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她的对策
    每二天一早,夏凝回到ime,首先在萧婷婷桌面上放了一张她今天工作的安排表,然后拿了资料直奔李氏跨国集团公司。

    见夏凝早早的坐在那里等,李德政秘书吓了一跳,夏凝只是跟她打了个招呼,然后请她通知李总。除此之外,夏凝便再没说一句话。

    夏凝在那干等着,到后来秘书也觉得不好意思,告诉了李德政这事情。

    说也凑合,李德政今天回公司比平时都早,夏凝大概坐了一个小时就见李德政回公司了。

    见了她,李德政直接叫了她进办公室。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这是夏凝进办公室听到的第一句话。

    夏凝笑着坐下,不慌不忙道:“李总能腾三十分钟左右的出来吗?”

    很奇怪夏凝的答非所问,李德政双手在面前交叉:“小妹妹,我看你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萧婷婷的答复如何?还有你自己想清楚了没有。这可是你的第二次机会了,我可是很少给别人第二次机会的。”

    “这个我明白,”夏凝缓缓道:“第一,萧总编说没有时间,不能奉陪。第二,我是不可能陪任何男人过夜,除了我丈夫。”

    李德政挑了挑眉,看她的眼光像看怪物一样:“那你还过来?浪费我时间?”

    “当然不是,我来的目的,还是为了专访的事情……”

    “免谈!”未等夏凝说完,李德政挥手打断:“给你一分钟时间离开我办公室,不然我叫人请你出去。”

    “我还有一分钟时间不是吗?”夏凝将准备好的文件放到李德政面前:“请李总裁用一分钟的看看这份资料,再决定接不接受我的专访。”

    李德政双眸掠过一抹厌烦之色,狠狠的瞪了夏凝一眼,到后来还是拿起了文件。

    就那么几秒钟时间,李德政面色一变,将文件狠狠摔到桌面上:“女人,你有种!竟然敢在我李德政面前耍手段?你就不怕有危险?”

    桌面上的文件被摔得有些凌乱,但首页标题:《李德政,李妈喊你回家吃饭!》的标题份外显眼!

    夏凝脸上的笑意更浓,果然刺激到李德政了!

    李德政暴富了,却没有善待自己的亲生妈妈,在道德上来说,李德政这是不孝。但对李德政来说,他不怕别人说他不孝,他最顾忌的就是社会舆论的力量,任何大型企业都无法承受信誉道德问题的冲击。

    特别他是这企业的董事长,副面影响极其严重!

    “如果我有危险的话,明天李总将会在报纸上看到很多‘很有趣’的事情。”

    夏凝故意将‘很有趣’三个字语气加重,李德政眉头紧皱。

    她知道李德政思想已经出现动摇,趁热打铁道:“所以想占用李总三十分钟时间做个专访,不知李总方便吗?”

    李德政双眸一转:“我今天有个会要开,明天这个时间来找我吧……”

    “李总,真的不好意思,”夏凝打断,她早就猜到李德政心思,他就是在拖时间找应对之策,绝对不能让他有喘息的机会:“一个小时后我那份报道就出来了,所以李总……”说到后面,夏凝只笑不语。

    “你!”李德政气不打不处来,****商场这几年他怕过谁,到现在竟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女人威胁!

    盯着夏凝笑得很温柔的脸容,李德政拿了一条雪茄出来,准备点燃。想了想却是将雪茄一扔:“开始吧!”

    专访事小,那篇文章事大!不就是一个专访而已,没必要拿公司的企业形象去拼!

    “好的,”夏凝打开笔记本:“李总方便的话,那我们现在就开始。”

    花了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夏凝做完了李德政的专访。李德政回答完最后一个问题就直接叫她滚。直到离开李氏集团那一刻,夏凝还是保持着职业化的笑容。

    回到ime时代周刊的时候,萧婷婷已经到了,见她回来,萧婷婷冷嘲热讽道:“怎么?又被人赶回来了?”

    “是的,被赶回来了。”夏凝很诚实的回答。

    萧婷婷面色一沉:“我说夏助理,你不是第一天上班了,如果每个记者都像你这样,我们公司还怎么做下去……”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总编言下之意是什么,”夏凝不客气的打断萧婷婷接下来教训她的话,然后将初稿放到她办公桌上:“这是李德政的专访,总编你看看有没有什么补充的地方。”

    被夏凝打断话,本想发飚的萧婷婷,待看到桌面上的稿件时,惊讶得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她给夏凝的时间是五天,现在她只用了两天就完成了!

    萧婷婷不可置信的拿起专访稿件看了看,然后听了一下录音文件,确认这真的是李德政的专访无误后。对上夏凝淡淡笑着的脸,有种被人煽了一巴掌的感觉。

    正当萧婷婷恼怒的时候,这时她手机响起,来电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犹豫了一会,萧婷婷按了通话键:“你好……”

    “我是李德政,萧总编吗?”

    萧婷婷一愣,随即笑道:“是的,我是萧婷婷,李总好。”

    “夏凝是你的助理吧?”

    萧婷婷看了夏凝一眼,奇怪道:“是的。夏助理不是刚刚才从你那回来吗?李总这是?”

    “我说萧总编你手下人才辈出啊,不就是一个专访而已,竟敢在我李德政面前耍手段?!以后你们周刊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我李德政算是见识到了!”

    遭了李德政莫名其妙的一顿削,萧婷婷愕然道:“李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事慢慢说好吗?究竟夏助理做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生气?”

    “你自己问她去!”李德政吼了一声,随后却是冷冷一笑:“萧总编,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没必要玩这种手段。不是你的意思,你手下的人怎么敢做事呢?你这一招,我是记着了,以后多的是交手的机会。先这样吧!”

    话毕,李德政直接挂了电话,萧婷婷一懵,随后火冒三丈,将手机狠狠放到桌面上,对夏凝吼道:“夏凝,你到底做了什么好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