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态度冰冷
    夏凝一顿,尹静遥怎么会来的?

    她怎么知道这里?

    看了一眼易云睿,夏凝道:“我去开门。”

    易云睿按着她:“继续吃饭。”

    话毕,易云睿起身走到门口处。打开,看着门外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尹静遥。

    她身上的衣物搭配很抢眼球,落进易云睿眼底,却感觉很刺眼。

    每次尹静遥出现在他面前时,总会让他觉得有一种刻意打扮过的念头。

    “睿。”见着了易云睿,尹静遥心跳加快,高兴之余却泛着一股酸楚的感觉。

    今天的他跟以往不同,虽还穿着一身军装,却隐隐的多了些别的味道。

    从前的他总是冷着一张脸,不苟言笑,周遭总是凝着一股冷空气。让人不自觉退避三舍。而今天他身上却多了一份成熟男人的味道,多了股温暖和亲切,很让人着迷。

    “什么事情?”易云睿冷冷的开口,俊脸上不带一丝感情色彩。

    尹静遥心里微微一沉,抿了抿嘴道:“睿,你就让我站在门外跟你说话吗?”

    “我跟小凝在吃饭,不方便,有什么话直接在这里说。”

    见易云睿拒人于千里之外,尹静遥心里一痛:“是有事情,但不是找你的。我想跟夏凝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易云睿直接拒绝:“她是我妻子,就这么简单。”

    说着,易云睿转身便要回屋内。却料不到尹静遥大叫了一声:“夏凝,我有事找你,能进来谈谈吗?”

    见尹静遥点名找自己,夏凝也不好意思拒人于千里之外,虽然她也不想搭理尹静遥。

    “让她进来吧。”看尹静遥有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态度,夏凝对黑着脸的易云睿说了一句。

    易云睿直直的看了尹静遥一小会,然后走回屋内。

    这个眼神冰冷入骨,尹静遥忍不着浑身打了一个哆嗦。不由得拉了拉粉色的外套。

    尹静遥进到屋内,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大厅上的饭桌。上面摆着三菜一汤,易云睿坐回夏凝身旁,看来两人刚才在吃饭。

    心里像被刀扎一样痛,尹静遥妩媚的双眸微微一眯,妒忌在心内疯狂的滋生着。

    她跟易云睿认识年了,别说跟易云睿吃顿饭,就算坐在他旁边,也是件极难的事情。

    他一直对女人冷情,鲜少跟女性说话。从前自己能跟他单独说上一小会,她也很满足了。起码觉得自己与别的女人是不同的。但现在……暗恋了年的他竟然坐在另一个女人身边,将自己所有的柔情都对着那个女人,这种感觉让她抓狂得想要杀人!

    深深吸了一口气,尹静遥忍下一枪毙了夏凝的想法,走到两人面前,径直坐在了易云睿旁边。

    此举让易云睿俊眉一皱!

    “尹小姐,你先等等,我去泡杯热茶来。”说着,夏凝起身便要走到厨房里。

    “这些菜是你做的吗?”尹静遥看了一眼餐桌上的饭菜,看起来不错。起码比部队里的好多了,也怪不得易云睿肯留在这里吃饭。

    夏凝有些不好意思:“不是我做的,是睿做的。”

    听得此话,尹静遥立刻双眸圆瞪,不可置信的看向易云睿。

    什么?睿做的?!她没听错吧?!

    她怎么不知道睿会下厨?!

    “如果不介意的话,麻烦拿双碗筷给我。刚好,我晚饭没吃。”

    “好的。”夏凝应了一声,转身到厨房去。没一会便拿了一双干净的碗筷出来。

    给尹静遥盛了一碗饭,夏凝笑着递给她:“不好意思,不知道你来,所以……”

    “你很幸福。”接过夏凝递来的白饭,尹静遥二话不说的夹菜就吃。

    饭菜很好吃。比起外面的大厨过之而无不及,只是吃在嘴里,她痛在心里。

    吃了几口,尹静遥便停了手。拿了手巾抹了抹嘴,喝了一口夏凝泡的热茶。心里在滴血。

    曾几何时,这是她年来朝思暮想的情形,现在就出现在眼前,可惜女主人不是她。

    “饭菜不合胃口吗?吃这么少。”夏凝礼貌上的问了尹静遥一句,然后小心的看了一眼易云睿。

    自打尹静遥出现,易云睿就崩紧了一张俊脸。夏凝有点纳闷,他俩不是认识很久了吗?怎么看起来像仇人似的。

    “够了。”尹静遥微微垂眸,敛去双眸神色。

    “不是有事要跟小凝说吗?”一直冷着脸的易云睿突然开了口。

    “嗯,”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尹静遥看向夏凝:“夏小姐,老实说,我刚从易园过来。萧婷婷和郑苒阿姨现在在易园,就着夏小姐的事情,好像闹得很不高兴。本来郑母是要亲自过来的,但老人家身体不方便,有些刺激受不得。所以我就过来了,看看夏小姐想怎么样。”

    夏凝沉默了一会,摇头:“我不想怎么样。我已经不是ime的人了,ime周刊的事情与我无关。”

    专访报道是萧婷婷篡改的,如果易云睿不来,这个黑锅她非背不可。

    “事情因你而起,现在出问题就想一走了之吗?”尹静遥声音微提。

    直直对上尹静遥质问的眼神,夏凝道:“我不是想一走了之,我是被解雇的。”

    尹静遥一窒,不服气道:“说得倒好听,谁解雇你的?我想是你自己请辞的吧?然后搂子甩给婷婷背……”

    “辞退她的人,是你姐夫。”易云睿开了口:“尹少校,请注意你说话的口气。小凝不是犯人,不必回答你任何问题。”

    听得出易云睿语气里的不悦,尹静遥微微一缓:“对不起。郑瑶阿姨身体不是很好,我只是不想她被气着。”

    “是吗?”易云睿不屑一笑:“你口中的阿姨,是我母亲。就算要兴师问罪,也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插手。”

    尹静遥一震!易云睿刚才说她是……外人……

    “母亲那边我自会交代,这是我们的家事,请尹小姐自重。”易云睿说完,手往旁一伸:“尹小姐要说的话完了吧?那好走不送。”

    料不着易云睿态度如何冰冷,尹静遥一脸愕然。好半晌后,才颤颤的开口:“睿,我们认识年了,为何要这样对我?我是真的将郑瑶阿姨当母亲看的,现在婷婷哭成了个泪人,易园都乱成一团了。你怎么不回去看看?难道在你眼中,夏凝比郑瑶阿姨更加重要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