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出门靠朋友
    抱着她的手很有力度,李宝儿整个人被叶乾宁牢牢的锁在了怀里。

    强烈的男性气息缭绕四周,带着些淡淡的清香味,清新与阳刚之气相交织,给人心灵造成很强烈的震慑感!

    李宝儿目瞪口呆,傻傻的看着叶乾宁。

    这边叶乾宁护着了李宝儿,那边林凯一个箭步冲在夏凝面前,将夏凝与打架的两个人隔开。

    “发生什么事情了!”

    猛的一声冷吼,震着了打得难分难解的两个人。看到来了两个军人,程小芳和黄国梁当即愣在当场!

    “嫂子,有没有伤到哪?”林凯低声问到。

    夏凝摇了摇头,走到李宝儿的行李袋旁边,拎了起来,林凯见状立刻一把夺过:“嫂子让我来,这重。”

    “谢谢了。”夏凝道了一声谢,瞪了还‘扭’在一起程小芳和黄国梁一眼,然后转头看向李宝儿。

    当看到两人‘抱’在一起时,夏凝一愣,叶乾宁放开了李宝儿,有点不好意思的别开了脸。

    李宝儿脸红了一大片,站在叶乾宁旁边傻愣愣的。

    夏凝走过去,抓起李宝儿的手:“走,我们不住这里!”

    “小妮子!”李宝儿按着:“我我……我……”

    “还我什么!走!”不由分说的,夏凝硬拖了李宝儿出来。

    一行几人上了军车,关上车门的那一刻,程小芳和黄国梁走了出来。看到威猛的东风猛士后,整个傻了眼!

    天,连军车都开过来了,这是什么状况?

    军车呼啸而走,原地只剩下还没回过神来的一男一女。

    “我说李宝儿大姐,你怎么就卯上这么些朋友?!要真住在那里,我比你妈还担心呢!”夏凝恼怒道。

    李宝儿低下头,半晌没有回话。

    夏凝微微皱眉,总感觉李宝儿好像有些不妥:“宝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李宝儿抿了抿嘴,长叹了一声。

    “你别顾着叹气啊!当我是朋友的话就快说!”

    “我……”李宝儿嘴一抿,又犹豫了半会才道:“我妈妈进医院了,看病用光了钱。这次我来市,身上带的钱不多……所以只能住在朋友家……”

    说到这里,李宝儿声音有点哽咽,头垂得更低,没再说话。

    夏凝心里一紧,紧张道:“什么?你妈妈生病啦?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严不严重?”

    李宝儿摇了摇头:“出院了,我爸在照顾着,就是家里没多少储蓄了……在b市我待不下去,就想离开一阵子再回去……”

    “你这傻瓜!”夏凝低骂了一句,想来李宝儿大大咧咧的,出了事情心里可是比谁都脆弱:“这不是还有我嘛!你早说啊,住的地方是问题吗?”

    “我怕麻烦你啊,真的怕麻烦你……”

    “麻烦个头!”夏凝嘟着嘴打断:“你这整个就不把我当朋友看!我现在怎么说经济条件是有的,还怕负担不起你这个朋友吗!叶上校,麻烦你件事情行吗?”

    叶乾宁看了李宝儿一眼:“你说。”

    “你知道市哪里有好的公寓租?麻烦带带跟。”

    “好。”叶乾宁点了点头:“昆山路。”

    “是的,首长。”

    叶乾宁说的昆山路那里四周都是中高档住宅区,环境不错。夏凝昨天和易云睿到过那里。

    “小妮子啊,我现在没钱,租不起这么好的公寓啊。”李宝儿焦急道。

    “这点不用你担心。我来。”在b市,李宝儿一直很照顾自己,对这个朋友她还是很感激的。自从李宝儿被坏人绑架后,李宝儿受了伤,却从没对她抱怨过半句,她一直心里有愧,她对不起李宝儿啊。

    想来也是自己考虑不周,对李宝儿真的关心不够。李宝儿家里出了那么大件事情,她竟然不知道。阿姨是个好人,她每次到李宝儿家,阿姨总会做一大堆好吃的招呼她。

    现在她生活好了,却没怎么过问李宝儿的事情,很惭愧,真的很惭愧。

    “这个……”李宝儿犹豫了一会:“我暂时没钱还给你的,以后我有钱了,再还给你好吗?”

    “看你说的什么话!不把我当朋友看了是吧!”夏凝气不打一处来:“别多想,先住下再说。俗话说出门靠朋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来到市,我帮你安排好一切。”

    车子来到了昆山路,一行几人下了车立刻找公寓,幸好林凯认识人,很快的就找到了好的公寓。

    房东是个很和气的婆婆,子女们都出国了,她舍不得老家,一直待在这里。她名下有不少房产,环境很好,房租不贵,但只租给认识的人。

    见到夏凝几个年轻人,婆婆二话没说的就答应了。一百多平米的公寓,二房一厅,家电配套设备一应俱全,租金不到一千,当真是街上捡到了。

    夏凝一次性交了一年的房租,双方签了合同,婆婆简单交代了几句后就离开了。

    这公寓装潢很不错,一百多平米,高端大气上档次。李宝儿赞叹道:“长这么大了,我还没自己一个人住过这么大的房子呢。”

    “嗯,是很不错。谢谢你了小林。”夏凝向林凯道谢道。

    “哎呀,嫂子说的什么话哦,我这不应该做的吗。”被训惯了,支使惯了林大小伙子,对着夏凝的道歉,反倒很不好意思起来。

    叶乾宁一声不吭的四周认真检查了一遍,最后坐下来道:“家电什么的没问题,如果以后坏了什么的话,告诉我一声就好。”

    李宝儿瞪大眼,东西坏了告诉他?让一个上校来做水电工,开什么国际玩笑……

    “这个,这个还是不要麻烦了,我等会问婆婆要些修理工的电话就行。”

    听李宝儿这样说,叶乾宁双眸微微一掠。不再开口。

    夏凝有点翻白眼,这都什么情况。叶上校刚才那话可是抛了一条橄榄枝出来啊,这李大小姐真的是!

    看了一眼时间,十二点多,夏凝肚子饿了:“一起去吃饭吧,叶上校有什么好介绍?”

    叶乾宁看了李宝儿一眼:“你们两个吃吧,我还有事情要做。等会就走。”

    不知道叶乾宁这话是真是假,夏凝看了一眼林凯,林凯眨了眨眼睛,轻轻摇了摇头。

    夏凝又偷看了一眼李宝儿,发现李大小姐好像有些失望。

    “这样子啊……”夏凝挠了挠头:“问题是我跟宝儿都刚到市,路况什么的都不熟悉。随便上计程车的话,又怕遭骗子,单靠两条腿走的话,又累死人……”

    “离这里不远有家火锅城,那里的火锅还行。等会我送你们过去吧。”叶乾宁应道。

    夏凝双眸微微一挑:“噢,那真的麻烦了,不过吃完火锅,我还要跟李宝儿四处走走。李大小姐这人静不下来的,在b市的时候就喜欢到处乱跑,我俩都不认识路,都不知道会逛去哪呢……”

    “小林,现在几点了。”叶乾宁突然问道。

    “回首长,现在是北京时间十二点十分!”

    “下午三点前这段时间,吃完饭后,我带你们四处走走。”叶乾宁开口道。

    “噢……”夏凝尾音微微一拖,叶先生不是说有事情做吃不了饭吗?肿么还能陪他们到三点?

    “那谢谢你了叶上校。”夏凝选择忽略掉叶乾宁刚才说的那句话,向林凯递了一个眼色。林凯抿着嘴点了点头。

    一行几人又上了车,来到了叶乾宁的说的那间火锅城门口。

    这是一间牛肉火锅城,火锅城里坐满了人,浓郁的牛肉香香得满大街都是,让人口水直流。

    因为火锅城生意非常好,夏凝几人等了十多分钟才有位置。一行几人坐下,夏凝叫菜色都是火锅城的招牌。

    一口气叫了好十多样菜,外加一个大火锅,李宝儿傻了眼。这餐牌上的价钱貌似都不怎么便宜。

    “我告诉你啊,这顿饭我请,谁都别抢!”夏凝事先警告道。

    叶乾宁笑着放下了餐牌,而林凯则道:“哇,嫂子果然毫气。”

    夏凝耸了耸肩,对叶乾宁和李宝儿两人道:“喂,你们咋的就放下餐牌了?担心我不够钱埋单对吧?”

    李宝儿摇了摇头:“谁敢说你没钱啊,我现在可是‘傍’富婆中呢。但小妮子你叫的东西真的太多了,先吃完再说。”

    “叶上校呢?”

    “有饭吃就行。”

    对叶乾宁这句话,夏凝脸上条条黑线划落。

    “好,先就这些吧。”

    服务员下了单,上菜倒是很快,没到几分钟菜就上了,满满的摆了一大桌!

    看着一大盘一大盘的菜色,李宝儿终于明白到什么叫一分钱一分货了。价格不便宜,但份量却是非常足!

    夏凝也有点傻眼,幸好刚才打住了,不然真的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看着大盘的菜肴,夏凝像想到什么似的,拿了手机出来,拨通了易云睿的号码。

    手机通了,响了好一会没人听。敢情易云睿很忙,没时间接电话。正当夏凝想挂断时,手机接通了。

    “你好,是夏小姐吗?”

    夏凝一僵,接电话的人是梅箬:“呃……”

    “夏小姐,睿正在开会呢,有什么事情吗?我等会告诉他。”

    听到梅箬叫出‘睿’这个字时,夏凝心里猛的一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