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去年今日
    听李云这番话,夏凝立刻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了。

    看来公安机关将李云那类的人一窝端了。

    其实打击‘黄’‘赌’‘毒’本是公安机关的事情,就算她开口也没什么作用。

    再说是李云先卯上她的,就算她肯放过李云,易云睿还不肯。

    “对不起,党政军本是三个部门,职责各不相同,李云,这次我无能为力。”

    “不会的,夏凝只要你说句话,姐妹们就有救了!夏凝我答应你,我以后再也不会烦你,求你这次救救我,他们都知道我的事情了。都不放过我,我现在成了他们的眼中钉,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夏凝你救救我好吗?求你了!”

    夏凝双眸一黯,实话说那她是真心不待见那圈子的人,她也不想掺和太多。其实这事情倒霉的不单是李云一个人,就算是她出面开口,也没有人肯帮李云。

    再加上,她也不想易云睿为了这些事情操心。

    “对不起,我真的无能为力。我不知道你那些事情。帮不了你……”

    “夏凝!你这个贱人!你不帮是吧?!很好,等着瞧!”

    未等夏凝说完,李云大爆脏话,骂完后也挂了线。

    夏凝愣了愣,放下了手机。

    肚子有点饿,夏凝到厨房做了些吃的,出来时发现手机有了新短信。是易云睿发过来的。

    短信内容很简单,告诉她今天晚上可能不回来吃饭了,有事情要忙,让她好好照顾自己。

    夏凝回了三个字:知道了。

    没到一分钟,易云睿也回了短信,同样三个字:对不起。

    看着‘对不起’三个字,夏凝隐隐的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便又回了一条短信:没事。

    这次易云睿那边没回短信,夏凝放下手机,想着上班前的最后一天,应该到哪玩?

    市很大,如果只是单靠两条腿走路的话,那可是会累死的。世界时代周刊离军区大院挺远的,难道要天天坐公共汽车去?

    不如……买辆车吧。

    买一辆代步的工具。

    她是个省惯了的人,就算现在有钱了,她也没想着买辆多好的车。只要过得去就行。

    然后脑海里立刻出现了一幅画面,比亚迪f。

    虽然档次很低,价钱也不贵,但她挺喜欢这辆车的型,再加上代步而已,不用太好的。

    想到这,夏凝拿了银行卡,穿好衣服,在路上戴了辆计程车,直奔4s店去。

    选中一辆白色的f,夏凝二话不说的就买了下来。4s店上牌的速度也是极快的,没一会新车牌也弄好了。夏凝开着f直接逛出了街。

    她是考了车牌的人,以前她是有钱也不敢用,总是在担心着什么。自从欧以轩结婚后,她看开了不少事情。

    夏凝开着车在街上逛了许久,这时手机响起,夏凝将车停在了路边。

    是梅箬的电话。

    “喂,夏凝啊,我打电话来是告诉你件事情的。你现在方便说话吗?”

    梅箬的声音很甜美,听得人酥酥的,夏凝心里微微一卡:“嗯,你说吧。没什么不方便的。”

    “晚上睿要到我那边吃顿饭,你不介意吧?”

    夏凝心里一紧,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易云睿为什么要到梅箬那里吃饭?

    “呵呵,夏凝你别误会,就是战友们见我回来了,约好一起到我那边吃顿饭庆祝一下。首长也跟着一起过来……”

    “好的,没什么,你们玩得高兴点吧。我没意见。”

    “那先谢谢你啦。我会帮你看着睿,让他晚上少喝点的。先这样,挂啦。”

    梅箬话毕,挂了手机。夏凝看着手机呆了一小会,轻叹了一口气。将手机放好。

    总觉得自己卡在了梅箬跟易云睿之间,这种感觉可是越来越强烈了。

    突然,脑海里冒出这么一句话:你能放开易云睿吗?

    夏凝一愕,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个想法!

    她能放开易云睿吗?

    能放开吗?易云睿是她的老公。就算她放手,那么跟离开欧以轩情况不同了,那叫离婚。

    心像被刀子狠狠剜了一刀,痛得夏凝突然间喘不过气来。

    不想,她当然是不想的。但事情发生的时候,她有什么能力阻止?

    谁会要她这种无权无势的女人?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夏凝脑袋一片混乱。

    这时她的手机再度响起,是李宝儿打过来的电话:“妞你在哪?我挺闷的,一起去飚呗?”

    冲着李宝儿的话,夏凝将车开到了她楼下,见到亮逞逞的f时,李宝儿飚了一句话:“哈,我的妞成土豪金了!都开起四个轮子的来了!”

    接着两个女人一辆f,在市满大街的逛,疯狂的玩了一个下午。

    夏凝的手机再也没响过,易云睿没有给她电话,她也不打算给他电话。

    梅箬回来了,相信军区肯定不少人高兴。相信易云睿也是盛情难却,她就不扫大家的兴了。

    “去吃寿司吗?”看了一眼时间,下午五点多,夏凝突发奇想道。

    “好!”李宝儿双眸一瞪,举双手赞成:“我最喜欢寿司了!不知道市哪间寿司好吃?”

    “北海道。”夏凝话毕,一踩油门,车子飞驰而去。

    无论什么时候,北海道寿司店里的人都很多。

    夏凝一进门便被工藤经理发现,连忙走上前来弯腰招呼。李宝儿见着这样子,惊讶得嘴张成了‘’字形。低声在夏凝耳边道:“军长夫人,你好大的面子。”

    夏凝笑了笑,对工藤道:“不用招呼我的,我跟我朋友就坐在回转台。你忙去吧。”

    工藤应了一声,又对管理说了几句,便转身离去。

    然后李宝儿发现,她俩点的寿司,貌似比别人都丰盛些。

    “我告诉你啊妞,这顿我请!”李宝儿边吃边说。

    夏凝轻轻一笑:“下次再请吧。”

    李宝儿瞪眼:“不行,就这次!下次你请!”

    “嗯,下次我还请。”

    李宝儿懵了,什么叫下次她还请?

    到了结帐时,李宝儿发现夏凝对寿司店的某些管理人员说了一句,然后两个人就能离开了!

    这是肿么回事?!

    直到出了大门,李宝儿还想不通,拉着夏凝问道:“小妮子,他们怎么不收钱啊?能记帐的吗?我这有钱,能给。”

    夏凝神秘一笑:“你自己猜!”

    李宝儿眨了眨眼睛,正想说些什么,看到面前走来的人时,双眸一瞪,目瞪口呆!

    “夏凝,好久不见了。”

    熟悉的声音响起,夏凝整个一僵,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

    穿着一身名牌服饰,英俊潇洒,是欧以轩。

    几个月不见,他还是一样的帅。只是脸上多了些沧桑,却更显他成熟的男人魅力。

    “是啊,好久不见了。”夏凝微微一笑道。

    “你老公呢?怎么只有你一个出来?”

    夏凝心里微微一酸:“他工作忙,我跟宝儿两个人出来吃饭。对了,你不是个大忙人吗?怎么有空来市了?”

    欧以轩凄然一笑:“我暂时无业游民。”

    夏凝挑了挑眉:“那你老婆呢?”在她印象中,尹静思可是极爱欧以轩的,‘妻管严’的他怎么可能会独自出来?

    “她去亲戚家了。”欧以轩看了李宝儿一眼:“宝儿,方便的话,离开一下好吗?”

    听着这话,夏凝不高兴了:“我跟宝儿本来就约好一起出来的,凭什么让宝儿先回去?”

    欧以轩微微一凛,有点不好意思道:“我有些话要对你说,不知道宝儿……”

    “没事啦,我自己一个去逛一样的!”话毕,李宝儿轻轻拍了拍夏凝肩膀:“我先走啦。明天见。”

    “喂!别走,”夏凝拉着她,对欧以轩说:“我觉得我俩没什么好谈的,有事情谈的话,你大可以找你的老婆。”

    欧以轩双眸一黯:“小凝,一个小时可以吗?”说到这里,欧以轩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的星巴克咖啡厅:“就一个小时,把话说完后,我以后不会再烦你。”

    夏凝摇头,其实她跟欧以轩之间根本没啥好说的。

    “小妮子,我想起还有些事情没做。你俩好好谈谈。”话毕,李宝儿拉开夏凝的手,俯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记着,要让欧以轩死心,知道吗?”

    夏凝一愕,李宝儿这话言下之意,就是欧以轩对她……

    看向欧以轩的神色,仔细观察下,他好像对自己还真有那么些眷恋。

    想到这,夏凝点了点头,李宝儿转身离开。

    李宝儿一走,两人面对面的站着,夏凝别开脸道:“其实不用去咖啡厅,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就好了。”

    “小凝,你记得今天几号吗?”

    夏凝想了想道:“月二十一号。”这个数字,好像似曾相识。

    “嗯,”欧以轩点了点头,意味深长道:“今天是我生日。”

    夏凝一愕,怪不得这么熟悉,原来是欧以轩的生日!

    曾几何时,这个数字在她心中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每年的这个时候,她都想方设法的让欧以轩开心,才半年而已,她竟然记不起这日子了!

    欧以轩静静的看着她,语气带着一丝哀求:“能陪陪我吗?就一个小时。”

    ;