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突发事件
    料不着夏凝会这样反问自己,易云睿愕然的看了她好一会,双眸一柔,大手轻轻抚上她的脸,然后帮她拨开额前的碎发。缓了好一会才道:“永永远远也不要离开我,好吗?”

    夏凝心里一动,反握着他的手:“好。”

    四目相对着,彼此情意流动,就这样,两个人对望了许久。直到易云睿伸手微微一掐夏凝脸郏,后者笑着喊痛才想起还有一堆海鲜等着吃。

    易云睿叫的份量多了,吃到一半时,夏凝感觉已经饱了。

    抚着鼓鼓的肚子,夏凝喝了一口汤:“还有好多哦,太浪费了。不如打包回家吃好吗?”

    “这样不新鲜。”

    “但新的很浪费呢!”夏凝皱着眉:“打包回去吃嘛,好不好?”

    易云睿轻轻一笑:“听老婆的。”

    这么多的海鲜,其实可以留到明天吃。那样明天就不用出来买菜了。

    像想起什么似的,夏凝道:“睿,有件事情我还未告诉你。关于宝儿的。”

    “你说。”

    “宝儿她妈妈生病了,家里用了不少钱。再加上她现在到市了,很多东西都要使用,所以我给了她一笔钱……”说到这里,夏凝顿着不说,双眸看向易云睿。

    “嗯。应该的,我知道了。”易云睿点了点头:“一切老婆大人拿主意,老公没有任何异议。”

    夏凝微微松了一口气,恶作剧似的伸手摸了摸易云睿的肚子。随即苦瓜脸道:“真不公平,吃饱了肚子还不胀!”

    “哈哈哈!”易云睿爽朗的笑了起来,握着了她的手:“我这是浪费国家粮食,千万不要学我。”

    夏凝被逗笑了,正想要说什么,这时走来了几个男人。

    几个男人身材很健状,也很高大,但从他们脸色中可以看出,来者不善。

    “你是夏凝对吧?”

    未打任何招呼,一名厚嘴唇的男人大声问道。

    夏凝正要开口,被易云睿按着。

    “有什么事情?”易云睿冷声问道。

    见易云睿气度不凡,几个男人对望了一眼,那名厚嘴唇继续问向夏凝:“你认识李云吧?”

    李云?!直觉不妥,夏凝心里猛的一跳!

    “不认识。”易云睿很直接的回答。

    “不认识?”厚嘴唇挑眉,叉腰道:“我劝你俩还是老实点,不然等会没好果子吃。”

    易云睿脸色一凝:“怎么?要动手?”

    厚嘴唇双眸一转,拿了手机出来,拨通了一个号码。这时夏凝的手机响起。

    听到铃声,夏凝直觉一阵不妥!

    夏凝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一连串陌生的号码后,犹豫着要不要接。

    厚嘴唇火了:“不是说不认识李云吗?接啊!不认识的话,你怎么会有李云的号码!”

    被厚嘴唇这么一吼,夏凝手一颤,手机差点掉地上。

    易云睿大手一伸,握着了她的手,脸色冷到了冰点:“究竟什么事情。”

    厚嘴唇嘴角上扬,极其轻蔑道:“李云说夏凝欠她两万,刚好我们老板今天没带那么多现金出来,所以我们来是替李云收钱的。”

    “我没欠过她两万!”这句话,夏凝是冲口而出的。话一出口,夏凝立刻明白了某些事情!

    对不得她觉得李云上楼时奇奇怪怪的,原来想赖她!

    奇怪了,她跟李云无怨无仇啊,李云干嘛要陷害她?

    “没钱?”厚嘴唇冷冷一笑:“对,你是没钱,但这小哥有啊。我就实话说了,不把两万块放下,今天就别想走出这个门!”

    “你们这是强抢还是敲诈?”易云睿俊眉紧皱:“难道军区第二炮兵团就这些号人物?”

    这话一出,几个男人顿时傻了眼!

    愣神了好一会,几个男人各自打了个眼色,随即有一个像要离开打电话什么的。

    见人要离开,易云睿脸色一黑,身体如疾风般掠出,未等几个男人反应过来,易云睿招式已出!

    夏凝只觉眼前一花,才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刚才还直直站着的高大男人,此刻已然被易云睿按在了座椅上。

    外人看来这几个男人是坐着的,但实际上这几个男人脸色已经一片煞白,是软软的趴在了座椅上。

    从几个男人脸部上的表情来看,刚才易云睿出的招是那么的快、准、狠!

    才几秒钟的时间,夏凝甚至看不清易云睿是怎么出手的。如小山似的男人就那么的被打趴下了。

    天,易云睿这身手厉害得让人咋舌!

    易云睿坐到夏凝身边,冷冷的看着被打得吭不敢吭一声的男人,不慌不忙的拿了手机出来,拨了一个号码:“小冯,给独立炮兵第二团王团长一个电话,叫他在十分钟内出现在四海海鲜酒楼,收回他的兵!注意,影响很坏,只准他一个人过来!”

    话毕,易云睿挂了手机。

    “二楼上的是你们郝营长吧?”

    见易云睿直接叫出了他们上头的名号,几个男人更脸色泛青。厚嘴唇虚弱的喘着气道:“你……你怎么知道?你是什么来历?”

    易云睿一眯:“这里是公共场合,你们老老实实的给我坐着。如果产生什么重大影响的话,军法处置!”

    此话一出,厚嘴唇脸上血色全无!

    这时,厚嘴唇的手机响起,易云睿冷冷一撇,厚嘴唇咽了咽口水,看了一眼手机道:“是……是李云打过来的。”

    “告诉她,事情快办完了,十分钟后上来。”

    厚嘴唇忍着痛吸了一口气,按了通话键。

    “喂,怎么这么久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听到李云的声音,厚嘴唇强忍着脱口大骂的冲动,压着声音道:“谈着,十分钟后回来。”

    话毕,厚嘴唇挂了手机。

    易云睿冷冷的看着众人,将夏凝的手握得紧紧的。

    “小凝,想要老公怎么教训他们?”

    夏凝瞪眼,都打得趴在椅子上了,还要怎么收拾啊?

    “老公可以让他们痛三天三夜。”

    夏凝眉角直扯,突然间觉得伴君如伴虎。

    还不到十分钟,又一辆猎豹驶了过来,连续的两辆军车出现,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这时车上走下一名军人,直直的往易云睿这边走来。

    军人肩上二杠四星,中校军衔。

    见到了易云睿,军人脸色大变,想要行军礼,易云睿扬手打断。

    “我们走吧。”在夏凝耳边说了这么一句。

    夏凝点了点头。然后被易云睿握着手离开了座位。

    经过中校身边,夏凝清楚的听到易云睿说:“王团长,这顿饭先谢谢你了。麻烦明天早上给我一个报告。”

    “是,军长!”

    易云睿说的声音小,但王团长应的声音足够大。这么一嗓子,吼得餐厅所有客人都往这边看来。

    夏凝瀑布汗……

    “夏凝!你走去哪里,快点还钱!”

    夏凝没走出两步,身后传来一声狮子吼。随即翻了一个大白眼。看来这次影响是要扩大了。

    李云一脸怒火的踩着高跟鞋直直走过来,易云睿上前一步将夏凝拦在了身后。

    看到易云睿,李云愣了好几秒,脸色竟然红了一片!

    易云睿眉头一皱,心里一阵厌恶。

    见势不妙,王团一把拉开李云,李云大叫道:“你干什么!放手啊,当兵的了不起啊!再不放手我叫非礼啦!”

    王团长一阵头痛,拿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接通后大吼道:“你小子还不下来!将你的疯女人拉走!娘的你活腻了你!快下来!”

    王团长手机一挂,还没几秒钟,便见一个男人急急跑了下来,喝酒喝得脸色通红通红的。

    看见自己的团长,男人脸色大变,连忙行军礼,却被王团长一把拍开:“将他们一起带走,包括这疯女人!”

    易云睿黑着脸,拉了夏凝就走。

    身后吵吵闹闹的乱成了一团。

    已是晚上七点多,大街上一片明亮,人潮渐渐多了起来。夏凝被易云睿拉着,静静的走着。

    夏凝看了易云睿一眼,他好像有十多分钟没说过话了。

    “那个……对不起。”夏凝开口道。

    易云睿一顿,疑惑道:“什么对不起?”

    “李云的事情。”夏凝抿了抿嘴道:“要不是遇见了李云,要不是我将手机给了李云,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让你为难了。对不起。”

    “傻瓜。”易云睿摸了摸她的头:“不关你的事。说对不起的是我,手下竟然出了这些兵。看来管教还是不够严厉。思想教育未做到点子上。回去得要好好修正一下。”

    想起那些被打趴下的男人,夏凝问道:“那些军人会怎么样?”

    易云睿双眸一冷:“军法处置。”

    夏凝心里一凉,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军法处置啊,这是个什么样的概念……

    深吸了一口气,夏凝摇头道:“奇怪了,李云一年前被ime开除了,这一年来我们都没见过面,为何她要这样做?”

    “不用多想,老公明天给你答案。”

    夏凝眨了眨眼睛,点了点头。易云睿可是说到做到的人。

    手机微微一震,短信来了。夏凝拿出手机,按到短信栏,看到新收到的短信内容时,双眸登时睁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