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彻查到底
    萧婷婷一下子的被易云睿的气势吓得不敢吭声,抿了抿嘴低下头,又像想到什么似的向欧以轩使了个眼色。

    欧以轩微皱着眉,正想要说话,却发现易云睿已经看着自己了。

    这个男人天生有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纵是胆子最大的人也经不起这样的逼视,突然间的,欧以轩心里一片慌乱。

    出来社会几年了,跟形形色色的人打过交道,他练就了一身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无论是高官也好,富豪也好,权贵也好,他都能游刃有余,只是对着这个男人,区军长易云睿,很是手足无措。

    “易军长,”欧以轩好不容易挤了一个笑容出来,说话的语气有些吞吐:“我想这其中是有些误会的,所以我们正在跟李总裁的秘书在沟通呢……我想你是不是再等一会……”

    “欧主编,公安局的人来了。”未等欧以轩说完,他的秘书急急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公安局的警察。

    欧以轩面色大变!

    “公安局的人?”易云睿看了一眼到来的警察,双眸一寒:“这是要治谁的罪?”

    “这……”欧以轩冷汗直冒,不停的向秘书使眼色。

    天,事情怎的这么巧,被易军长撞了个正着!

    “各位不好意思,”这时若秘书开了口道:“这位首长,我是李总裁的秘书,我姓若,可能事情有些误会,但李总裁的意思是想在今天内弄个明白。虽然夏助理跟首长关系密切,但有些事情还是尽快作个了结的好。”

    易云睿脸色一沉,气氛像一瞬间降到了冰点,冷得在场所有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那就说,这几位警察是要将小凝带走了。”过了一会,易云睿才缓缓开口:“很好,那就一起到公安局吧。”

    说着,易云睿低头对着夏凝轻语道:“我陪你到公安局一趟,不要怕,一切有我。”

    夏凝脸色一片淡然,点了点头:“麻烦你了。”

    易云睿神色一紧:“说什么胡话!我是你丈夫!”

    话毕,未等夏凝回话,易云睿当着众人面,一把将她横抱起来,对着伫在门口的警察道:“麻烦请带路。”

    其实刚进到会客室的时候,他们几个便被这位军人震慑着,看了一眼他肩上的少将军衔,下意识的他们便觉事态有点严重了。

    再听到他们要捉的竟然是这位军长的妻子,更加有点风中凌乱的感觉。

    是人都能感觉得出这位首长非常生气,却还是耐着性子跟他们说了一句,几人对望了一眼,立刻行了一个军礼:“是,首长。”

    骑士十五快速却平稳的行使着,易云睿脸色冷峻得不带一丝表情,紧紧拥着夏凝,对冯乐说了句:“叫伍军医到公安局随时待命。”

    “是,首长。”

    “小凝,很快就能回家,先忍耐一会。”易云睿低声哄道,语气是前所未见的温柔。

    伏在他身上,被他强大且温暖的气息包围,夏凝心里暖暖的,但头还是很晕,只得勉强挤出点笑容:“嗯,对不起,我昨晚喝了些酒,所以……”

    易云睿皱眉,隐隐想到了些什么,却没有开口问,有力的手臂将她抱得更紧。

    自从那次听到夏凝的哽咽后,他便觉得事情不对路,安排好了军区工作后,连夜坐飞机回来,刚下机就直奔ime周刊杂志社。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他被一个叫李宝儿的员工带到会客室,然后立在门外听了一小会。一下子火冒三丈!

    若说了解,世上没人比他更清楚夏凝。她不承认,那这事肯定与她无关。

    从门外冲进来抱着她的那一刻,他心中已经下了一个决定。

    “对不起,我来晚了。”

    来到公安局时,夏凝并没有被带进拘留室,一群人全部被公安局长请到了贵宾室。

    对着新闻界的人士,童局长有点头痛,但让更让他头痛的是,易家三少易军长也来到了现场。

    据他了解,是因为易军长的爱人跟李德政有些矛盾,所以李德政要讨回个公道什么的。

    李德政的脾气,童局长是最清楚了,近年来他在b市横行霸道了好些时候,因为有后台,所以对于李德政做的事,很多时候他都只能睁一眼闭一眼。

    但现在看来李德政有些过火了,怎么玩都行,怎么弄到军部去了!莫非他想跟军部的人过不去?!

    对上一面铁青的易云睿,童局长露了个官方笑容:“易军长莅临我公安局指导,真是蓬壁生辉啊……”

    易云睿双眸一凝,直接对童局长道:“局长,那套就省了吧。对于我爱人的事,你怎么处理?”

    童局长笑容有些僵硬,看来易军长是动真怒了。

    “这个……易军长能给童某点时间调查吗?一定给易军长一个满意的答复。”

    在b市,是个人都知道易家底细,横跨党政军商四界,那可是轻易不敢惹的厉害角色。现在易军长很明显的在护犊子,处理这事情,他可得慎重,非常的慎重。

    易云睿不语,见伍军医已经给夏凝诊断完毕,立刻问道:“怎么样了?”

    伍军医看了在场所有人一眼,然后走到易云睿身边,轻声道:“夫人她近段时间心力交瘁,体力不支,再加上昨晚喝了些烈性酒,所以肝脾有些劳损,要好好调理。我刚才已经给夫人注射了些调查针剂,情况暂时稳定下来了。放心吧易少,没什么大事的,我现在就去开药。”

    看向苍白着脸的夏凝,易云睿双眸深处隐隐的泛着一抹异样情绪,向伍军医点了点头:“麻烦你了。”

    “好,那我先回去了,”伍军医应了一声,走了两步却有点不放心,回头对易云睿道:“易少,这几天注意不要让夫人情绪上有大的起伏,不然病情会加重。”

    易云睿点了点头,看向童局长:“童局,今天内,我要李德政表个态。”

    童局长神情微微一变,随即点头道:“好,我现在去处理,你爱人身体不适,要不你们先回去吧。今天内我会给你们一个答复的。”

    先送走这尊大神,剩下的什么事都好办。

    “慢着,”易云睿拿出专访,放到童局长面前,冷声道:“关于李德政行贿一事,也麻烦童局长仔细彻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