压着一张纸条,夏凝拿起一看,字迹很娟秀,写着:睿,我回来了。

    就像被针扎了般,夏凝的心一痛,有女人来过。不知道走了没。

    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夏凝走到座机旁,查看着有没有未接来电。

    的确有一个,是陌生号码,还留了言。

    夏凝迅速的接到留言机,一把魅惑的女音响起:睿,我回来了,我等你。

    突然间的,夏凝脑袋里一片空白!

    这个女人知道雅思山庄的号码,还来了雅思山庄,看来跟易云睿的关系很不一般!

    她……还在不在?

    正当夏凝沉思间,座机响起。

    是留言的那个女人打来的。

    一下子的,夏凝心里乱成一团。犹豫着要不要接……

    手放在座机话筒上,却是好几次都没拿直话筒,最后来电转接到语音留言箱里。

    “睿,我走了,我会再来的。”

    听着话筒里的‘嘟嘟’声,夏凝愣神了许久。

    这个女人,跟易云睿是什么关系?

    难道易云睿瞒着她在外面……

    脑海里突然出现欧以轩和尹静思相拥的画面,夏凝心里一惊,摇头想甩开心里疑惑。

    不会的,易云睿不是欧以轩,易云睿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不会的……

    但是,她的想法只是安慰自己罢了。她跟易云睿认识不久,对易云睿的一切知之甚少。

    再说现在高官富二代,哪个在外面没有小三小四的,况且是易云睿……

    拳头握紧,夏凝心中五味杂陈,跟易云睿结婚的事情,是不是太草率了?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

    深夜里手机的铃声很大,吓了夏凝一跳,看了一眼屏幕熟悉的号码,她心里一揪。

    是易云睿。

    事情凑一堆来了,一时之间,夏凝只觉得好烦,好乱。

    手插进头发里,她烦躁的拨了几下,然后按了通话键,未等易云睿说话就开口道:“还没睡吗?”

    “嗯,到家了吗?”

    易云睿声音是那么的沉稳,那么的诱人,但此时此刻夏凝听着却有一股想哭出来的感觉:“到了。”

    “声音怎么变样了?不舒服吗?”

    手机那头的声音带着些焦急,夏凝摇头:“没,”看了一眼桌上的玻璃杯:“有件事情想问你。”

    “你说。”

    “你……”话到嘴边,却是一声叹息:“没什么事了,夜了,睡吧。就这样。”

    未等易云睿回答,夏凝挂了电话。然后将手机远远的扔在一边。

    看着偌大的别墅,不知为何,夏凝心中突然间很无助,很孤独。

    外婆不在了,父母不在了,这世界就只剩下她一个。易云睿太出色,很多出色的女人喜欢,她只是一个孤女,一清二白的,用什么跟人家斗?

    就算现在易云睿说喜欢她,但又能喜欢到何时?她什么都没有,她也不知道易云睿喜欢她什么!

    也许跟她结婚,易云睿也只是一时冲动。易大军长看不惯她被欺负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